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习近平呼吁美客观看待中国战略意图和发展道路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已经闭幕。这次会议全球瞩目,从内政到外交,十八大对中国乃至世界今后的影响涉及很多方面,人们有各种解读。虽然当前的解读不能完全代表未来的走向,但人们总是会有这种冲动。专家们喜欢逐字逐句地解读新意,我只从更远一点的视角议论一下十八大以后中美关系的可能走向。毕竟,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十八大召开的时间点有一个大的背景:中国的整体国力正在超过美国。毛泽东当年制定“超英赶美”的目标已经实现,中国国力超过美国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已经有人指出,中国超过美国最近的时间点可能是西历2016年。美国虽然依然很强大,但是,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上升,两者即将相遇在一个敏感的时间点上。恰如100多年前美国整体国力超越英国,那是全世界的大事。因此,在这个关键时刻召开的中共十八大,自然会受到全世界的瞩目。未来中国的发展和命运,也必将影响中美关系的调整。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关注中共十八大,很大程度上也是关心他们自己的未来命运。中美关系作为其中的重点,在新中国成立后大致经过了几个阶段。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到尼克松访华,那一时期的中美关系是敌对的,这种敌对包括军事和意识形态。上个世纪70年代尼克松访华后,中美关系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一时期,中美之间意识形态的差异依然巨大,但是,由于双方寻找到最大的共同利益,意识形态的差异退到次要地位,共同应对前苏联的威胁,成为中美合作的纽带。这一合作一直延伸到改革开放的前半段。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前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中美关系进入第三个阶段。必须承认,在前一个阶段,中美之间虽然在多个方面展开了不同程度的合作,但分歧依然存在,只不过在极为显著的共同利益面前,双方都将有意避开了意识形态为主的差异和分歧。当前苏联解体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突然消失,此前被掩盖的分歧和差异变得极为明显,美国也由此调整了中美关系的战略目标。 美国在冷战结束后,面对中美之间的分歧,确立了一个他们惯常使用的战略目标,即:改变中国的政体。这一战略被一些人简单地解释为: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打仗。虽然这一简单化地解释非常可笑,而且不符合历史事实,但是,两个连任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布什政府的确把这个问题上升到第一高度。关于“人权”的一次次纠缠,台海问题的一次次紧张,美国在中国周边形成的包围趋势,都与此战略有关。(美国历史 www.lishixinzhi.com)这一战略也延伸到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其典型就是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所说利用网络、发动颜色革命、“take China down”的言论。为了配合这一重大战略,美国在中国内部培养了一批他们的代理人,除了经济领域外,在政治领域也形成了争相为美国“带路”的局面,或者提前站队,以避免未来中国政体改变时被“清算”。毫无疑问,在过去的一个时期内,以颜色革命来改变中国是他们的明确目标。他们认为,只有改变了中国的政体,中美之间的利益才能更加高度一致。而中国则将其视为最大的威胁,即便在经济领域,这一战略的成果也很可能是美国彻底宰杀中国这只“肥羊”。因此,美国的这一战略未能成功实现。 西历2011年,美国重要政治人物基辛格在美国出版了《论中国》一书,该书中文版于西历2012年在中国出版。基辛格对于中国的论述未必完全正确,但是,《论中国》一书中,基辛格对此前美国长期试图改变中国政体的战略提出了批评。其理由大致如下:首先,民主国家不会冲突,是一个错误的判断;其次,改变中国政体的代价可能谁都承受不起;第三,中国5000年的历史证明,中国传统有着自身的优越性。因此,基辛格将未来中美关系描述为“共同进化”。我相信,基辛格至今对于美国政治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他的这一原则性纲领一定会影响美国未来的对华政策。这一原则简单说就是:美国不再寻求改变中国政体的目标,而是与中国全面合作,双方在新的共同利益下,肩负起领导世界的责任。 这样一种改变,对于中国和美国都是艰巨的挑战。尤其是美国。100多年前,美国国力超过英国时,英国放弃领导世界的权利并不心甘情愿,一直拖了将近半个世纪才被迫让位,接受了美国第一霸主的地位。不管怎么说,在此之前,英国领导世界也延续了200年,而美国领导世界如果从二次大战以后算起,至今只有60多年。这么快就要放弃世界第一的领导地位,美国的心态调整并不容易。然而,刘姥姥永远不懂大观园的难处。只有美国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大,它的力不从心使得它不得不寻求与中国的全面合作。恰如当年英国在向美国转交了领导世界权后,还能在美国的庇护下,继续过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对于美国来说,既要放下高高在上的傲慢,也要改变政治挂帅、意识形态第一的敌对心态。因此,中美国力划时代的逆转,是认识中共十八大的重要背景。 对于中国来说,调整心态和确立国家战略同样重要而艰巨。十八大报告中有一段话近日在各种场合被频繁复述: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在中美关系问题上,老路就是毛泽东与尼克松实现中美缓和之前的敌对状态。按十八大的精神,即使中国继续发展,国力进一步提升,未来的中美关系也不会回到昔日敌对的状态。那些“中美必有一战”、“中国打败美国”的观点,充其量只是口号,难以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中美之间不应该走到敌对的“老路”上去。当然,中美之间的改变必须是双方的,如果美国不改变它的敌对心态,那将是另一番局面。中美关系之间的“邪路”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把中国完全变成美国的附庸。这条邪路对于中国、对于美国、对于世界都是非常危险的。这一认识并不妨碍中国自身所需要的政治改革,只不过更需要实事求是、面对中国现实,而非听命他人、照搬他人。 未来的中美关系应该是在寻找和维护最大共同利益的前提下,多层次、多领域的合作。有磕绊很正常,但深入合作是大势所趋。那么,未来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究竟何在?首先是世界和平。和平不仅是中美的最大利益,也是全世界的最大利益。美国此前推翻别国政体的战略,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即便是成功了,也没有带来真正的和平,美国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战略,同时检视自己还有多少力量可以继续推行这一方针。中美G2合作共同维护世界和平,一定会比美国单方面用武力消除“邪恶”要有效得多。其次是经济繁荣。美国经济要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经济要发展,也离不开世界。合作是共同的主题,任何一个国家想以损人利已的方式来获得经济繁荣,都不可能长久,中美合作实现共赢,将是未来的方向。在这两个共同利益下,中国需要更大国际空间,但也不是彻底取代美国当今的地位,而是平等地与美国共同协商,履行中国对世界的责任。 视美国为仇寇的老路不可取,视美国为圣明的邪路同样要抛弃。未来新一届中国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事要做,最关键的是面对美国和西方的自信。这一自信不仅来自国家硬实力,同样要来自文化软实力。因此,建设和提升自身文化软实力,也是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

