大法官们在掐什么,四性权利

美国新闻媒体经常采用“四性权利”的新字眼,四性权利简称为“LGBT Rights”,那是四种定义的缩写: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变性者(transgender)。 由美国民权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为主导的民权团体,推动男女同性恋者之同性婚姻已经在在司法上和政治上取得惊人的胜利,由于2014年6月9日的《时报周刊》的“变性者:引爆下次美国民权运动的尖兵(The Transgender,Tipping Point, American’s next civil rights frontier)”报道,使变性者权利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美国变性者占总人口的0.05%,多达150万之众,将如此庞大的族群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任其宪法权利被恶意剥夺,不仅是法律问题,也是道德问题,更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公义问题。 美国社会上,有65%的人知道自己家中成员或好友是同性恋,但只有9%的人认识变性者。变性者多是穷苦族群,生活在范围狭窄的二元世界里,不仅在工作、学校、服役、福利、社交方面被歧视,有时连在公用洗手间都被不欢迎。 最著名的变性者事件发生在1952年。美国陆军退伍军人克里斯廷•乔根森(Christine Jorgensen),这位在乔治亚州出生的男士,为了找到真正的自我,远赴丹麦变性,那时尚没有“变性者”一词,只用“易装癖者(transvestite)”称之。 乔根森在写信给报纸时说:“是自然界弄错了,我现在已经改正过来了(Nature made a mistake, which I have had corrected)。”信函在1952年2月1日《纽约新闻日报(New York Daily News)》头版刊出后,开始引起美国社会对变性者权利的关注。六十余年来,变性者群体一直是社会的弃儿,无法挺起胸膛迈进主流社会。 引起更大争议的是美国国民军在2013年12月把杰米•尤因(Jamie Ewing)开除军籍,因为她的上司发现了“她”原来是“他”变过来的,此事余波荡荡,好戏还在后头。 尤因的遭遇不是孤立事件,在美国,每四位变性者中,就有一位因同样原因而丢掉工作。这是为什么变性者的自杀率远远超出正常人的主要原因之一。 《保护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是104届国会的杰作,全名是“婚姻制度的定义与保护法案(An Act to define and protect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20世纪90年代中期,四性权利民权运动开始利用街头示威与法庭诉讼为武器,争取正当的宪法公平保障权益。国会山庄的保守派积极地拦阻这个苗头。1996年5月7日,乔治亚州第7选区联邦众议员罗勃特•巴尔(Robert Laurence Barr, Jr.)提案,为婚姻下定义为“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得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支持。 1996年7月12日,众议院以342票同意67票反对的决定性优势通过,1996年9月10日,参议院亦以85票同意14票反对决定性优势通过,面对如此强大而绝对性的民意,民主党总统威廉•克林顿不敢冒着被国会轻易反否决的风险,于1996年9月21日将之签署成法律,是为极具争议性的《保护婚姻法案》。 2014年6月5日,联邦地区法官芭芭拉•克拉布(US District Judge Barbara Crabb)裁决威斯康辛州的禁止同性婚姻法为违反《美国宪法》公平保护原则,不得生效。 最高法院在2013年6月26日《美国 诉 温莎案(United State V Windsor)》中,裁决美国联邦法的《保护婚姻法案》第3款之“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条款,“剥夺了《美国宪法》第5条修正案提供法定诉讼程序条款公平保护权利”,裁决书在抨击各地州法拒绝承认同性婚姻的行为是,“藐视与伤害个人的尊严与人格”。并下令说:“美国联邦政府必须承认各州议会通过的同性婚姻法律”。 最高法院只裁决局部的“第3款”《保护婚姻法案》违宪,并没有指出整条《保护婚姻法案》全部违宪,问题是整条《保护婚姻法案》的核心主题就是这句“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其余的条文全是搭配, 去掉“第3款”,整条《保护婚姻法案》,剩下的只是皮毛,废除“第3款”,就是废除整条的《保护婚姻法案》。 克拉布法官对威斯康辛州的裁决是美国法庭继《美国 诉 温莎案》以来第14次的案例,至目前为止,或是法院裁决,或是议会立法,美国有27个州已经同性婚姻合法化。在31个法律不承认同性婚姻州中,最后一个没有被推向被告席的北达科他州,在2014年6月6日也挨了告。 