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谦信必威官方最新下载:,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

上杉谦信(うえすぎ けんしん ,Uesugi Kenshin ) (1530年2月18日—1578年4月19日) 一名活跃于日本战国时代的大名,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后称长尾景虎。育有三名养子,名字为景胜、景虎和上条政繁。由于继承了关东管领上杉姓氏,并先后得到任关东管领的上杉宪政和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辉的赐名,故又称上杉政虎、上杉辉虎。出家后法号谦信。由于他拥有很高的军事统率能力,所以在后世被称为越后之龙,一般通称为军神。官位为从四位下弹正少弼,死后赠回正二位。 早年 享禄三年一月二十一日,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的幼子诞生于春日山城。因为当年是虎年,孩子被取名为虎千代。这个孩子成年后称长尾景虎,也就是后来驰骋于战国乱世的“军神”上杉谦信。四岁丧母,六岁时改名叫喜平二景虎。 天文五年八月,为景进攻越中之前,预计到进程可能不会很顺利,先将家督之位让给了长子长尾晴景。十二月,长尾为景在越中旃檀野与一向一揆作战时中计败死。 为景一死,本来就不太平的越后国更加动荡,各地豪强占据一方,各自为政,俨然是个“小战国”。当时虎千代年仅七岁,穿着盔甲送为景下葬,国内的混乱可见一斑。按照室町时代武家的传统习惯,没有继承权的幼子常常被送去出家。于是这一年虎千代受戒于春日山麓的林泉寺名僧天室光育门下,学习禅与文武之道。 继承越后守护代的长尾晴景,比谦信(为方便起见,以下统一称“谦信”)年长十八岁,是为景生前最疼爱的儿子。然而,晴景体质虚弱,没有作为武将的统领之才,被国内的其它势力所轻视。为缓和自己的窘境,天文十二年,晴景尝试着让十四岁的谦信(当时刚刚“元服”,改名长尾平三景虎)协助强化统治权,入驻越后中部的栃尾城,在确保长尾家在越后中部领地的同时,牵制本庄房长、色部胜长、中条藤资等敌对势力。一开始,附近的豪族们根本没把这个小毛孩子放在眼里。但谦信到城后,得到母亲家的古志长尾氏和栃尾城代本庄实乃等人的援助,多次击退敌对势力的来犯,并很快将安田长秀、北条高广、小河长资等豪族收伏于帐下。在栃尾城的一系列作战是谦信最初的战争经历。天文十四、十五年(1545——1546),守护上杉家的老臣黑田秀忠两度占据黑泷城谋反,谦信代兄长晴景率兵平叛,表现神勇,最后依守护上杉定实之命消灭了黑田一族。 谦信的声望迅速压倒了晴景,国中渐渐有了改立谦信为守护代的苗头,这是晴景始料未及的。终于,难以容忍的兄长联合长尾政景、黑川清实等人,打出了讨伐自己弟弟的旗号。内战中,谦信虽然兵少,却以攻其不备之法大败晴景军。天文十七年十二月,双方由上杉定实做调解人达成和议:晴景引退,谦信作为晴景的养子继承家督和守护代职。当时谦信十九岁。 天文十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越后守护上杉定实病死。定实没有儿子,守护家绝了后。两天后,将军足利义辉承认谦信有白伞袋和毛毡鞍覆的使用权。这样,谦信实质的国主地位得到了认证。次年,一直不承认谦信地位的长尾政景降服于谦信麾下,越后长尾一族实现了统一。天文二十一年,谦信被授予弹正少弼,从五位下的官位。 与武田、北条的冲突 天文二十一年,上野平井城的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宪政抵挡不住北条氏康的攻势,逃到越后求助于谦信。这成为谦信后来十四次进军关东的起因。下一年,信浓的小笠原长时、村上义清、高梨政赖等来越后泣诉,请谦信帮助回复被武田信玄占领的信浓领地。以谦信的性格,自无不允,当年八月就爆发了对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岛会战。是役虽然只是小规模的接触,却介绍了谦信和信玄这对宿敌的相识,对其后整个战国形势的发展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当年九月,谦信进京,为此前接受弹正少弼,从五位下的官位向皇室献礼。后奈良天皇授予谦信天杯、御剑和“讨伐对邻国怀有野心之徒”的敕命。无疑,这等于给了谦信攻击武田、北条的名分。 然而,与进京的成功同时而至的是巨大的花销,围绕着这些费用的征收问题在家臣中出现了争执。敏锐的武田信玄立即抓住了这一机会。天文二十三年十二月,越后刈羽郡北条城主北条高广在信玄的煽动下自立,但三个月后就失败投降了。北条高广是镰仓幕府的名臣大江广元的后人,越后国人中的实力人物,平日自负武略不逊于谦信,常怀异志。谦信待高广却显得极为宽大,后来还让他去上野厩桥城经略关东。十三年后的永禄十年,高广受北条氏康支持再度谋反。然而越后和相模同盟时,谦信又一次饶恕了高广,依旧像从前那样重用他。越后松散的主从关系由此亦可见一斑。 武田信玄几乎没有给谦信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在弘治元年七月,因为缔结了三国同盟而无后顾之忧的信玄大举进兵川中岛,谦信亦驻军于善光寺与之对抗。两雄对峙了一百五十多天,各自滴水不漏,互无建树。最后由今川义元出面调停,议和罢兵。第二次川中岛会战结束了。 收兵回国后谦信面临的是一场内乱,有力家臣间的领土纷争不绝。谦信被各种诉讼纠缠得心灰意冷,于弘治二年三月在给自己的老师天室光育的信中留下了“功成名就,急流勇退”的话,宣告隐退,欲独自一人前往高野山出家。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晴天霹雳般地令家臣们大吃一惊,宇佐美定满和长尾政景二人慌忙召集重臣商议,以“景虎乃越后统合之中心,舍此无人可内服众将,外御强敌”故,说服了中条藤资,驱逐了欲乘乱谋反的大熊长秀,极力恳请谦信复出。谦信趁机要求诸将提交联合署名的起誓文书,并向春日山城送出人质。