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贾湖遗址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贾湖遗址的研究与发掘

今年10月,距离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首次发掘已整整30年。11月1日至4日,为了纪念这项“20世纪100项中国考古大发现”之一的贾湖遗址进入考古研究的新阶段,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局、漯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舞阳县人民政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物馆联合承办了“纪念贾湖遗址发掘30周年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来自国内外的知名学者分享了对贾湖文化的研究成果。

图片 1

——纪念贾湖遗址发掘30周年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发言摘录

图片 2

贾湖遗址的八项“世界之最”

第八次考古发掘出土的陶壶。 新华社记者 朱祥摄

图片 3

2019年4月1-2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张居中先生为首师大师生带来有关舞阳贾湖遗址的发掘情况及其背后的故事。本次讲座分为两场进行,分别以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和贾湖骨笛研究为主题。

贾湖遗址位于北舞渡镇西南1公里的贾湖村,核心保护区面积5.5万平方米,遗址年代距今7800—9000年,是一处规模较大、保存完整、文化积淀极为丰厚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拥有8个世界之最。贾湖文化被学界认定为“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

图片 4

贾湖遗址出土的龟甲及石子 资料图片

贾湖遗址位于河南舞阳贾湖村,坐落于黄淮海大平原的西部边缘,淮河上游支流沙河与澧河间的平原上。1983年进行试掘至2013年共经过8次发掘,揭露面积3000余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前期房址50多座,窖穴10余座,墓葬500多座,瓮棺葬30多座,埋狗坑10多座,以及大量的陶、石、骨器和动植物遗骸。对于贾湖遗址的研究不仅局限于传统考古学地层学与类型学分期,更是采用了残留物分析、古环境分析等十多种相关自然科学手段,为贾湖遗址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在贾湖遗址内,曾发掘出一批碳化稻米及石墨盘、石墨棒、石铲、石镰等实物。这些资料表明,早在9000年前,贾湖先民已经会种植水稻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张居中教授还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著名教授帕特里克·麦戈文合作,通过对出土陶器内壁上的残留物进行研究证明,贾湖先民用大米、蜂蜜、山楂等制造了目前已知的世界上最早的“酒”。

贾湖遗址发掘出土的骨笛。 资料照片

图片 5

与贾湖遗址文化面貌相同的遗址还有十多处,大体分布与淮河上游的沙河、洪河流域以及东汉水流域的南阳盆地。以贾湖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分布地域,有独特的文化特征和发展序列,已经被称为“贾湖文化”。贾湖文化与裴李岗文化虽然年代大致相同,但是文化面貌存在明显差异,如贾湖出现大量的骨器随葬现象、偶数龟甲组合随葬、具有原始文字性质的甲骨契刻符号、陶冥器组合、多孔骨笛等具有早期宗教崇拜与礼乐制发端的材料,但是裴李岗文化则缺少该类遗存。在制作工艺上贾湖文化处于泥片筑成向泥条筑成过渡阶段,而裴李岗文化则主要是泥条筑成法。从聚落布局、经济结构、技术工艺、精神文化等领域全面考察发现,两者文化面貌具有较大差异,不可一并而论。

中国是世界上家畜驯养的起源地之一,中国最早的家猪就发现于贾湖遗址。遗址内发现的埋狗坑证明,在贾湖时期,狗已经成为了人类的朋友。日本鱼类研究专家中岛经夫对贾湖出土的鱼骨研究表明,贾湖人曾将捕捞后吃不完的鱼养殖起来繁殖,这里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鱼类人工养殖地之一。贾湖先人还用鹤的尺骨制作了世界上最早的七声音阶乐器——骨笛。目前,贾湖遗址共发掘出骨笛30余支,有两孔、五孔、六孔、七孔、八孔之分,有些骨笛尚可吹奏乐曲。

图片 6

图片 7

贾湖遗址周围有环濠,早期居址与墓葬混杂,中晚期居住区,作坊区,墓葬区相对集中,是中国向心式环濠聚落的滥觞。中晚期居住区与墓葬区的分离,表明可能已经产生朦胧的阴阳理念与早期的祖先崇拜。早期房址柱洞底部出现的龟鳖,以及中期居住面下发现的非正常死亡而又厚葬的墓葬,表明贾湖时期可能已经存在奠基或者祭祀现象。