在《美国宪法》修正案第5条诉讼程序条款,和第14条的公平保护原则的威力下,在14件连续的联邦法庭裁决判例下,北达科他州与七对同性婚姻者在联邦法庭较量的结果,似乎不再需要算命了。 威斯康辛州的两个最大城市,密尔沃基(Milwaukee)与麦迪逊的市政府自知劫数难逃,在挨告的次日,就开始大量的招兵买马,为联邦法庭裁决后的大量同性婚姻登记预作准备,以免临时被搞得手忙脚乱。这是一件小事,但看出美国人民对法院裁决的尊重,更彰显司法公信力的重要。 这是最高法院首次对共和党炮制的《保护婚姻法案》开刀,更为美国全国性的同性婚姻合法化铺垫了一条阳光大道。 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美国 诉 温莎案》是一件划时代的民权大案。伊迪丝•温莎(Edith Windsor)蒂亚•斯派尔(Thea Spyer)是一对住在纽约的女同性恋人,2007年,两人前往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 Canada)登记结婚为合法夫妻。2009年,斯派尔谢世,把整份遗产留给了温莎。 依照美国法律,如果双方皆是美国公民的话,夫妇之间的遗产转移,可以暂时不必纳税,但美国税务局根据《保护婚姻法案》第三款之“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条款,不承认两人的婚姻关系,拒绝给予税务优待,要求她立即支付363,053元的遗产税。 温莎曾向数位同性恋团体法律顾问咨询,但没有律师敢出面挑战美国联邦政府,当她找到纽约民权律师罗伯塔•卡普兰(Roberta Kaplan)为法律代表时,《保护婚姻法案》的厄运就注定了。 在最高法院取得胜利后,这位曾为同性婚姻权利,在法庭上力拼纽约的女律师,在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两人见面的情景说:“我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决定接受之间案子了。” 卡普兰与美国民权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联手出击,一战定江山,摧毁了共和党炮制的《保护婚姻法案》,成为美国近代维护四性权利的司法女英雄。 2010年11月9日,卡普兰在纽约南地区法院递状,控告美国政府违反她代理人的宪法公平保护权利。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案立即受到广泛的关注。 奥巴马政府自知理亏,知难而退。2011年2月23日,美国第82任、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impton Holder, Jr.)突然发表书面声明,认同《保护婚姻法案》的确剥夺了《美国宪法》第5条修正案提供的诉讼程序条款公平保护权利,并强调说,美国政府不会派律师出庭,为此案辩护。 民主党霍尔德的决定,惹怒了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而《保护婚姻法案》正是共和党的得意杰作,于是由跨党派法律顾问团(Bipartisan Legal Advisory Group)出面接手法庭辩论工作,继续与温莎斡旋。 成立于1993年的跨党派法律顾问团是众议院的法律顾问团,主要委员五人:众议院议长、多数党领袖、少数党领袖、多数党党鞭与少数党党鞭。其主要的职责是监督众议院的立法程序,与维护众议院的司法利益。跨党派法律顾问团有权提出司法控诉与出庭辩护有关众议院的案件,与以“法庭之友”身份对法院提出案情参考意见书(amicus curiae)。 美国司法部撒手不管后的《美国 诉 温莎案》,正好落在跨党派法律顾问团手里。2011年4月18日,跨党派法律顾问团派出乔治•老布什政府时代的司法部副部长保罗•克勒曼特(Paul Drew Clement)出庭迎战。 《美国 诉 温莎案》于2012年6月6日在纽约市南区联邦法庭开庭,主要的是针对《保护婚姻法案》第3款----“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为辩论焦点。联邦法官巴巴拉•琼斯(Barbara Sue Jones)以“违反《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公平保护原则为法理,裁决美国败诉, 《美国 诉 温莎案》的第二战役是在联邦第2巡回上诉法院。2012年9月27日开庭听证,克勒曼特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效果。2012年10月18日,院长丹尼斯•雅各布斯(Dennis Jacobs)、切斯特•斯特劳布(Chester John Straub)和克里斯托弗•德罗尼(Christopher Fitzgerald Droney)三位法官一致裁决在纽约州的现行法律下,必须承认伊迪丝•温莎与蒂亚•斯派尔的婚姻为合法,而美国政府上诉法理不成立,维持克拉布法官的原判不变,并加上裁判词说: “在此案中很容易得出同性恋有着历史性歧视痛苦的结论,这些准可疑类(quasi-suspect class)族群应拥有被中立审查的绝对权利。《保护婚姻法案》没有通过这个检验,从而剥夺了《美国宪法》第5条修正案赋予被告的公平保障权利。” 克勒曼特再提起上诉,要求最高法院重新检查纽约南区联邦法院与联邦第2巡回上诉法院裁决的恰当性与合法性。