  曾陪同尼克松总统访华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致辞中表示,40年的历史告诉人们:世界和平需要美中合作,美中合作比对抗好;双方应尊重彼此的原则和想法,视对方为合作伙伴,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双方应承认彼此的国家利益,以共同利益为基础开展合作;美中间存在分歧,但不应让它们失控,应找到建设性的办法予以化解。

一切妄国孤立、包围、遏制、颠覆中国的阴谋都只能以可耻的失败而告终”,“期望通过访问加强尼克松作为世界领袖的形象,我们难以理解,一个人的形象取决于他自己的行动,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

习近平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丁宁):40年前,中美发表联合公报,制度迥异、隔洋相望的两国就此开启正常交往大门。40年时光变迁,美国与国力不断发展的中国共同宣布致力于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中美合作此时的发展已经超越双边层面。16日,尼克松访华和《中美联合公报》发表40周年纪念活动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席活动时表示,推动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既是双方的共同责任,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中方希望美方正确判断中国战略意图与发展道路,深化彼此战略互信。

周恩来说:“众所周知,中美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和国际重大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20多年的隔阂不可能消失于一旦,在此情况下签署那既不说真话,也不打算遵守的陈词滥调式的文件,那是不可取的。”

基辛格表示,我很荣幸在过去50年里近百次访问中国,亲眼目睹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50年来,美中关系有过起伏波动,但总的方向始终是向前的。现在,时代背景已发生了变化,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双方应该加强战略沟通,努力找到妥善解决分歧的办法,继续开展各领域交流与合作,这对两国和世界都至关重要。

必威体育手机端,必威官方最新下载,  基辛格说:“我希望并相信美中两国在应对21世纪人类共同面临的诸多全球性挑战中将继续开展合作,不断扩大美中关系的基础,向两国和世界人民展示美中关系新的广度和深度。”

展开全文

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3日在中南海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习近平呼吁美方正确判断中国战略意图与发展道路 深化彼此战略互信

毛主席说:“各说各的,明确写出双方分歧,同时写出双方共同点。”基辛格得知后说:“这岂不是告诉全世界,中美双方在吵架么!这无论在国际还是在国内都是难以接受的。”

原标题:王岐山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美国总统尼克松把他1972年2月的中国之行称作“改变世界的一周”。那次访问中,中美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以非凡的战略眼光与政治智慧,打破两国多年相互隔绝的政治坚冰,用跨越太平洋的握手翻开双边关系发展的新篇章。在1972年2月签署的《中美联合公报》中,美方承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双方确立以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互不干涉内政为两国关系基本指导原则。中美两国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20世纪60年代末,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敌对的中美双方都开始考虑改善两国关系。

习近平赞赏基辛格博士多年来为促进中美两个伟大国家关系发展投入的真挚感情和作出的积极努力,表示他所作的重要贡献将载入史册。希望他健康长寿,继续做中美关系的促进者和贡献者。

  40年来,中美从昔日几乎彼此隔绝走到今天相互交往日益密切;中美经贸关系突飞猛进,双方已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合作大大跨越双边范畴,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处理朝鲜半岛无核化等问题上都保持着密切沟通,对促进世界和平稳定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必威官方最新下载 1