作为石器时代遗存的贾湖遗址,少不了出土龟甲、石器、陶器等,其上偶尔会有契刻符号,早于安阳殷墟甲骨文4000多年,更领先于古埃及纸草文字与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是迄今为止人类所知最早的文字雏形之一。其中,也有一些从墓葬中发现的包含装饰品、葬龟、杈形骨器的成组随葬品,这些发现表明,贾湖先民已经有了巫术仪式和原始崇拜的意识。贾湖也成为了世界上最早的原始宗教与卜筮起源地之一。

2013年10月26日,考古人员在贾湖遗址发掘现场工作。新华社记者 朱祥摄

贾湖遗址发掘出土的双耳红陶壶 新华社记者 朱祥摄

贾湖遗址墓葬层层叠压打破最多达六层,葬式复杂,墓向以西向为主,266-275度之间者达半数以上,因此我们推测贾湖时期很可能已经出现测量定向的工具,随葬品以陶器、骨器为主,少数墓葬随葬成组龟甲和葬犬现象值得重视。陶器组合有冥器的鼎罐壶,表明可能已经出现礼制观念的萌芽。除这些特殊随葬品外,贾湖遗址还有多个随葬大量绿松石装饰品的墓葬,以及个别绿松石瞑目现象。

多学科学者研究的“贾湖遗址”

今年10月,距离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首次发掘已整整30年。11月1日至4日,为了纪念这项“20世纪100项中国考古大发现”之一的贾湖遗址进入考古研究的新阶段,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局、漯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舞阳县人民政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物馆联合承办了“纪念贾湖遗址发掘30周年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来自国内外的知名学者分享了对贾湖文化的研究成果。

图片 8

根据对贾湖遗址的研究,贾湖遗址处于全新世大暖期之初,气候迅速转暖时有不稳定波动时期,可能具有四季分明的现象。根据体质人类学分析,贾湖人口的主要特征与蒙古人种的东亚类型比较接近,这种特征与后继的大汶口文化居民体质相似。虽然贾湖遗址出土大量的水稻遗存,但是根据研究贾湖遗址生业经济仍以采集渔猎为主,稻作农业对贾湖人的饮食起到补充作用。家畜驯养处于比较原始阶段,据相关专家研究,贾湖的猪是中国最早的家猪,葬狗也是我国这类文化现象的最早记录。贾湖遗址出土大量骨质箭头、鱼镖等工具,能够从另一方面证明贾湖人对于渔猎的依赖性。

11月2日和3日两天,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上,学者们各抒己见,分享自己关于贾湖遗址最新的研究成果。

贾湖遗址的八项“世界之最”

本期主题

正如张居中老师所说贾湖文化的创造者不仅是优秀的猎人,渔夫和工匠,中国最早的农民,而且还是优秀的音乐家。贾湖遗址八次发掘至今,已经出土四十余只骨笛,孔数有2孔、5孔、6孔、7孔、8孔,其中7孔最多。相较贾湖骨笛的重要性,它的乐器性质的判断过程更是一波三折。在张居中老师的介绍下,我们能从中感受到考古学者的专注与一心求索的精神。在当前学术界对贾湖骨笛的乐器性质已是不用质疑,但在其定名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争议。张居中先生认为,贾湖骨笛的传承可能由于其载体的不同而出现发现的断层,但是中国的音乐之源可能在贾湖之前已经出现,只是需要新的考古发现进行佐证。但是某一文化现象的出现必定不是突然性的,而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酝酿与发展。河南地区现代仍存在与骨笛吹奏方式相仿的吹管乐器“筹”,有专家根据“龠如笛”的文献记载,认为贾湖骨笛可能就是古代乐器“龠”。在我国的文化传统中,龠、笛、筹皆可算作管乐器的某一分支。贾湖骨笛作为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乐器,可能是管乐器的祖制,以笛为名,并无不可。

在贾湖遗址的发现中,最令专家学者们兴奋的是2001年的第七次发掘。这一次,中国科技大学等单位融入了科技考古,在专家、教授、研究员的齐心努力下,采用浮选法,取得了丰富的植物遗存,有果实也有种子。这些发现,证实了贾湖遗址曾孕育出的原始稻作文明。

贾湖遗址位于北舞渡镇西南1公里的贾湖村,核心保护区面积5.5万平方米,遗址年代距今7800—9000年,是一处规模较大、保存完整、文化积淀极为丰厚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拥有8个世界之最。贾湖文化被学界认定为“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