2013年3月27日开庭听证,两造依然以“婚姻乃由一男一女所组成”法律是否违反《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赋予的公平保障权利为辩论焦点。 2013年6月26日,最高法院以5票同意4票反对的结论,裁决美国政府败诉,全案至此结束。《美国 诉 温莎案》裁决书出炉后,美国司法部发表声明说:不反对该案的裁决。 《美国 诉 温莎案》的另外一个引人瞩目的是,在五位投赞成票的大法官中,索尼娅•索托马约(Sonia Maria Sotomayor)、露丝•金斯伯格(Ruth Joan Bader Ginsburg)与埃莱娜•卡根(Elena Kagan)三位是女性,与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Gerald Breyer)全是民主党总统的提名人,裁决意见书撰写人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McLeod Kennedy)是共和党总统提的名,但却以超越党派立场闻名于世,经常左右自由与保守派之间的意见。 投反对票的四位大法官是院长约翰•罗伯茨(John Glover Roberts, Jr.)、常务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克莱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与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nthony Alito, Jr.)则是清一色的保守派,也是清一色共和党总统提的名。 《美国 诉 温莎案》的结局,是女权主义、党派成见、宪法原则与文明社会价值取向互相激荡出来的必然结果。 常务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在《温莎 诉 美国案》中代表多数意见撰写的裁决书中,抨击美国政府对同性婚姻的歧视说: “《温莎 诉 美国案》第3款完全剥夺了《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赋予的公平保障权利。在对待异性恋与同性恋之间,以性别与道德的标准来有选择性地去提供宪法保障权利。 在纽约州通过法律寻求废除对同性婚姻不公平法律的同时,《保护婚姻法案》却颁布与联邦法律无关的条例,《保护婚姻法案》为整个美国法律撰写下不公平的例子。尤其是在遗产税方面,《保护婚姻法案》居然写出了谁该与谁不该得到优惠。导致超过一千余款的不公平法令介入社会福利、住家、公职、税务、退伍军人、犯罪惩罚、囚犯探访与版权利益等领域。 《保护婚姻法案》的原则不是提供联邦政府的效率,而是极度不负责任地颁布对婚姻关系的不公平。这无法增加个人的正直和尊严。 《保护婚姻法案》图谋剥夺有些依照州法结婚配偶的权利,在同一个州之内制造了两套极具争议的婚姻系统。《保护婚姻法案》使同性婚姻配偶生活在合法的州法下,但生活在非法的联邦法之下。 这种强大的《保护婚姻法案》逐渐削弱了个人与公众的同性婚姻法律的追求,无疑告诉那些同性婚姻的配偶,也告诉全世界说,即使你们合法地结婚,但你们却不值得也得不到联邦政府的承认。 《保护婚姻法案》使数以千计被同性婚姻者收养的孩子蒙羞,这种法律使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困难地理解什么是正直的家庭价值,更难与其他婚姻的孩子和睦相处。 《保护婚姻法案》对同性婚姻者造成了精神的负荷,因为政府的法令,不论是世俗的还是渊博的,他们的家庭生活全被搅乱。它恶意地防止了同性婚姻者得到联邦政府的健康保险,无法共同向法庭申请破产保护,不得联合申报个人所得税,更无法与退伍军人配偶同葬在一起等应有权利。 《保护婚姻法案》指示所有的联邦官员,甚至于包括同性婚姻者之间,和他们的孩子,无须对他们有所尊重,这种联邦法律明显地违反了《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的原则。” 这是一篇罕见的温馨而人性化的裁决书,整篇的法理围绕着“公平”与“人性”两大主题而论述,有着难以辩驳的浩然正义气势。 大江东流挡不住,浩浩荡荡的四性权利民权运动在各级法院势如破竹,节节胜利。2013年7月18日, 连共和党把持的跨党派法律顾问团也向法院递上意见书说,从此以后,他们将不会再为《美国 诉 温莎案》,或其它类似的案件提供任何的法律辩护,并要求把辩护案件撤回。 惯于见风转舵的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白宫连忙发表意见说,“这是美国人民民主制度的胜利----我个人相信,无论站在一位总统或律师的立场来说,如果你在马萨诸塞州结了婚,但又搬到了别州生活,你依然是结了婚,在联邦法律下,你就应该像其他的合法夫妻一样,有得到所有应得利益的权利。” 