对此当然无人再敢表示异议。谦信的隐退可能只是一种计谋,但在内忧外患前,这出苦肉计式的隐退戏的确带来了强化家臣团统治的好结果。这一年谦信二十七岁。 从越后逃亡的大熊长秀到甲斐投靠了武田信玄,上杉、武田间的和约至此破裂。弘治三年,武田军进逼栃尾城,谦信亲率大军迎战。素来以战法稳健著称的信玄极力避免打硬仗,只是以先锋部队作了试探性的攻击。信玄曾趁夜埋伏下骑兵五十和步兵三百,次日清晨故意放出三匹惊马,意在诱使上杉军夺马而骚乱(曹操在延津诱敌战术的迷你版,但三匹马也太吝啬了点儿)。谦信任由三马在阵前狂奔了许久,视若无睹。关于第三次川中岛会战的记载很不明确,大体上是没有决战就不了了之了。 同年,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再度逃到越后,将关东管领职、系图、重宝等一起转让给了谦信。为此谦信在永禄二年第二次进京,由朝廷和将军正式认许了这一继承。时值正亲町天皇新立,同样赐予谦信天杯和御剑。 永禄四年3月,谦信以关东管领的名义,集合了关东诸侯共计十一万五千兵马,讨伐“逆臣”北条。北条氏康的居城小田原被大军围困了逾一个半月,但丝毫没有要陷落的迹象。同时,谦信在阵中收到了北条的盟友武田趁虚进兵信浓的探报,无奈之下只得放弃攻取小田原的打算。谦信先顺路去了镰仓,在鹤冈八幡宫举行了关东管领的正式就职仪式,接受上杉宪政的“上杉”姓和“政”字改名为上杉政虎(同年十二月又受将军足利义辉赐予一字而称“辉虎”)。从镰仓往越后的归途中还攻取了北条方的武藏松山城。 而武田信玄和决战的机会,终于在永禄四年夏的第四次川中岛会战中被谦信抓到了。 谦信驻军妻女山,与海津城的信玄对峙了十日,双方都有些一反常态:谦信虽然兵力只有信玄的三分之二,且已近缺粮,却还是打打小鼓,哼着谣曲《八岛》,悠闲地过着每一天;信玄在优势兵力下毫无进展,倒有些坐不住了,采用了军师山本勘助的建议,由高坂昌信、马场信房、真田幸隆等率一万两千人的别动队夜袭妻女山,信玄本阵八千人则守候于山前的八幡原(“啄木鸟战术”)。然而,谦信可不是树中的虫。九月九日傍晚,在庆祝了重阳佳节后,谦信照例在山头遥望海津城,发现武田军的炊烟比平时浓密,从而预感到了武田的行动。九月十日天明,决战的时刻到来,原来意图守候伏击的武田本阵遭受了几乎上杉全军的突击。据《甲阳军鉴》载,当时有一位头缠白绢,只露出双眼的越后武士,骑马突入武田中军,挥刀直砍坐在折凳上指挥的信玄。信玄不及拔刀,只得以军配团扇抵挡。第一刀使团扇碎裂,后两刀砍伤信玄肘、肩部。信玄的近侍二十余人急来救主,原虎义挺枪刺伤越后武士的马屁股,马惊而载着武士逃去。虽然《上杉年谱》说这位武士是谦信的“影武士”(为迷惑敌人而使用的主将替身)荒川伊豆守,《北越军记》又说遭突袭的也是信玄的影武士,但民间依然传说这是谦信与信玄的单挑。岌岌可危中的武田本阵因别动队的及时来援而起死回生,后来丰臣秀吉评说道:“卯时至辰时上杉胜势,辰时至巳时武田胜势”。是役乃少见的恶战,双方均死伤惨重,战后信玄一直回避与谦信的正面对决。 三年后的第五次川中岛会战其实并未交锋,双方相持六十余日,武田与上杉在信浓的拉锯就这样结束了。信浓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又没有统一的势力,自然成为武田扩张领地的突破口;而对于上杉来说,撇开道义上的原因,信浓也是越后联络关东的通道之一,更是保护越后安全的屏障。两雄的争夺在所难免。但是,正因为谦信与信玄棋逢对手,难解难分,二人把一生的过多时间耗费在信浓,错过了进取天下的大好时机,从而使织田信长的成功省了不少力。这也许是川中岛会战最大的意义。 关于谦信的战法之猛烈,后来在大坂战役中表现神勇而得到德川幕府的感状(对武士功绩的褒奖文书)的上杉家臣杉原常陆说:“我等追随谦信公时,历大战小战不计其数,其酷烈无可相比者;纵不期生还之恶战,亦未足得一感状。今之战犹如小儿投石打闹,仿佛赏花游山而得褒赏。” 永禄六年,北条氏康发兵五万进攻武藏松山城。谦信率军援救,未至,城已陷,遂移兵附近北条方的私市城。该城背依大湖,建于险要之地,难以卒拔。城的本丸临湖,筑得很高。谦信巡视时,见从本丸通往二丸的廊桥上张着竹帘,湖水中映出桥上站的一个穿素白单衣的人影。谦信三次见到这样的人影,推测本丸中拘有不少作为人质的妇孺,就先令柿崎景家带队猛攻正门。待城内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正门时,派人拆毁附近的民房,用柱子结成大筏投入本丸后的湖中,并故意发出很响的水声,佯装要从水路进攻。本丸的妇孺着实被吓了一跳,纷纷夺路逃向二丸。把守正门的兵将不明真相,见到本丸突然大乱,只道是城内有内应已占据了本丸,顿时无心再战,自杀的自杀,投降的投降。谦信遂拱手而取此坚城。可见谦信用兵之机略。 在关东反反复复的争纷又持续了好几年,各方都没有什么大进展。永禄十年,武田信玄开始把矛头转向昔日的盟友今川,而三国同盟的另一端北条则站到了今川一边。为了一起对付武田,北条氏康甚至与长年敌对的谦信和好并结成短暂的越相同盟。鉴于甲斐是内陆山国,而越后、骏河、相模都是沿海国,今川氏真建议三国共同停止向甲斐运盐作为制裁。提议得到了北条氏康的赞同,但谦信知道后却说:“断盐而使甲州的民众受苦,非有勇之人所为。胜负当在战场上分晓,敌国之民亦人众也,不可采取此等残忍手段。”遂命藏田五郎左卫门运盐往信浓深志的集市贩卖。 元龟二年,北条氏康死,武田信玄与北条氏政重新结好后,攻德川家康于三河,开始了他的进京作战。织田信长与谦信缔结了同盟,谦信出兵信浓长沼,遥相声援德川家康。时驻守信浓的武田胜赖部仅有八百余人,勉强前来迎战。谦信赞其勇,不欲以众克寡,竟引兵退去。次年四月,武田信玄突然病死于进京途中。死前曾嘱胜赖与谦信修好,并以为依托,由此可见其对谦信人格的肯定。谦信知信玄死,亦为之伤感,叹道:“吾国之弓箭将不利矣。”随即绝音曲三日,并遣使往海津城吊唁。有老臣进言趁机收复信浓,谦信以“乘人之危之举,不齿为之”,未予采纳。后武田胜赖违背信玄“死后三年不可出战”的遗言,强行出兵,在长筱惨败于织田、德川,元气大伤,越后诸将复请乘虚进攻武田,谦信以同样理由未准,至死不曾为难胜赖。 西征及晚年 信玄死后,谦信与信长虽然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友好,但决裂已只是时间问题。