30年前,在伏牛山东麓,黄淮大平原西部边缘的河南省舞阳县,发掘出贾湖遗址。遗址年代距今约9000年,核心保护区面积5.5万平方米,是一处规模较大、保存完整、文化积淀极为丰厚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拥有8个世界之最。贾湖文化被学界认定为“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

贾湖骨笛的重要性还在于其音乐性能的优秀,它打破了先秦只有五声音阶的传统认识,其6孔、7孔和8孔骨笛可吹奏完备的五声至七声音阶。但是据张居中老师介绍,贾湖骨笛的制作原料以丹顶鹤的尺骨为主,并且在发掘过程中发现有丹顶鹤、天鹅、环颈雉的骨骼,这几种禽类在当下属于观赏鸟类,并且丹顶鹤和天鹅的声音优美,使用丹顶鹤尺骨制作乐器可能与先民追寻自然界的声音有关,能让人不禁联想起黄帝命伶伦仿凤鸣之声创造音律的文献记载。目前对于骨笛的复原仍待突破,丹顶鹤尺骨在现实中较难获得,而3D打印技术的运用无疑是今后解决问题的希望所在。

日本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教授中岛经夫在他的研究中提到,早在公元前12世纪,中国就已经出现了渔捞文化。他的研究发现,早在公元前6000年,原始的鲤鱼养殖已经开始,贾湖的居民,正是最早为鲤鱼配种的原始居民中的一员。

在贾湖遗址内,曾发掘出一批碳化稻米及石墨盘、石墨棒、石铲、石镰等实物。这些资料表明,早在9000年前,贾湖先民已经会种植水稻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张居中教授还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着名教授帕特里克·麦戈文合作,通过对出土陶器内壁上的残留物进行研究证明,贾湖先民用大米、蜂蜜、山楂等制造了目前已知的世界上最早的“酒”。

11月初,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漯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纪念贾湖遗址发掘30周年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在漯河召开。来自国内外高校和考古研究机构的7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围绕贾湖遗址在史前考古研究中的地位和价值、中原地区新石器前期文化综合研究、贾湖同时期文化研究进展、遗址保护等内容进行学术研讨。全体与会代表还共同发出了关于“加强贾湖遗址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的倡议书,希望能够加大保护管理力度,保持贾湖遗址及其周边湿地的原始风貌和原生态景观,加大对贾湖文化开发的政策、资金支持力度。

张居中老师认为,在贾湖时期居民追求音乐之美时已经体悟到音乐的和谐性,但因此说贾湖骨笛已经有所谓律制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认为,贾湖时期中国的音乐文化已经走向初步完善,为以后数千年中国音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中国礼乐文明的诞生准备了条件,为中国音乐史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骨器,是贾湖遗址所挖掘出来最多见的器具。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张居中在他的《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报告》中指出,贾湖骨器特别发达,种类繁多,箭头、骨镖制作精细,骨笛的制作更反映出贾湖人高超的计算水平。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原所长王子初更是肯定道:“8300年前生活在淮河流域的贾湖人,制作的成批的七音孔骨笛,为人类在新石器时代初期最进步的乐器。贾湖骨笛的发现,为世界音乐考古的重大事件,它改写了音乐史。”

中国是世界上家畜驯养的起源地之一,中国最早的家猪就发现于贾湖遗址。遗址内发现的埋狗坑证明,在贾湖时期,狗已经成为了人类的朋友。日本鱼类研究专家中岛经夫对贾湖出土的鱼骨研究表明,贾湖人曾将捕捞后吃不完的鱼养殖起来繁殖,这里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鱼类人工养殖地之一。贾湖先人还用鹤的尺骨制作了世界上最早的七声音阶乐器——骨笛。目前,贾湖遗址共发掘出骨笛30余支,有两孔、五孔、六孔、七孔、八孔之分,有些骨笛尚可吹奏乐曲。

专家学者们在会议上提出了诸多新颖的学术观点,展示了很多极具学术价值的研究成果。现将部分专家学者发言摘录如下。

张居中老师的讲座不仅为我们简要介绍了多年来他主持发掘与研究的贾湖遗址,更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考古从业者多年来兢兢业业,不断探索的学术态度。作为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特聘教授,张居中老师幽默风趣的将多年考古经历融入讲座中,并在结束后解答同学疑问,鼓励大家多思考多探索,大家受益匪浅。