在《美国 诉 温莎案》裁决后,奥巴马政府开始全面地配合最高法院的命令,几个部门同时调整政策,为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提供必须的公平服务: ——由各级政府资助、以穷人和伤残者为对象的医疗补助在2013年8月宣布:包括私人疗养院(nursing home)在内的所有的医疗计划与服务,全面为所有形式的合法配偶服务; ——同性婚姻者可以联合报税,包括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州居民在内,与其他的婚姻者享受同一的税务优待; ——国土安全局(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开始签发永久居留权予同性婚姻者的外国配偶; ——联邦工作人员的同性配偶,可以申请由联邦政府提供的健康保险、牙医保险、人寿保险与所有的退休配偶利益; ——医疗保险的所有利益,全面向同性婚姻者提供,同性婚姻者的配偶,有权搬进由联邦政府支付的私人疗养院; ——社会保险局(Social Security Adminstration)支付死亡受益金予同性婚姻者的配偶; ——2014年1月10日,司法部开始严格执行在司法领域内的平等行为,不得强迫在法庭上用作证来对抗其配偶,在离婚时,同性婚姻者的配偶有权要求赡养费与孩子探访权; ——同性婚姻者的配偶拥有监狱探访权、孩子监护权、连同申请破产保护权等权利。 这些政治改革为现代文明的社会提供了必要的硬件与软性基础。 《美国诉温莎案》是美国四性权利民权运动的划时代裁决,为四性权利民权运动与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奠定了法理基础。 目前全球已经有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葡萄牙、冰岛、阿根廷、以色列、墨西哥、丹麦、法国、巴西、纽西兰、乌拉圭、英国与美国等18个国家已经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 美国的四性权利民权运动虽然姗姗来迟,但正迎头赶上。最高法院自1972年10月10日在《贝克 诉 纳尔逊案(Richard John Baker V Gerald Nelson)》中拒绝了同性婚姻合法化后,民权律师们就没有停止过司法大战的脚步。 直到2013年6月26日在《温莎诉美国案》中,裁决拒绝“局部”的同性婚姻的合法权利是违反《美国宪法》第5条修正案精神。这两个划时代的大案之间的道路是崎岖不平,阻碍重重。 四十一年的长期奋斗为全国四性权利的胜利铺垫了扎实的司法伦理基础。虽然只是“局部”的胜利,但大势所趋,在最高法院院长罗伯茨的“法律必须要适应现实社会状况”的评论下,任何稍有对美国现状研究的人,都已经意识到这距离美国同姓婚姻全面合法化,仅差一步之遥而已。 美国已经有加利福尼亚、康涅狄格、特拉华、夏威夷、爱荷华、缅因、马里兰、麻萨诸塞、明尼苏达、华盛顿、新罕布什尔、纽约、新泽西、罗得岛、俄勒冈、宾夕法尼亚、新墨西哥、佛蒙特、伊利诺斯、威斯康辛州2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 另有科尔维尔印第安人部落(Confederated Tribes of the Colville Reservation)、寇基耶印第安人部落(Coquille Indian Tribe)、奥吉布维印第安人部落(Leech Lake Band of Ojibwe)、渥太华印第安人部落(Little Traverse Bay Bands of Odawa Indians)、帕塔瓦米族印第安人部落(Pokagon Band of Potawatomi Indians)、里佩印第安人部落(Lipay Nation of Santa Ysabel)、苏跨米西族印第安人部落(Suquamish Indians Tribe)和夏安族与阿拉帕霍印第安人部落(Cheyenne and Arapaho Tribes)八个独立土著部落的议会,相继通过法律,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 这些州和特区,涵盖了美国49%的人口:他们已经事实上生活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律保护下。 美国联邦法庭已经把阿肯色、爱达荷、密西根、俄克拉荷马、德克萨斯、犹他、维吉尼亚、肯塔基、俄亥俄与田纳西九个州的拒绝批发同性婚姻执照行为裁决为违宪,这些州司法挣扎后果不外有二:不就被联邦法院裁决为非法,勒令执行,或自我在议会通过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 坚持顽抗到底,拒绝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怀俄明、西维吉尼亚与印第安纳三州,波多黎各和维尔京群岛两个美国属地,已经走投无路,被势如破竹的民权潮流冲垮,乃指日可待之事。 意图采用修改州宪的手段达到拒绝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阿拉斯加、亚利桑那、阿肯色、科罗拉多、密西西比、密苏里、蒙大拿、内华达、田纳西、密西根和维吉尼亚11州,在14个联邦法庭的判例和最高法院的《美国 诉 温莎案》的判例震慑下,可谓前无退路,后有追兵,其绕室彷徨的宭态,路人皆见。 眼见大势已去,连忙采取中立,持观望态度的关岛、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和北马里亚纳群岛(Northern Mariana Island)三个美国属地,地小人稀,根本没有逆水行舟的力量,其顺流而下地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乃意料中之事。