信长消灭室町幕府之举使谦信认定信长是天下动乱的祸首,而被驱逐的将军足利义昭也请求谦信进京再兴足利家。从越后进京的道路是顺着北陆道,经越中、加贺、越前至近畿。为此,谦信的军锋首先指向了越中和能登。越中、能登原本都是守护畠山氏的领国,但能登的实权早已旁落入重臣游佐氏、温井氏、长氏、三宅氏等手中,形成所谓重臣合议体制。重臣之间明争暗斗,可是把畠山氏傀儡化却是一致的。永禄九年,欲夺回权力的畠山义续、义纲父子被群臣逐出了能登;继承守护职的畠山义庆还只是个娃娃,天正二年也不明不白地死于变乱;其弟义隆上台后两年就病死;群臣中势力最大的长纲连索性扶立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幼儿为主。能登实际上处于极度混乱的无主状态。至于越中,更早已是豪族与一向宗势力林立,其中不少以武田信玄为后盾。信玄进京的同时,谦信也曾出兵夺取了越中的大部分地区。 天正五年,谦信平定了越中最后的几个据点,并顺势扫平了能登除七尾城(名义上是畠山的居城)以外的所有地方。七尾城中群臣之首的长纲连与织田素有亲交,一面闭城坚守,一面遣其弟长连龙向信长求援。九月,正在围攻七尾城的谦信接到了探报,以柴田胜家为主帅的五万织田大军渡过加贺的手取川攻入能登。当时七尾城内已发生了传染病,许多士兵因而病死。十五日,倒向上杉方的游佐续光、温井景隆等发动叛乱,诛杀了长续连、长纲连父子及其一族,七尾城在困守四十余日后陷落。谦信随即率三万五千人马迎击织田军。织田军已在手取川前背水列阵,且人数占优,但闻知七尾城已陷,谦信亲自统兵前来时,竟畏其名而战意尽失,乘夜撤兵。谦信随后追击,恰逢手取川涨水,织田军难以渡回,登时混乱,在谦信的猛攻之下溃不成军。战后留在岸边的织田军尸体有千余具,另外数倍于此的人淹死在河里或被河水冲走。织田与上杉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以惨败告终。因为北条在关东有所动作,得胜后的谦信没有乘势进兵,而是退回了越后。 翌年正月,谦信下达了关东征讨的总动员令(一说待越后积雪溶化后进京与信长决战)。然而,谦信的生命也正随着越后的积雪一起渐渐消逝。即将出阵前的三月九日,谦信突然昏倒于厕所,并失去知觉。谦信是战国有名的酒豪,甚至骑在马上也不忘饮酒(由此需要出现了专用的“马上杯”),因饮酒过量而造成脑溢血。四天后的三月十三日,一代名将与世长辞,行年仅49岁。相传留有辞世歌“一期荣华一杯酒,四十九年一睡间;生不知死亦不知,岁月只是如梦中”,法号为“不识院殿真光谦信”。谦信死后由上杉景胜继承上杉家。 谦信信奉佛教,曾经因为信仰打算往高野山出家,引起了家内的纷争。特别信奉佛教的战神:毗沙门天,自诩为毗沙门天的化身,高举“毗”战旗进行圣战。由于崇尚“义”,其行为在战国乱世显得很特别。 在诸多战国武将中,上杉谦信无疑是非常突出的一个。几百年来,谦信一直受到人们的爱戴。他的魅力,不单在其天才的军事指挥力(这一点游戏中充分肯定),更多的来自于他的人格(可惜这一点游戏中表现不足,也无法表现)。其行事作风与战国乱世格格不入,有时甚至略显迂腐而为人所乘。但谦信始终保持个人本色,并成为乱世中的强者,绝不是一句“难能可贵”所能涵盖的。 战国武将中钦佩谦信的大有人在。除了武田信玄,另一个老对手北条氏康也同样敬重谦信。氏康在元龟元年把第七子氏秀送给谦信做人质时,曾对长子氏政说:“晴信、信长之辈,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不足以托赖。然而辉虎殿下不同,受人之请,必忠人之事。我死后,诸国中你可以依靠的,舍此无人。”可惜后来氏政未从此言。关东诸侯中直至最后都追随谦信的太田资正,在谦信死后评说:“谦信公之人品,八分乃贤者,二分为恶人。恣纵怒气,行事怪异,是为其‘恶’;除此而外,勇猛而无欲,清静而无邪,廉直而无私,明敏好察,慈惠待下,喜闻人谏等,是为其‘善’。虽有微瑕,不足掩其辉,实乃绝世罕有之良将。” 日本史学界的权威坂本太郎在其著作《日本史概说》中评价谦信说:“在杀伐无常,狂争乱斗的诸国武将中间,上杉谦信以尊神佛、重人伦、尚气节、好学问的高节之士见称,令人感到不愧是混乱中的一股清新气息。” 可谓是非常精辟的总结。 谦信是身高六尺的伟男子,作为武将的另一面,也是热心的学徒。常请儒者山崎专柳斋秀仙解说四书五经;也学习老庄学说;请书道大家、安国寺的名僧建松缮写《孟子》,等等。天文二十一年进京时,更是与京都的名僧、文人广泛交游。谦信先拜访关白一条兼冬、右大臣西园寺公朝,求教歌道的秘诀;又向大纳言公光质疑《源氏物语》、《伊势物语》中的不解之处。将军足利义辉也和谦信交流和歌。 围攻能登七尾城时,谦信尝咏汉诗一首:“霜满军营秋气清,数行过雁月三更。越山并得能州景,遮莫家乡忆远征。”在孤寂的军营看着能登(“能州”)的山景,想到与它相连的越后群山,不禁激起了思乡之浮想。情景交融,感人肺腑,体现了长年征战在外之人对朴素、自然的本心的渴望。从中也可以看出谦信在诗歌上的造诣。 受母亲虎御前的影响,谦信自幼崇信神佛,终生不近女色。参谒高野山金刚峰寺而从阿阇梨清胤学密宗佛教;天文二十二年受戒于紫野大德寺,得法号“宗心”;元龟元年在春日山城脚下的林泉寺祈祷平定越中,得该寺高僧宗谦的一字而改法号“谦信”。天台宗座主营建大讲堂时,谦信捐黄金200枚。其后还进献宝刀、马、砂金给净土真宗的本愿寺证如上人。本愿寺遭信长攻打时,谦信每每输送兵员、物资援救之。天正二年十二月剃发而为密宗法印大和尚,天正四年正月任阿阇梨权大僧都。 由于上杉谦信没有诞下任何儿女,加上他收了三名养子,而且他没有与正室发生性行为。被部份人怀疑他是女性,此事在日本引起了一番的争论,到现时谜题仍然还未解开,但一般来说相信谦信为男性。 谦信非常喜欢喝酒,甚至被人称为酒豪,他的死因可能因为喝酒过多而死。加上辞世诗句有提及“酒字”,所以一般认为谦信为好酒之人。 一般而言,谦信的内政能力比较弱,实际上他在领内实行精密的统制,谦信死后,仍然拥有大量军资金,以维持军略。 谦信的汉语造诣极高,且雅好诗文、琴曲,有大量汉诗流传于世,因此被认为是文武兼优的名将。攻陷能登国七尾城著有七言绝句: “霜满兵营秋气清,数行过雁夜三更;越山并得能州景,遮莫家乡怀远征。”