贾湖遗址的发掘过程中,精致的骨笛经常与龟甲共出,这些龟甲中,有些上面还有刻画符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新伟主任认为,对于龟甲的功能,其实有很多推测。或以为是响器,或以为是占卜用具,但大家一致认为,龟甲应该与仪式活动有关,是与原始宗教相关的遗物。更有猜测说,骨笛与龟甲的共出,很可能也与仪式活动中的音乐演奏有关。

作为石器时代遗存的贾湖遗址,少不了出土龟甲、石器、陶器等,其上偶尔会有契刻符号,早于安阳殷墟甲骨文4000多年,更领先于古埃及纸草文字与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是迄今为止人类所知最早的文字雏形之一。其中,也有一些从墓葬中发现的包含装饰品、葬龟、杈形骨器的成组随葬品,这些发现表明,贾湖先民已经有了巫术仪式和原始崇拜的意识。贾湖也成为了世界上最早的原始宗教与卜筮起源地之一。

连贯南北的史前文化遗存

责编:荼荼

不论是“中国最早的家猪”,还是“稻作的起源地之一”,又或是“改写音乐史的骨笛”,这些都是贾湖遗址中的古中国文明,是令学者们神向往之的史前遗存圣地。

多学科学者研究的“贾湖遗址”

一个遗址,历经30年锲而不舍的发掘与研究,保护工作还做得非常好,这是难能可贵的。我去看了遗址,地层划得清清楚楚,工作场面干干净净,和有些土堆得乱七八糟的发掘工地不一样;旁边过去曾发掘过的地方,方块都留着,上面已经绿化得整整齐齐,这样的情况,在全国来讲并不多见。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遗址保护,倡议先行

11月2日和3日两天,在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上,学者们各抒己见,分享自己关于贾湖遗址最新的研究成果。

作为我国新石器时代前期的重要遗址,贾湖遗址曾被评为20世纪100项中国考古大发现之一,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至今,先后进行了8次发掘,出土了包括世界上迄今为止发现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管乐器骨笛,世界上最古老的“酒”,早于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卜辞4000多年的契刻符号,世界上最早的家畜驯养痕迹等在内的文物5000余件。在音乐起源、农业起源、家畜起源、酿酒起源、原始崇拜以及卜筮文化起源等研究领域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11月3日下午,全体与会代表达成协议,共同发出了关于“加强贾湖遗址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的倡议书。倡议书指出,要加大对贾湖遗址的保护管理力度,确保贾湖遗址本体受到严格保护,尽快对遗址上附属构筑物进行清理,保持贾湖遗址及其周边湿地的原始风貌和原生态景观。倡议中还提出要加大对贾湖文化开发的政策、资金支持力度和研究、宣传力度。

在贾湖遗址的发现中,最令专家学者们兴奋的是2001年的第七次发掘。这一次,中国科技大学等单位融入了科技考古,在专家、教授、研究员的齐心努力下,采用浮选法,取得了丰富的植物遗存,有果实也有种子。这些发现,证实了贾湖遗址曾孕育出的原始稻作文明。

贾湖遗址本身学术内涵非常丰富,主持发掘的各个单位,特别是张居中先生,坚持不懈,30年来研究不断。贾湖遗址发现的文化遗存,实际上是沟通了南北和东西,其中有北方的因素,比如说裴李岗文化中发现的石磨盘、石磨棒,在这里也有发现,而且几乎一模一样;南方的水稻在贾湖遗址更是普遍被发现。过去我们知道黄河流域有非常重要的文化遗址,长江流域也有。而位于中国中间的淮河流域有没有一种带有自己特色的上古文化遗存?贾湖遗址解答了这个疑问。现在我们逐步地知道,从贾湖然后一直往东,到安徽、江苏……淮河流域的文化既是南北文化交流的一块重要的阵地,同时它也有自己的特色。这个认识,是从贾湖的研究才开始有的。(中国考古学会原副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 严文明)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据悉,舞阳县将斥资约6.7亿元打造以“古文化”为特色,全天时、全方位、多价位的文化旅游示范区及贾湖文化研究基地。贾湖遗址将被打造成贾湖遗址考古公园,分为遗址区、捕捞区、农耕区、狩猎区、贾湖先民生活展示区等。