有观察者认为,美国民意正经历急速左转,目前美国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奥巴马医改、女权运动、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的维权运动,主张给非法移民后代定居、投票等机会。

摘要: 2015年6月26日12时50分,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这是改变历史的时刻。虽然最高法院的判决历来都影响深远,但无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种族隔离争议,还是本世纪初的总统大选计票纠纷,可能都无法与此次判决的影响力相 ... ... 2015年6月26日12时50分,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  这是改变历史的时刻。虽然最高法院的判决历来都影响深远,但无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种族隔离争议,还是本世纪初的总统大选计票纠纷,可能都无法与此次判决的影响力相提并论。无论你为此激动、愤慨,还是漠不关心,你都需意识到,这份由当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做出的判决,其影响范围早已超越LGBT人群,并且将改写人类历史的轨迹--这是迄今为止对人类婚姻制度的最大挑战。站在美国法律的角度,同性婚姻也并不仅仅是一个平等保护的问题,它同时还涉及联邦主义和州权主义之争,立法和司法关系。  而这决定全人类历史走向的判决,是由9个大法官一人一票决定的。这些卓越的头脑,在面对这千古难题时,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有人甚至为此抛弃了行文中的“礼数”。  无论是大法官肯尼迪具有历史使命感、文学感染力的判决书多数意见,还是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广为流传、逻辑力透纸背的29页反对意见,都拥有广泛的支持者,都预示着在同性婚姻议题上,5:4的判决结果不是争议的终结,而是重大争议的开始。  “祸乱”起源,最高法院主动踩雷  美国最高法院本次判决的同性婚姻案件实际上包括不同当事人在四个州分别提起的诉讼。  2013年7月19日,同性恋者奥贝格费尔把俄亥俄州时任州长约翰·卡西奇告上法庭,认为俄亥俄州歧视在其他州合法结婚的同性婚姻,此案被称为Obergefellv.Hodges案。2014年11月14日,此案被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2015年1月16日,美国最高法院决定受理此案,并合并了肯塔基州的Bourkev.Beshear案,密西根州的DeBoerv.Snyder案,以及在田纳西州进行的Tancov.Haslam案。最高法院明确指出这四个案件都涉及两个问题:1、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各个州许可两名同性之间的婚姻;2、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各个州认可在承认同性婚姻的州内所缔结的两名同性之间的婚姻?  在美国宪政中,最高法院最重要的责任是裁决涉及宪法解释问题的案件,判定某项法律或政府行动是否违宪。这一被称为司法审查的权力使最高法院能够否决联邦或州的法律,如果这些法律在最高法院看来是与宪法相冲突的话。  最高法院大法官可以自行斟酌受理或不受理上诉案件,并且每个上诉案件需9位大法官中至少4位投赞成票才能受理。也就是说,在全美对同性婚姻仍存在巨大分裂和争议的情况下,最告法院本可拒绝受理该上诉案,进而避免对同性婚姻效力的直接认定或否定,但它主动跳了出来,决定以司法的方式解决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个重要的议题。  以司法方式对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一锤定音,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见的。那些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和地区,几乎都是通过议会、国会、参议院,以立法的方式来认定同性婚姻的效力2000年12月,荷兰参议院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领养孩子,该项法案于2001年4月1日正式生效,荷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2001年10月,芬兰国会通过了一部法案,允许同性恋者以伴侣身份登记。  法律是国民的意志,通过立法的方式承认同性婚姻,代表国民的认可。让几个非民选的大法官,以司法裁决的方式来改变人类数千年所认定的一个社会制度,这就是反对者大法官罗伯茨在反对意见中指出的:“在一个民主的共和制国家中,这个决定应当属于人民通过他们的民选代表,还是属于五个被授权根据法律解决法律纠纷的律师。”12 / 2 页下一页

早在2004年,马萨诸塞州就成为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州。州法院从州宪法中得到判决依据,他们认为从州宪法中“保护所有人尊严和平等权利”以及“禁止创设二等公民”的规定中可以推导出同性婚姻合法。而在过去的十年里,有超过十五个州已经通过法院判决和立法的形式承认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在201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甚至判定《联邦婚姻保护法》违宪,接着又通过一系列的判决将20个以上的州权阻碍铲除。但是,2014年美国联邦第六巡回法院却坚持在俄亥俄州、密西根州、肯塔基州和田纳西州认定同性婚姻违法,这才逼迫联邦最高法院今天拿起法槌,用惊世骇俗的判决证明了自己的司法权威。