享禄三年一月二十一日,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的幼子上杉谦信诞生于春日山城。因为当年是虎年,孩子被取名为虎千代。成年后称长尾景虎,上杉谦信四岁丧母,六岁时改名叫喜平二景虎。

本 名:上杉谦信

上杉谦信在战国时代的武将中堪称异类,散发着独特的光芒。

天文五年八月,长尾为景进攻越中之前,预计到进程可能不会很顺利,先将家督之位让给了长子长尾晴景。按照室町时代武家的传统习惯,没有继承权的幼子常常被送去出家。于是这一年虎千代受戒于春日山麓的林泉寺名僧天室光育门下,学习禅与文武之道。十二月,长尾为景在越中旃檀野与一向一揆作战时中计败死。

别 称:长尾景虎、上杉政虎、上杉辉虎、虎千代

必威体育手机端 1

长尾为景一死,本来就不太平的越后国更加动荡,各地豪强占据一方,各自为政,俨然是个“小战国”。敌对势力甚至迫近春日山城。当时虎千代年仅七岁,穿着盔甲送为景下葬,国内的混乱可见一斑。

所处时代:战国时代

他精于作战,与号称“战国最强”的武田信玄平分秋色。但他也信奉佛教,终其一生都未婚娶。在尔虞我诈、骨肉相残的战果时代,他却重视权威与秩序,重人伦,一生光明磊落,堪称当时的“正义化身”。

天文十二年八月十五日,虎千代元服,取名景虎。九月,长尾景虎受长尾晴景之命,以古志郡司身份从春日山城启行,先到三条城,再到栃尾城。(枥尾是中越后的名城,也是守备春日山城的重要门户),其目的是讨平中郡的反守护代势力,确保长尾家在越后中部的领地;并压制下越的扬北众。

民族族群:大和族

一、上杉谦信的改名之谜

必威体育手机端 2

出生地:越后国春日山城

上杉谦信原名长尾景虎,天文十七年,19岁的上杉谦信取代其兄长尾晴景担任家督,进驻春日山城,而后成为越后之主。

越后守护上杉定实没有子嗣,于是决定从陆奥国迎接外曾孙时宗丸到越后,作为养子和继承人。时宗丸乃是陆奥守护伊达稙宗的儿子,伊达稙宗子嗣众多,惯于通过送子出继来控制别国,不过越后乃是大国,时宗丸即便当上越后守护,也终究难以使伊达家的势力深入北陆地区,说不定反而会成为争夺稙宗继承人伊达晴宗一门总领权的强大对手,他不但坚决反对父亲的决定,还在劝说无效后掀起反旗,这就是席卷整个陆奥地区的大动乱——“天文之乱”。而就越后国来说,在是否迎立伊达时宗丸为守护继承人的问题上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因为时宗丸的母亲乃是扬北众中条藤资的妹妹,中条藤资大力怂恿,扬北众其余势力怕中条家因此会逐步坐大,威胁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一致表示反对。长尾晴景站在反对一方,越后国内战乱又起。

出生时间:1530年2月18日

上杉谦信在平定越后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信浓、关东征伐。

继承越后守护代的长尾晴景,比长尾景虎年长十八岁,从小调皮捣蛋,甚至行为有时比织田信长更过,众人都为之头疼,但长尾为景生前最疼爱。然而,长尾晴景体质虚弱,没有作为武将的统领之才,被国内的其它势力所轻视。一开始,附近的豪族们根本没把这个小毛孩子放在眼里。但长尾景虎到城后,得到母亲家的古志长尾氏和栃尾城代本庄实乃等人的援助,多次击退敌对势力的来犯,并很快将安田长秀、北条高广、小河长资等豪族收伏于帐下。在栃尾城的一系列作战是谦信最初的战争经历。天文十四、十五年,守护上杉家的老臣黑田秀忠两度占据黑泷城谋反,长尾景虎代兄长长尾晴景率兵平叛,脱颖而出,最后依守护上杉定实之命消灭了黑田一族。

去世时间:1578年4月19日

但是,与其他武将不同,上杉谦信作战并非是为了攻城略地,而是为了“正义”!