日本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教授中岛经夫在他的研究中提到,早在公元前12世纪,中国就已经出现了渔捞文化。他的研究发现,早在公元前6000年,原始的鲤鱼养殖已经开始,贾湖的居民,正是最早为鲤鱼配种的原始居民中的一员。

许多考古课题在河南找到答案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舞阳县委书记李亦博表示:我们已经专门成立了贾湖文化保护开发工作小组,希望通过文化“产业化”,以及产业“文化化”来打造以贾湖遗址为主的旅游开发项目,在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让人们在这里感受文化之根,追寻民族之魂。

骨器,是贾湖遗址所挖掘出来最多见的器具。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张居中在他的《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报告》中指出,贾湖骨器特别发达,种类繁多,箭头、骨镖制作精细,骨笛的制作更反映出贾湖人高超的计算水平。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原所长王子初更是肯定道:“8300年前生活在淮河流域的贾湖人,制作的成批的七音孔骨笛,为人类在新石器时代初期最进步的乐器。贾湖骨笛的发现,为世界音乐考古的重大事件,它改写了音乐史。”

中国考古学在上个世纪走过了发生和发展的“黄金时代”。地处中原的河南省以其深厚的文化积淀成为我国乃至世界考古学的重地。研读我国考古学史,很多重大课题需要在河南找到答案。90年前,受聘于中国政府的瑞典学者安特生和中国学者一起在河南渑池发掘仰韶村遗址,发现着名的仰韶文化,从此揭开中国考古学序幕;80年前,考古学者在安阳发现着名的甲骨文,印证了我国史书记载的夏商信史;30年前,河南省文物考古工作者对舞阳贾湖遗址进行首次发掘,历经8次发掘,先后出土七音骨笛、早期稻作等一大批国宝级文物,一时震惊海内外。自此,以贾湖遗址为代表的“贾湖文化”作为河南中原地区重要的“文化名片”蜚声国内外。200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权威考古学刊物《考古》杂志和8个国家级文物考古机构,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文物考古机构,11所重点大学的考古文博院、系,共同评选出了“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河南共有包括贾湖遗址在内的17项考古大发现入选,数量列全国第一。

学术动态 张居中老师:贾湖遗址的研究与发掘、贾湖骨笛发现与研究历程回顾 发布时间:2019-04-08

(光明日报记者 刘先琴 光明日报通讯员 万雪琪)

贾湖遗址的发掘过程中,精致的骨笛经常与龟甲共出,这些龟甲中,有些上面还有刻画符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新伟主任认为,对于龟甲的功能,其实有很多推测。或以为是响器,或以为是占卜用具,但大家一致认为,龟甲应该与仪式活动有关,是与原始宗教相关的遗物。更有猜测说,骨笛与龟甲的共出,很可能也与仪式活动中的音乐演奏有关。

今年11月1日,又有3支用丹顶鹤尺骨制成的骨笛在贾湖遗址被发现,这无疑为我们研究中国音乐与乐器发展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

2019年4月1-2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张居中先生为首师大师生带来有关舞阳贾湖遗址的发掘情况及其背后的故事。本次讲座分为两场进行,分别以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和贾湖骨笛研究为主题。

图片 9

不论是“中国最早的家猪”,还是“稻作的起源地之一”,又或是“改写音乐史的骨笛”,这些都是贾湖遗址中的古中国文明,是令学者们神向往之的史前遗存圣地。

贾湖遗址是当时东亚地区的缩影

贾湖遗址位于河南舞阳贾湖村,坐落于黄淮海大平原的西部边缘,淮河上游支流沙河与澧河间的平原上。1983年进行试掘至2013年共经过8次发掘,揭露面积3000余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前期房址50多座,窖穴10余座,墓葬500多座,瓮棺葬30多座,埋狗坑10多座,以及大量的陶、石、骨器和动植物遗骸。对于贾湖遗址的研究不仅局限于传统考古学地层学与类型学分期,更是采用了残留物分析、古环境分析等十多种相关自然科学手段,为贾湖遗址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贾湖遗址出土陶罐