摘要 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3日在中南海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王岐山说,中美双方要切实按照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多次会晤确定的方向和原则,用更宽广的视野和更长远的眼光,客观理性地思考和把握双边关系中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保持定力,克服困难,迎接挑战,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习近平在致辞中呼吁中美在新形势下尊重彼此核心和重要利益,妥善处理分歧。他强调,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在平衡世界发展,维护世界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要以更加重视彼此利益和关切的方式加强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合作,通过双边和多边机制加强在应对气候变化、反恐、防灾减灾等全球性问题的合作,加强在地区热点问题上的协调,共同致力于促进亚太地区的稳定和繁荣,推进开放包容的地区合作,构建中美在亚太和在世界范围内良性互动,合作共赢的格局。”

1972年1月3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黑格准将率先遣组到北京,带来尼克松和基辛格的重要口信说:“由于苏联企图继续包围中国,美国对中国的生存能力表示怀疑,为了力图抵消苏联对中国的威胁,以维护中国的独立及其生存能力,希望通过这次访问,加强尼克松总统的世界领袖形象。”

国家主席习近平22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40年来,中美关系虽历经风雨,但始终保持不断前进的发展方向。在16日举行的活动中,习近平副主席表示,总结中美关系40年发展历程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推动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他希望美方正确判断中国发展道路,深化双方战略互信:“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前提是不断增进双方相互了解,培育深化战略信任。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政府和人民作出的战略抉择,中方愿同美方坦诚相待,为促进亚太乃至世界和平稳定繁荣作出努力,同时希望美国正确判断和客观看待中国战略意图和发展道路,真正致力于同中国开展伙伴合作。”

毛主席得知口信说:“包围中国,要他们来救我,那怎么了得!顶回去!无非尼克松不来,不来就不来嘛! 22年不来了,再等22年。尼克松不来,土克松、砖克松也会来。”经毛泽东审批的中方答复说:“我们认为,任何国家决不能靠外力维护其独立和生存,否则只能成为别人的保护国或殖民地……

王岐山说,中美关系具有世界影响,双方共同点远大于差异,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合作是双方唯一的正确选择,相互尊重、增进了解、求同存异是双方应有的相处之道。历史现实和未来紧密相连。中美双方要切实按照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多次会晤确定的方向和原则,用更宽广的视野和更长远的眼光,客观理性地思考和把握双边关系中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保持定力,克服困难,迎接挑战,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下榻于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访问期间,尼克松会见了毛泽东主席,同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会谈。

基辛格表示,认识和处理好美中关系需要宽广的思想和历史哲学的思辨,对话和沟通是双方关系的基础,希望双方尽全力为两国关系发展带来创造性积极成果。

1971年7月9至11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基辛格访问有两个任务:一是商谈尼克松访华日期及准备工作,二是为尼克松进行预备性会谈。

习近平指出,当年博士以深邃的历史眼光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同两国时任领导人一道,推动中美这两个国情不同的国家实现了关系正常化,这一创举至今仍在对中美两国和世界产生重要影响。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当口,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中国传统文化注重和而不同,讲究纲举目张。中美双方应该就战略性问题加强沟通,避免误解误判,增进相互了解。双方应该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发,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合作共赢,推动中美关系朝着正确方向向前发展。

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着重讨论了印支问题和台湾问题。1972年2月28日,中美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即《上海公报》)。

杨洁篪、王毅等参加会见。

双方争论结果,还是按毛泽东主张办。基辛格说:“也许用这种别出心裁的方式可以解决我们的难题,这就是中方草案的奇妙之处。”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21日在创新经济论坛上说,希望中美贸易谈判能取得成功,因为这只是中美之间一场更大规模对话的一个开端,希望双方以后开展更多更深层次的对话。针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他认为中国从自身强大的视角提出发展战略,不能说是一种威胁。新的形势下,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应有新的诠释,为了双方的共同利益,应正确看待分歧,加强对话与合作,努力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他表示,假如美国和中国变得非常敌对,这是无法想象的结果。

《上海公报》被称为世界外交史上的天才之作。毛泽东高超的外交智慧令人叹为观止,难怪基辛格后来说:“世界各国领导人在毛泽东面前是自信不起来的。

基辛格:希望中美贸易谈判取得成功

基辛格说:“我们不回避双方的分歧,签公报又有什么意义?”周恩来说:“用漂亮的外交辞令掩盖分歧的典型公报,往往是‘放空炮’,是祸根。公开摆明分歧,才是解决问题的开始,也是通向未来的第一步。”

1969年初,尼克松入主美国白宫,他试图通过改善中美关系,开展“均势外交”,增强美国对付苏联的力量,并调整其亚洲政策,多次作出寻求“与中共改善关系”的姿态。

原标题:基辛格:在毛主席面前,各国领导人是不自信的

我们从不认为有什么自封的世界领袖。”黑格听了很是尴尬,答复说:“我是一个军人,可能没有准确地传达尼克松总统的意思。”

这两项任务都得以顺利完成,确定了尼克松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

中美双方起草联合公报时,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基辛格认为应按国际惯例突出会谈共同点,哪怕是含糊其辞的,以陈词滥调掩盖分歧。周恩来不同意基辛格的看法,反映给毛泽东主席。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必威-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岐山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习近平呼吁美客观看待中国战略意图和发展道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