原告于当年10月17日向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指出,根据州宪法第一条第五项的规定,就平等保护的目的而言,性别的确是种“可疑的分类”。所以,HRS 572—1应该通过“严格审查”标准来检验其合宪性。被上诉人必须证明,除非HRS 572—1是为了保障“必需的州利益”,并且该法的制定没有不当地缩减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否则它就是违宪的。1993年5月5日,最高法院取消了巡回法院的原判决,裁定发回重审。

法院为什么引用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美国是以“政教分离”作为立国原则的,然而吊诡的是,在同性婚姻问题上,美国法庭多年来援引的是《圣经》而非美国《宪法》。在介绍下述案例之前,需要特别指出,美国公民的婚姻事务交由各州政府自行管理。

来源/经济学人

1990年代夏威夷首次判决同性婚姻合法

据媒体报道,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此次非常罕见的公开宣读了自己的反对意见(dissent),可见他的情绪之激烈,但是规则就是规则,哪怕是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其手中也只有一票之权。

何谓婚姻,何谓现代婚姻,在保守派共和党人的裹挟下,美国在同性婚姻问题上始终慢着欧洲好几拍。

“把同性情侣排除于婚姻殿堂之外是极端不合理的,因为这样的行为侵犯了人们结婚的权利。如果法律不对这样的行为进行保护,他们(或她们)的孩子可能会缺乏来自于合法婚姻的认同感和安全感,他们(或她们)也许将无法享受国家给予的教育红利,而承受抚养未婚孩子所带来的高昂物质成本,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也将会遁入到更加不确定的危险之镜。种种一切都在证明,一天不给同性婚姻正名,这些孩子的正当权利一天将得不到法律的庇护和保障。”

2014年11月13日,美国最高法允许堪萨斯州成为美国第33个同性婚姻合法州,同时1位联邦法官宣布南卡罗来纳州的同性婚禁令无效,同性婚倡议人士赢得两大胜利。11月4日,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克莱布崔判决宣布堪萨斯州的同性婚禁令违反美国宪法“平等的法律保护”原则,堪萨斯州官员要求法院推翻这项判决遭到驳回。

“没有一种结合比婚姻更深刻,因为婚姻象征了对爱情、忠贞、奉献、牺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通过组建婚姻关系,两个人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就像本案中的请愿者所说,婚姻意味着一种超越死亡的挚爱。说这些(同性恋的)男人和女人不懂婚姻是一种误读。他们的请求表明他们真的尊重婚姻,尊重到渴望寻求它来获得自身的圆满。他们的愿望不应该被非难,他们不应该孤独终老、被我们人类最古老的制度排斥在外。他们向法律之眼寻求平等的尊严,而宪法也将赋予他们这份权利。”

美高院此项裁决与当前美国民意相符,就在此前的一项民调中显示,60%的美国人认同同性婚姻,然而就在10年前,全美民众赞同同性婚姻的人口比例只有37%。

围观指南——译者出品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发生在夏威夷的系列案件,拉开了美国法律史上关于同性婚问题集中讨论的序幕。这其中最著名的即“Baehr v. Lewin案”。

联邦最高法院在1965年的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中,首次裁决隐私权受宪法保护,由此推翻了康涅狄格州禁止生育控制的法律。

当地时间6月26日晚,白宫披上“彩虹色”,庆祝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

联邦最高法院在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判决中,废止了多个州和联邦对堕胎的限制,成为最高法院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判决之一。

2014年10月6日,最高法院决定不听取有关同性婚姻禁令的上诉,为更多州允许同性婚姻扫清障碍。

“无论是含饴弄孙,亦或是生儿育女,甚至于避孕堕胎。这些种种都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在婚姻关系中的基本权利。”

《婚姻捍卫法》被裁违宪,同性婚姻呼之欲出

联邦最高法院在2000年布什诉戈尔案中,最高法院认定没有哪一种宪法认可的方式可以在所需期限内完成对佛罗里达州在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重新计票。这一判决确保布什最后赢得了这场存在争议的选举。

原告声称,根据夏威夷州的一项司法宣言,这种因婚姻申请人为同性而适用夏威夷修正法第572-1条(此条规定了合法婚姻契约仅限于男女之间)来拒绝其申请结婚证的做法是违宪的,因为这违反了夏威夷州平等权修正案中禁止以性别为由的歧视的规定,并且限制、剥夺了他们根据州婚姻法所应享有的178种法律利益。1991年9月3日法院举行了听证会,并于10月1日作出了不利于原告的判决。