遗址保护,倡议先行

1983—198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发掘六次,2001年春,中国科技大学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在此联合进行多学科综合发掘,七次共揭露2700多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前期房址53座、窖穴446座、陶窑12座、墓葬446座、瓮棺葬32座、埋狗坑12座,出土陶、石、骨等各种质料的文物近5000件,及大量动、植物遗骸,基本上弄清了该遗址的文化内涵。今年,为配合贾湖遗址考古公园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又进行了第八次发掘,揭露面积280平方米,已经发现房址数座,窖穴十余座,墓葬50多座,各类遗物百余件,目前,发掘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与贾湖遗址文化面貌相同的遗址还有十多处,大体分布与淮河上游的沙河、洪河流域以及东汉水流域的南阳盆地。以贾湖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分布地域,有独特的文化特征和发展序列,已经被称为“贾湖文化”。贾湖文化与裴李岗文化虽然年代大致相同,但是文化面貌存在明显差异,如贾湖出现大量的骨器随葬现象、偶数龟甲组合随葬、具有原始文字性质的甲骨契刻符号、陶冥器组合、多孔骨笛等具有早期宗教崇拜与礼乐制发端的材料,但是裴李岗文化则缺少该类遗存。在制作工艺上贾湖文化处于泥片筑成向泥条筑成过渡阶段,而裴李岗文化则主要是泥条筑成法。从聚落布局、经济结构、技术工艺、精神文化等领域全面考察发现,两者文化面貌具有较大差异,不可一并而论。

图片 10

11月3日下午,全体与会代表达成协议,共同发出了关于“加强贾湖遗址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的倡议书。倡议书指出,要加大对贾湖遗址的保护管理力度,确保贾湖遗址本体受到严格保护,尽快对遗址上附属构筑物进行清理,保持贾湖遗址及其周边湿地的原始风貌和原生态景观。倡议中还提出要加大对贾湖文化开发的政策、资金支持力度和研究、宣传力度。

贾湖遗存可分为三期,碳14、释光测年结果显示,一期遗存为公元前7000—6500年,早于裴李岗文化;二期遗存为公元前6500—6000年;三期遗存为公元前6000—5500年。二、三期与裴李岗文化大体同时。贾湖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分布地域,有独特的文化特征和发展序列,目前已被称为贾湖文化。

贾湖遗址周围有环濠,早期居址与墓葬混杂,中晚期居住区,作坊区,墓葬区相对集中,是中国向心式环濠聚落的滥觞。中晚期居住区与墓葬区的分离,表明可能已经产生朦胧的阴阳理念与早期的祖先崇拜。早期房址柱洞底部出现的龟鳖,以及中期居住面下发现的非正常死亡而又厚葬的墓葬,表明贾湖时期可能已经存在奠基或者祭祀现象。

贾湖遗址出土骨笛

据悉,舞阳县将斥资约6.7亿元打造以“古文化”为特色,全天时、全方位、多价位的文化旅游示范区及贾湖文化研究基地。贾湖遗址将被打造成贾湖遗址考古公园,分为遗址区、捕捞区、农耕区、狩猎区、贾湖先民生活展示区等。

贾湖文化的创造者不仅是优秀的猎人、渔夫、工匠和中国最早的农民,而且还是优秀的音乐家。贾湖文化的发现,再现了淮河上游约9千年前的辉煌,与同时期西亚两河流域的远古文化相映生辉,是当时东亚地区的一个缩影,为研究当时社会的经济、技术、文化和社会发展状况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贾湖遗址墓葬层层叠压打破最多达六层,葬式复杂,墓向以西向为主,266-275度之间者达半数以上,因此我们推测贾湖时期很可能已经出现测量定向的工具,随葬品以陶器、骨器为主,少数墓葬随葬成组龟甲和葬犬现象值得重视。陶器组合有冥器的鼎罐壶,表明可能已经出现礼制观念的萌芽。除这些特殊随葬品外,贾湖遗址还有多个随葬大量绿松石装饰品的墓葬,以及个别绿松石瞑目现象。

图片 11

舞阳县委书记李亦博表示:我们已经专门成立了贾湖文化保护开发工作小组,希望通过文化“产业化”,以及产业“文化化”来打造以贾湖遗址为主的旅游开发项目,在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让人们在这里感受文化之根,追寻民族之魂。