长尾景虎的声望日隆,国中渐渐有了改立长尾景虎为守护代的苗头,这是长尾晴景始料未及的。心生不安的长尾晴景着力压制兄弟的功勋。就这样,守护代长尾家一分为二,越后也随之一分为二,正因守护继嗣问题和晴景严重对立的中条藤资趁机拥立长尾景虎为新的守护代,本庄实乃、大熊朝秀、直江实纲、山吉行盛、古志长尾家的长尾景信等也都群起响应。

主要成就:十四次关东侵攻;五次川中岛合战;将领地扩大到越中、能登

必威体育手机端 3

必威体育手机端 4

法 名:不识院殿真光谦信

天文二十一年,关东管领上杉宪政遭到北条氏康攻击,弃平井城逃出,逃往上杉谦信的越后国避难。上杉谦信热情款待,并为其安排住所。其后上杉谦信派兵讨伐北条氏康,也展开了14度出兵关东的序幕。

终于,难以容忍的长尾晴景联合长尾政景、黑川清实等人,打出了讨伐自己弟弟长尾景虎的旗号。内战中,长尾景虎虽然兵少,却以攻其不备之法大败长尾晴景军。为了避免再起战祸,守护上杉定实出面调停,达成和议:长尾晴景引退,长尾景虎作为晴景的养子继承家督和守护代职。天文十七年十二月让长尾景虎进驻春日山城,长尾晴景则体面地退往府内,和守护大人一起隐居去了。当时长尾景虎十九岁。

官 位:从五位下弹正少弼

天文二十二年,被武田信玄的大军逐出信浓国的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等人来到上杉谦信处求救,上杉谦信与武田信玄的5次川中岛战役也由此而起。由此可见,上杉谦信作战并非为了领土扩张,而是为了“正义”。这在混乱的战国时代极为少见。

天文十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越后守护上杉定实病死。上杉定实没有儿子,守护家绝了后,越后守护一职也就此空缺。两天后,将军足利义辉承认长尾景虎有白伞袋和毛毡鞍覆的使用权。这样,长尾景虎实质的国主地位得到了认证。

幕府官位:从三位下关东管领

永禄四年闰3月16日,上杉宪政因折服,将关东管领之位让与上杉谦信,仪式在镰仓府的鹤冈八幡宫举行。从此,原名长尾景虎的谦信改名为上杉谦信。

天文十九年十二月,一族的坂户城主长尾政景不满长尾景虎继承家督,发动叛乱。不满的原因是因长尾景虎变成了越后实际上的国主,推荐了长尾晴景的上杉政景的立场变得痛苦。然后长年与上田长尾家对立的古志长尾家却因一直支持长尾景虎,增加了发言力。

墓 所:春日山林泉寺、高野山等

二、为“正义”与武田信玄的持久作战

天文二十年一月,长尾景虎攻打长尾政景方的发智长芳的居城板木城,获得胜利。同年八月,包围坂户城,以此镇压了长尾政景方。投降的长尾政景因是长尾景虎的姐姐仙桃院的丈夫等被免死,反而成为长尾景虎的重臣。镇压了长尾政景的叛乱后,越后国的内乱暂时平息,年轻的长尾景虎统一了越后,越后长尾一族也实现了统一。另一方面,上田长尾家古志长尾家的敌对关系更加深重,后来的御馆之乱中,上田长尾家支持政景的亲生子上杉景胜,古志长尾家袒护了上杉景虎。结果,失败的古志长尾家灭亡。天文二十一年,长尾景虎被授予从五位下弹正少弼的官位。

信 仰:佛教

必威体育手机端 5

必威体育手机端 6

后世称号:军神、“越后之龙”

上杉谦信素有名将之称,更被后世褒奖为“越后之龙”、“军神”。

天文二十一年,关东管领上杉宪政被后北条氏所迫,离开居城平井逃往越后。因为山内上杉家本是长尾氏世代主家,因此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和款待。上杉宪政提出,希望长尾景虎出兵关东,攻灭后北条氏,恢复关东的秩序,并且承诺事成以后即以上杉家名、关东管领之职,以及世传的御旗、文书相赠。上杉宪政一直在春日山城吃了九年的客饭。他联络关东各地豪族,围攻后北条氏的主城小田原,但迟迟不能攻克。

上杉谦信——日本战国时代名将

上杉谦信(1530年2月18日—1578年4月19日),日本战国时代名将。越后国守护代长尾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后称长尾景虎。由于继承了关东管领“上杉”姓氏,并先后得到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和将军足利义辉的赐名,故又称上杉政虎、上杉辉虎。

天文十七年十二月,上杉谦信作为长尾晴景的养子继承家督和守护代职。天文二十一年上杉谦信开始进军关东,翌年爆发了对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岛合战。武田信玄在弘治元年第二次大举进兵川中岛,两雄对峙了一百五十多天。弘治三年,武田军进逼栃尾城,第三次川中岛合战爆发,但无果。同年,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将关东管领职、系图、重宝等一起转让给了上杉谦信。永禄四年爆发了与武田氏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元龟三年,武田信玄突然病死于进京途中。死前曾嘱胜赖与上杉谦信修好,并以为依托。天正五年,上杉谦信平定了越中最后的几个据点,并顺势扫平了能登除七尾城以外的所有地方。

天正六年正月,上杉谦信下达了关东征讨的总动员令。即将出阵前的三月九日,因饮酒过量而造成脑溢血,三月十三日去世,年仅49岁。官位为“从五位下弹正少弼”,死后由明治天皇追赠从二位。因其军事建树,后世又称为军神、“越后之龙”。