我们今天本来准备了一个有关诉讼时效的案例想与大家分享,但小编昨晚看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最新裁定实在按捺不住“基”动的心情,连夜翻译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第一案,希望第一时间与读者分享。

但1996年9月21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婚姻捍卫法》,在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上倒退一步,该法将婚姻定义为异性之间的结合。显然,《婚姻捍卫法》要捍卫传统意义上一男一女组成的婚姻。

可见从公民基本权利的落地到国家总统人选的确定,都有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影子。反观美国的司法历史,就是对公民基本权利不断理解和深化的历史。

是什么让美国高院及民意发生如此逆转?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或许正在急速“左转”。

联邦最高法院在1954年的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中,明确指出种族隔离的教育措施违宪必须终止。

在张法官对“Baehr v. Lewin/Miike/Anderson案”做出裁定的第二年春,夏威夷立法者采纳了一部“有关婚姻的宪法修正案”。1997年4月29日,该《宪法修正案》在立法机关通过,它明确声称:“立法机关应当有权力将婚姻保留在异性之间。”

其实,是司法进步还是“民主灾难”,这都需要时间来进行检验。但是司法判决中这种不同声音的出现,本身就应该值得肯定。因为法官也不可能全知全能,在最终的判决中保持异议及其说理,本身就是司法中立,法官中立的一种体现。

原标题: 揭秘:美国同性恋合法化之路

对于群己权界的尺度争论一直伴随于两种理念的交锋之中,但是问题的解决方案往往蕴藏于两者的博弈与妥协之间。正是在这种互动之中,才产生了著名的吉迪恩诉温赖特案,在此案中,最高法院法官一致判决根据宪法第六修正案,州法院应该在刑事案件中为无力支付律师费用的被告人提供律师。

另有一个消息,就在两个星期前,《同志亦凡人》的主创团队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重新复活这部经典电视剧,因为在这个时代,美国“同志”的生活变得更加彩虹。

暴跳如雷的首席大法官也改变不了的投票结果

2013年1月21日,奥巴马在国会山宣誓就职,并发表第二任就职演讲。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就职演讲中谈到同性恋人权的总统。他说,“我们的旅程不算完成,直到我们的同性恋兄弟姐妹们和每个人一样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因为如果真的人人生而平等,那么我们对彼此承诺的爱也必须平等。”从施政纲领的角度来说,他在同性婚姻这一项算是功德圆满了,尽管仍然有几个州尚未能通过同性婚姻法案。

编译/天同诉讼圈赵润众

必威体育手机端 ,当地时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做出裁决:美国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这就意味着同性婚姻将在全美50个州合法化。

为什么说此次判决是“美国民主的一场灾难”

必威官方最新下载 ,这份判决是美国婚姻法领域内关于性别平等待遇的重大突破,判决明确表明,同性伴侣根据夏威夷州宪法享有缔结婚姻的正当权利。

今天早上(美国时间2015年6月26日12时50分),美国最高法院发布最新判例,宣布同性婚姻合法。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美国开始了一场风卷云涌的民权运动——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性自由等纷纷融入其间,而随着1969年“石墙”事件的爆发,美国同性恋者反歧视、争取平权的种种努力,也汇聚到了美国民权运动的洪流中,“Baker v. Nelson案”只是一个发端,但它表明了美国同性恋者追求平权的一条主要路径,即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作为运动方向,但美国各级法院均对同性婚姻给予了否定裁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于第十四修正案的解释历史本身就是一部“为权利而斗争”的历史。根据这一条款:

2013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见表决裁定《联邦婚姻保护法》违宪,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享受同等联邦福利。美国最高法院的此项裁决被认为是美国同志平权运动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这也许是迄今为止天同诉讼圈(微信号:tiantongsusong)最新鲜出炉的众案组了。这一次,我们邀请您一同见证历史性时刻!

本文大篇幅列举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围绕同性婚姻的美国系列诉讼案,反映出的是美国民意在同性婚姻上的转变。

九位大法官们用五比四的投票结果重新诠释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精神。法官们认为,宪法的真意在于限制州权侵蚀公民的基本权利。关于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的争论,在四月份的奥博法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中达到顶峰,在多数意见中,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不惜从孔子引用到西塞罗,并雄辩的指出:“对于人类的长远发展来说,婚姻问题的核心在于保持一个稳定的人类协作共同体,这一点在数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中从来没有改变过。”