贾湖文化的学术意义

根据对贾湖遗址的研究,贾湖遗址处于全新世大暖期之初,气候迅速转暖时有不稳定波动时期,可能具有四季分明的现象。根据体质人类学分析,贾湖人口的主要特征与蒙古人种的东亚类型比较接近,这种特征与后继的大汶口文化居民体质相似。虽然贾湖遗址出土大量的水稻遗存,但是根据研究贾湖遗址生业经济仍以采集渔猎为主,稻作农业对贾湖人的饮食起到补充作用。家畜驯养处于比较原始阶段,据相关专家研究,贾湖的猪是中国最早的家猪,葬狗也是我国这类文化现象的最早记录。贾湖遗址出土大量骨质箭头、鱼镖等工具,能够从另一方面证明贾湖人对于渔猎的依赖性。

贾湖遗址中的古人骨骸

贾湖遗址的文化,不排除有从外地传入的可能,也不能否定是在本地发展起来的。从发掘成果可以看出,贾湖的原始农业与江淮流域或者以南地区属于一个文化系统,而手工业中的陶器发展,却同黄河流域一致,显然没有受到南方地区的影响,或影响较小。更确切地说,贾湖文化与中原地区的裴李岗文化关系极度密切,从而形成了直接或无时代缺环的发展关系。

正如张居中老师所说贾湖文化的创造者不仅是优秀的猎人,渔夫和工匠,中国最早的农民,而且还是优秀的音乐家。贾湖遗址八次发掘至今,已经出土四十余只骨笛,孔数有2孔、5孔、6孔、7孔、8孔,其中7孔最多。相较贾湖骨笛的重要性,它的乐器性质的判断过程更是一波三折。在张居中老师的介绍下,我们能从中感受到考古学者的专注与一心求索的精神。在当前学术界对贾湖骨笛的乐器性质已是不用质疑,但在其定名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争议。张居中先生认为,贾湖骨笛的传承可能由于其载体的不同而出现发现的断层,但是中国的音乐之源可能在贾湖之前已经出现,只是需要新的考古发现进行佐证。但是某一文化现象的出现必定不是突然性的,而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酝酿与发展。河南地区现代仍存在与骨笛吹奏方式相仿的吹管乐器“筹”,有专家根据“龠如笛”的文献记载,认为贾湖骨笛可能就是古代乐器“龠”。在我国的文化传统中,龠、笛、筹皆可算作管乐器的某一分支。贾湖骨笛作为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乐器,可能是管乐器的祖制,以笛为名,并无不可。

贾湖文化的发现,给中国的远古文明涂抹上一层神奇莫测的独特风采,使我们的考古工作者及探索者们为之着迷。显然,在人类文明初露曙光之际,贾湖的人们已经具有非凡的能力。

贾湖骨笛的重要性还在于其音乐性能的优秀,它打破了先秦只有五声音阶的传统认识,其6孔、7孔和8孔骨笛可吹奏完备的五声至七声音阶。但是据张居中老师介绍,贾湖骨笛的制作原料以丹顶鹤的尺骨为主,并且在发掘过程中发现有丹顶鹤、天鹅、环颈雉的骨骼,这几种禽类在当下属于观赏鸟类,并且丹顶鹤和天鹅的声音优美,使用丹顶鹤尺骨制作乐器可能与先民追寻自然界的声音有关,能让人不禁联想起黄帝命伶伦仿凤鸣之声创造音律的文献记载。目前对于骨笛的复原仍待突破,丹顶鹤尺骨在现实中较难获得,而3D打印技术的运用无疑是今后解决问题的希望所在。

贾湖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是“人类从蒙昧迈向文明的第一道门槛”。作为9000年前人类文明的象征,贾湖文化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张居中老师认为,在贾湖时期居民追求音乐之美时已经体悟到音乐的和谐性,但因此说贾湖骨笛已经有所谓律制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认为,贾湖时期中国的音乐文化已经走向初步完善,为以后数千年中国音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中国礼乐文明的诞生准备了条件,为中国音乐史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贾湖文化以无可替代的优势,对弘扬中华文化具有积极的战略意义。它以独特的文化面貌确立了一支新的考古学文化,它具有一批独特的器物群,生存在温暖湿润的自然环境中,形成了具有一定布局的聚落,制陶工艺有了高度发展,意识形态领域相当活跃,为后期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张居中老师的讲座不仅为我们简要介绍了多年来他主持发掘与研究的贾湖遗址,更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考古从业者多年来兢兢业业,不断探索的学术态度。作为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特聘教授,张居中老师幽默风趣的将多年考古经历融入讲座中,并在结束后解答同学疑问,鼓励大家多思考多探索,大家受益匪浅。