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判断力,这使他能在战场上依据形势当机立断。并且兵精将广,经济丰厚,所以,与上杉谦信同一时代的大名中,很多认为他是最可能夺取天下的第一人。

天文二十一年,上野平井城的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宪政抵挡不住北条氏康的攻势,逃到越后求助于谦信。这成为上杉谦信后来十四次进军关东的起因。次年,信浓国守护小笠原长时、村上义清、高梨政赖等来越后泣诉,请上杉谦信帮助回复被武田信玄占领的信浓领地。以上杉谦信的性格,自无不允,当年八月就爆发了对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岛合战。是役虽然只是小规模的接触,却介绍了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这对宿敌的相识,对其后整个战国形势的发展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当年九月,上杉谦信进京,为此前接受弹正少弼,从五位下的官位向皇室献礼。后奈良天皇授予上杉谦信天杯、御剑和“讨伐对邻国怀有野心之徒”的敕命。无疑,这等于给了上杉谦信攻击武田、北条的名分。然而,与进京的成功同时而至的是巨大的花销,围绕着这些费用的征收问题在家臣中出现了争执。敏锐的武田信玄立即抓住了这一机会。

但是,重“义”,也让上杉谦信浪费了诸多时间。

天文二十三年十二月,越后刈羽郡北条城主北条高广在武田信玄的煽动下自立,但三个月后就失败投降了。北条高广是镰仓幕府的名臣大江广元的后人,越后国人中的实力人物,平日自负武略不逊于上杉谦信,常怀异志。上杉谦信待高广却显得极为宽大,后来还让他去上野厩桥城经略关东。十三年后的永禄十年,高广受北条氏康支持再度谋反。然而越后和相模同盟时,上杉谦信又一次饶恕了高广,依旧像从前那样重用他。上杉谦信执政松散的主从关系由此亦可见一斑。

他继任了关东管领后,就把平定关东当做首要任务。

必威体育手机端 7

因此,围绕着信浓国的归属,上杉谦信与武田信玄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对峙拉锯战,漫长的战争耗费了彼此的时间和精力,更让织田信长渔翁得利。

武田信玄几乎没有给上杉谦信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在弘治元年七月,因为缔结了三国同盟而无后顾之忧的武田信玄大举进兵川中岛,上杉谦信亦驻军于善光寺与之对抗。两雄对峙了一百五十多天,各自滴水不漏,互无建树。最后由今川义元出面调停,议和罢兵。第二次川中岛会战结束了。收兵回国后,上杉谦信面临的是一场内乱,有力家臣间的领土纷争不绝。上杉谦信被各种诉讼纠缠得心灰意冷,于弘治二年三月,在给自己的老师天室光育的信中留下了“功成名就,急流勇退”的话,宣告隐退,欲独自一人前往高野山出家。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晴天霹雳般地令家臣们大吃一惊,宇佐美定满和长尾政景二人慌忙召集重臣商议,以“长尾景虎乃越后统合之中心,舍此无人可内服众将,外御强敌”故,说服了中条藤资,驱逐了欲乘乱谋反的大熊长秀,极力恳请上杉谦信复出。上杉谦信趁机要求诸将提交联合署名的起誓文书,并向春日山城送出人质。对此当然无人再敢表示异议。这一年上杉谦信二十七岁。

在战国时代,能和织田信长一决雌雄的武将只有甲斐的武田信玄和越后的上杉谦信。信玄与谦信若能联手,织田信长使尽浑身解数也不可能抵挡。

必威体育手机端,必威官方最新下载,从越后逃亡的大熊长秀到甲斐国投靠了武田信玄,上杉、武田间的和约至此破裂。弘治三年,武田军进逼栃尾城,上杉谦信亲率大军迎战。素来以战法稳健着称的武田信玄极力避免打硬仗,只是以先锋部队作了试探性的攻击。武田信玄曾趁夜埋伏下骑兵五十和步兵三百,次日清晨故意放出三匹惊马,意在诱使上杉军夺马而骚乱。上杉谦信任由三马在阵前狂奔了许久,视若无睹。关于第三次川中岛会战的记载很不明确,大体上是没有决战就不了了之了。同年,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再度逃到越后,将关东管领职、系图、重宝等一起转让给了上杉谦信。为此上杉谦信在永禄二年第二次进京,由朝廷和将军正式认许了这一继承。时值正亲町天皇新立,同样赐予上杉谦信天杯和御剑。

但是,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非但没能联合,更在川中岛数次大战,徒然耗费了双方的兵力,活活的把天下拱手让给了信长。

必威体育手机端 8

三、8000精兵,大破信长30000大军

永禄四年3月,上杉谦信以关东管领的名义,集合了关东诸侯共计十一万五千兵马,讨伐“逆臣”北条氏。北条氏康的居城小田原城被上杉军围困了一个半月,但丝毫没有要陷落的迹象。同时,上杉谦信在阵中收到了北条的盟友武田趁虚进兵信浓的探报,无奈之下只得放弃攻取小田原的打算。

必威体育手机端 9

上杉谦信先顺路去了镰仓,在鹤冈八幡宫举行了关东管领的正式就职仪式,接受上杉宪政的“上杉”姓和“政”字改名为上杉政虎(同年十二月又受将军足利义辉赐予一字而称“辉虎”)。从镰仓往越后的归途中还攻取了北条方的武藏国的松山城。

天正元年,武田信玄在上洛途中猝死。据《日本外史》所载,当武田信玄的死讯传来之时,正在用餐的上杉谦信立刻将筷子掷于地上,放声大哭起来。侍从茫然不解,谦信哽咽着说,信玄一死,世间再无此般英雄男儿。

永禄七年,上杉谦信率领八千大军攻向下总,发动了臼井城之战,以支援自第二次国府台之战后败北的房总里见氏。臼井城守将原胤贞、白井胤治坚守不屈,因而上杉谦信不能将臼井城攻克,北条氏政又派遣大和田砦的地方土豪松田康乡前来支援,最终在两股势力的合力抵挡下,上杉谦信战败,返回越后。永禄九年,不甘心失败的上杉谦信再度率领大军攻打臼井城,臼井城守将原胤贞知会主家千叶胤富,千叶胤富亲自率军前来救援,最终令上杉谦信再度败北而去。根据《战国遗文》、《小田原市史》等书的记载,上杉军在这次臼井城之战中战死和受伤人数加起来在五千人以上。永禄七年和永禄九年的两次臼井城之战,上杉谦信都惨败而还,输的非常惨烈。