自1987年起,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就着手致力于消除禁止同性恋者结婚的法律障碍。1989年,旧金山律师协会签署了支持同性婚姻的声明。此时美国各地法院不再单纯地以传统婚姻的定义来否决同性婚姻,而是做出了一些让步。例如,在1989年纽约州的“Braschi v.Stahl Associates案”中,法院认为纽约州的法律允许相互做出承诺的同性伴侣享有继承权。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法是否合理?这一判决的必然会带来众多法律和伦理上的纠葛,但是人类对于权利的探索和正义的追问,永远在路上。

但夏威夷州立法机关并未将同性婚姻一棒打死,而是采取了一种折中的办法。1997年7月1日生效的《互惠法》把各种“配偶间的权利和义务”扩大到“互惠关系”范围内,其中包括健康保险、医院探病、健康照顾决策、保险、继承、死亡利益等方面的权利义务,使同性恋伴侣有权享有夫妻享有的一系列权利。

美国自立国起,对联邦主义和州权主义的两种权力理念便争论不休。联邦主义者认为,国家应该保持强大的中央权力,以应对复杂的外部挑战。而州权主义者认为,应该警惕联邦政府权力的扩张,维持州权的相对独立。

目前美国法学界公认,第一宗涉及同性婚姻的案例是“Baker v. Nelson案”:1971年,明尼苏达州的一对男同性恋者贝克尔和麦克康纳尔因要求被告纳尔逊颁发结婚证遭到拒绝,起诉至明尼苏达州最高法院。原告认为,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并未明确禁止同性结婚,如果该州的婚姻法只被解释为适用异性婚姻,将会违背联邦宪法。法院的回答是:“自从有了书面记载之时,婚姻作为一种制度历来就是男女两性的结合,并且包含着在家庭中生育和抚养子女的内容。”

在追溯了过去几十年争取同性婚姻权利的发展历程后,肯尼迪大法官咽了一口水,定定神缓缓说道:

1996年9月10日,檀香山巡回法院法官凯文·张审理此案,被告主要是从同性婚姻、同性家庭不利于儿童成长,也不利于公共利益的角度来论证禁止同性婚是符合“州的必需利益”。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和大量科学证据,最终法院认可同性恋伴侣与异性恋父母一样可以胜任父母的角色,并认为被告的举证未能充分证明“同性婚姻对夏威夷州公共利益的不良影响”。

结语

所有民调都显示,民主党人支持同性恋婚姻的人远多于共和党人。五年来,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共和党人由27%上升到35%,而民主党人从2010年的56%上升到今天的74%。一些共和党籍的候选人似乎并没有看到美国民意快速左转的变化。现任威斯康星州州长司考特·沃克最近说,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将会支持制订宪法修正案,允许州政府禁止同性恋婚姻。

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又称为正当程序条款,原文规定:无论何州未经正当法律程序均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亦不得拒绝给予在其管辖下的任何人以同等的法律保护。

必威官方最新下载 1

----美国最高法院判决书正文结束语

巡回法院张法官于1996年12月3日,就该案作出判决:①HRS 572—1中以性别为基础的分类,违反了夏威夷宪法中关于平等保护的规定,拒绝向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是一种性别歧视;②被告米克及其代理人,不得仅仅由于婚姻申请者是同性就拒绝其结婚证的申请。最后,法官将此案移交至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来执行。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对反对意见是怎么说的吧,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大法官萨缪尔·阿利托、安东尼·斯卡利亚和克莱伦斯·托马斯撰写了司法意见书。当然,为了表示自己的强烈愤慨,大家也是拼了。在他们洋洋洒洒的文字下,整个判决书的规模膨胀到了咋舌的103页。两年前,斯卡利亚大法官便预言到:“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判决对我们先贤所缔造的美国民主来说将是一场灾难,尽管我知道这一切终将到来。”

1990年12月17日,夏威夷州檀香山市的居民,女同性伴侣巴赫尔和丹赛尔,男同性伴侣罗德里格斯和普列吉尔,梅里罗和拉贡,分别向夏威夷州的卫生部提出结婚申请,均遭拒绝。他们于1991年5月,以卫生部为被告向该州巡回法院提起共同诉讼,开始了“Baehr v.Lewin案”的漫长诉讼。当时的州卫生部长雷文参加了诉讼。

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在判决书中写道:“没有什么结合能比婚姻更加意义深远。人们之所以要求结婚的权利,表明他们不是为了诋毁婚姻,而是想通过婚姻的纽带,过好他们的生活,珍重配偶间的回忆。”在美高院做出上述裁决后,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时间在推特上表示:同性婚姻裁定是迈向平等的一大步。

美国同志平权一开始就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

美国平权史上的历史性时刻到来——同性婚姻合法了。

十年间,美国变了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必威-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法官们在掐什么,四性权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