而且武田信玄病死,也让上杉谦信和织田信长之间的矛盾骤然激化。

必威体育手机端 10

天正元年织田信长与第15代将军足利义昭正式决裂,信长将将军逐出京都,室町幕府就此而亡。织田信长不敬主君的行为令上杉谦信甚为不满,而此后,流亡中的足利义昭也来到上杉谦信处请求其率兵进京辅佐。毫无疑问,深信“正义”之道的上杉谦信自然义不容辞。

因为臼井城的战败,常陆小田氏、下总结城氏、下野宇都宫氏和小山氏、武藏忍成田氏、上野新田由良氏、下野皆川氏、上野小泉富冈氏、上野馆林长尾氏、下总关宿梁田氏、森屋相马氏、上总土气酒井氏等之前依附于上杉谦信的关东豪族,见风使舵,全部投靠到了北条麾下。不仅如此,上杉家重臣、上野厩桥城主北条高广也倒向了北条。随着永禄九年武田信玄攻落了上野箕轮城,永禄十年白井长尾、总社长尾的没落,上杉家在关东的势力圈急剧缩水,只剩下了武藏羽生城、桐生佐野氏、下野佐野氏等有限几家,与当初上杉军刚杀入关东的威势是不可同日而语。天正二年时,北条氏政攻打亲上杉方的关宿城,上杉谦信虽亲自救援,却遭北条军击败,不但关宿城投降北条家,连羽生城也遭到北条家攻陷。在关东反反复复的争纷又持续了好几年,各方都没有什么大进展。永禄十年,武田信玄开始把矛头转向昔日的盟友今川氏,而三国同盟的另一端北条则站到了今川一边。为了一起对付武田氏,北条氏康甚至与长年敌对的上杉谦信和好并结成短暂的越相同盟,因此获得北条家让渡部份上野领地。

上京途中,也就是天正四年,上杉谦信发兵围攻七尾城。

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的决定性大会战,是在永禄四年夏的第四次川中岛会战。上杉谦信驻军妻女山,与海津城的武田信玄对峙了十日,双方都有些一反常态:上杉谦信虽然兵力只有信玄的三分之二,且已近缺粮,却还是打打小鼓,哼着谣曲《八岛》,悠闲地过着每一天;武田信玄在优势兵力下采用了军师山本勘助的建议,由高坂昌信、马场信房、真田幸隆等率一万两千人的奇袭队夜袭妻女山,武田信玄本阵八千人则守候于山前的八幡原。

城主向织田信长求救,信长指派柴田胜家率大军30,000人前来救援,织田军人数虽多,却被上杉谦信击败,史称“手取川之战”。

必威体育手机端 11

四、离奇死亡

然而,上杉谦信可不是树中的虫。九月九日傍晚,在庆祝了重阳佳节后,上杉谦信照例在山头遥望海津城,发现武田军的炊烟比平时浓密,从而预感到了武田的行动。九月十日天明,决战的时刻到来,原来意图守候伏击的武田本阵遭受了几乎上杉全军的突击。造成武田信繁在内的武田家多名重要将领战死。据史书《甲阳军鉴》记载,当时有一位头缠白绢、只露出双眼的越后武士,骑马突入武田中军,挥刀直砍坐在折凳上的指挥者。近侍二十余人前来救主,原虎胤挺枪刺伤越后武士的马屁股,马伤而载着武士逃去。据史书《上杉年谱》中讲述,这位武士是上杉谦信的“影武士”荒川伊豆守,史书《北越军记》中记载遭突袭的也是信玄的影武士,但民间传说依然将其描绘成这是上杉谦信与武田信玄的单挑。陷于苦战的武田本阵因武田奇袭大军的及时来援而形势急转,上杉军陷入劣势,伤亡惨重,最后往善光寺撤退。后来丰臣秀吉评说道:“卯时至辰时上杉胜势,辰时至巳时武田胜势”。是役乃少见的恶战,双方均死伤无数,战后双方均一直回避与彼此的正面对决。

必威体育手机端 12

三年后的第五次川中岛会战其实并未交锋,双方相持六十余日,武田与上杉在信浓的拉锯就这样结束了。信浓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又没有统一的势力,自然成为武田扩张领地的突破口;而对于上杉来说,撇开道义上的原因,信浓也是越后联络关东的通道之一,更是保护越后安全的屏障。两雄的争夺在所难免。但是,正因为上杉谦信与武田信玄棋逢对手,难解难分,二人把一生的过多时间耗费在信浓,错过了进取天下的大好时机,从而使织田信长的成功省了不少力。

次年12月23日,上杉谦信发出远征总动员令,并定天正六年3月15日为远征开始之日。

最后一次的川中岛会战,是在武田信玄进行西上作战前夕的元龟三年四月。上杉谦信率领八千大军出兵信浓,在长沼城进行纵火后,布阵在川中岛。驻守信浓的武田胜赖部仅有八百余人,闻讯前来迎战。上杉谦信被晚生后辈胜赖的胆识所慑服,心生畏惧,竟不敢与其交战,于是引兵退去。因为匆忙撤退,其殿后部队遭到胜赖部队的追击,死了不少人。元龟三月四月的川中岛之战,是为上杉谦信生平最后一次出阵信浓,以其撤军而宣告终结。

但是,离远征只有数日的3月11日,上杉谦信在酒宴中起身如厕,但久久不回。侍从前去寻找,发现上杉谦信晕倒厕中,面色苍白,人事不省。

必威体育手机端 13

家臣百般延医请药,但上杉谦信一直昏睡不醒。在3月13日未刻,战国最有天赋的武将上杉谦信在昏迷中停止了呼吸,享年48岁。

武田信玄死后,上杉谦信与织田信长虽然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友好,但决裂已只是时间问题。织田信长消灭室町幕府之举使谦信认定织田信长是天下动乱的祸首,而被驱逐的将军足利义昭也请求上杉谦信进京再兴足利家。从越后进京的道路是顺着北陆道,经越中、能登、加贺、越前至近畿。为此,上杉谦信的军锋首先指向了越中和能登。越中、能登原本都是守护畠山氏的领国,但能登的实权早已旁落入重臣游佐氏、温井氏、长氏、三宅氏等手中,形成所谓重臣合议体制。重臣之间明争暗斗,可是把畠山氏傀儡化却是一致的。永禄九年,欲夺回权力的畠山义续、畠山义纲父子被群臣逐出了能登;继承守护职的畠山义庆还只是个娃娃,天正二年也不明不白地死于变乱;其弟义隆上台后两年就病死;群臣中势力最大的长纲连索性扶立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幼儿为主。能登实际上处于极度混乱的无主状态。至于越中,更早已是豪族与一向宗势力林立,其中不少以武田信玄为后盾。武田信玄西进的同时,上杉谦信跟织田信长分别从东西攻打北陆一向宗,顺利夺取了越中的大部分地区。

必威体育手机端 14

天正四年,上杉谦信平定了越中最后的几个据点,在要求让畠山家送入上杉家的人质畠山义春回国继位失败后,上杉谦信发兵两万人攻打能登。但是上杉谦信在进兵途中,在加贺河北郡中条村·太田村遭到洲崎兵库、龟田隼人、铃木右京、铃木出羽、林新六郎等土寇袭击,不敌而败北,战死一千余人,是为上杉谦信一生当中最惨烈之败战。

其实,自上杉谦信死后,春日山城中便一直流传着奇怪的传说。

上杉谦信休养整顿后,重新集结兵力,再度攻向能登,接连攻下熊木城、穴水城、甲山城和正院川尻城、富来城,进而包围七尾城,但因为北条氏政出兵上野而被迫撤军,直到来年才再度出兵包围。七尾城中群臣之首的长纲连与织田素有亲交,一面闭城坚守,一面遣其弟长连龙向信长求援。九月,正在围攻七尾城的上杉谦信接到了探报,以柴田胜家为主帅的四万织田大军正计划从加贺出阵前来支援能登畠山家。而当时七尾城内已发生了传染病,许多士兵因而病死。十五日,倒向上杉方的游佐续光、温井景隆等发动叛乱,诛杀了长续连、长纲连父子及其一族,七尾城在困守四十余日后陷落。根据第一手史料《长家家谱》等书的记载,织田军在布阵加贺水岛时得知七尾城陷落,且长续连父子兵败身亡后,认为继续救援七尾城已经毫无意义,于是撤军而还,没有和上杉军发生交战。而得知织田军撤退的上杉军则嘲笑织田军的懦弱,在斩杀了织田军留守的数十名闲杂人员后,进军到越前丸冈,到民家放火后撤退回越后(江户时代的野史中记载该战为手取川之战,称上杉谦信在加贺手取川大败织田信长本人,斩首一千余级。但其实这是江户时代中晚期以后才出现的稗官野史,并非是正史。)

说是上杉谦因信冤枉杀害了仅仅卖了一匹马给织田信长的家臣柿崎景家,而后被家臣鬼魂诅咒,进而猝死。

必威体育手机端 15

五、真实死因

天正六年正月,上杉谦信下达了关东征讨的总动员令,在后世的军记物常说上杉谦信是待越后积雪溶化后进京与信长决战,但根据历代古案中上杉谦信和结城家的文书记载,上杉军的动员应是进入关东无误。然而,上杉谦信的生命也正随着越后的积雪一起渐渐消逝。即将出阵前的三月九日,上杉谦信突然昏倒于厕所,并失去知觉。上杉谦信是战国有名的酒豪,甚至骑在马上也不忘饮酒,因饮酒过量而造成脑溢血。

必威体育手机端 16

天正六年,一代名将与世长辞,行年仅49岁。相传留有辞世歌“四十九年一睡梦,一期荣华一杯酒;生不知死亦不知,岁月只是如梦中”(另有:极乐地狱之端必有光明,云雾皆散心中唯有明月,四十九年繁华一梦,荣花一期酒一盅,一说),法号为“不识院殿真光谦信”,世称“武尊公”、“霜台公”。上杉谦信死后,上杉家内部发生御馆之乱后由上杉景胜胜出继承上杉家。

当然,鬼神之说,皆属虚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从现代医学的视角来看,上杉谦信摔倒之后一直昏迷不醒,可能是脑溢血的症状。

上杉谦信有“酒豪”之称,每日不可无酒,甚至在战场上也不例外,往往在出阵之前还要在马上饮尽一杯,而且最喜欢大碗独酌。

但他又是严格的佛教徒,一生茹素,饮食极为质朴。所以,上杉谦信每天的下酒菜仅有味噌和腌梅干。过量饮酒加上每日大量进食味噌、腌梅干等高盐分食物,可能会导致高血压,而最终引起脑溢血。

必威体育手机端 17

从上杉谦信的生活方式来看,脑溢血一说最为可信,也是流传最广的死因。

六、宿敌评价

必威体育手机端 18

在战国群雄中,上杉谦信本是最有可能击败织田信长的武将,所以,他猝死的消息传出,引起巨大的震荡。

“四十九年一睡梦,一期荣华一杯酒;生不知死亦不知,岁月只是如梦中”,本是上杉谦信在出征前预先做好的诗,诗意悲切,颇为不详,谁知却恰巧成为了他的辞世之句。

跟他的一生之敌——武田信玄与织田信长,并没有太对交情,但武田信玄却在死前,对儿子胜赖说:“如若武田家到了生死存亡之时,可以请求上杉谦信相助。”

另一宿敌北条氏康死前对其子氏政言:“晴信、信长之辈,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不足以托赖。然而辉虎殿下不同,受人之请,必忠人之事。我死后,诸国中你可以依靠的,舍此无人。”

必威体育手机端 19

信玄和北条氏康留下这样的遗言,可见他们对上杉谦信的人品的信任。

至此,一代“军神”,就此辞世。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必威-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杉谦信必威官方最新下载:,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