贾湖遗址令学者神往

责编:荼荼

9000年前,生活在中国淮河流域的贾湖人创造出的文化,超乎现代人的想象。其音乐文化、稻种文化和宗教文化已相当发达,表明淮河流域是中华民族摇篮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考古界在对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进行了多年考古发掘和研究后,得出的结论。

作者:张莞沁 文章出处:“首师大考古”公众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和人文学科的综合性重点大学。2001年以来,我校师生共同参与了两次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以张居中教授为代表的研究团队一直致力于贾湖遗址出土材料的分析研究,已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项,承担中国科学院战略先导性项目1项,有十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以贾湖遗址出土材料作为学位论文选题,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相关论文。不论是“中国最早的家猪”,还是“稻作的起源地之一”,又或是“改写音乐史的骨笛”,这些都是贾湖遗址中的古中国文明,是令学者们神往的史前文化遗存。

我们希望今后进一步与国内外学术同行开展合作研究,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到贾湖遗址等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中来,为我国考古学与文物保护事业培养更多的专门人才。

最大限度保护好遗址

文化是民族之根,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所在。贾湖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要源头之一,是中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乃至世界音乐起源、农业起源、家畜起源、原始契刻和卜筮起源等领域都有着重要地位。贾湖文化国际研讨会的举办,必将对深入研究和弘扬贾湖文化精髓,更好地打造漯河特色文化品牌,增强地方发展软实力,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对更好地保护、开发和传承贾湖文化,进一步丰富中原文化内涵、增进中外文化交流,也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我们委托北京建筑设计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制作了《贾湖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并制订了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详细规划,对遗址本体进行全方位保护。现在,贾湖文化保护管理已经纳入漯河市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及城乡总体规划,下一步要建立健全遗址保护管理机制,最大限度保护好遗址及其周边区域古文化,并妥善解决遗址保护管理、开发利用与当地群众生产生活之间的矛盾。

另外,政府专门成立了贾湖文化保护开发工作小组,加大对贾湖文化的政策、资金支持力度,把贾湖文化保护开发纳入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重大示范项目;组织专门力量发掘、整合、研究、弘扬贾湖文化,加快研究成果的普及和转化利用。希望通过文化“产业化”,以及产业“文化化”来打造以贾湖遗址为主的旅游开发项目,在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让人们在这里感受文化之根,追寻民族之魂。

贾湖史前遗存的文化性质

裴李岗文化的先民已经开始了定居农业,但是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低下,虽然可能已经向耜耕农业阶段发展,但是刀耕火种的种植模式仍占主导地位。这种条件下,需要大面积可循环利用的耕地,而嵩山周围的浅山丘陵地区较为适宜,从这里走出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先民们就在此开始了逐步定居的生活,该区域也是目前裴李岗文化遗址分布最为密集的地方。但随着人口的增长,聚落的膨胀,为了扩展生存空间,裴李岗主要遗址内的个体家庭开始了向外迁徙的道路。贾湖遗址位于山前平原,河网密布,遗址中出土大量骨器而石器工具偏少,表明其渔猎经济要远发达于采集和原始农业经济;水稻的种植和狗的驯化,以及龟甲的使用和骨笛发明,都是裴李岗文化先民们适应当地生活又在此进一步发展的结果,而且考古发现也表明贾湖遗址保留了个体家庭生产生活的模式,遗址是由若干个个体家庭组成的,不同家族又聚居在一起。

因此,从多个方面来说,贾湖史前遗存是一个不断发展、进步的整体,其所代表的贾湖类型在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差异让其有别于裴李岗文化其他类型,但是作为裴李岗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贾湖遗址是裴李岗文化先民向南迁徙的重要据点,这对于裴李岗时代各地区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以及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将贾湖遗址建成大遗址类型的地标

对遗址中动植物种类、生态、用途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了贾湖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悠久性。特别是当时温暖湿润的季风气候、广阔的湿地和丰富的野生稻资源、快速发展的人类群体所引发食物量的增加,使贾湖成为亚洲水稻起源地之一。

地处淮河上游的贾湖地区,曾生活着一支体型高大、充满智慧和勇气的贾湖先民,在这儿不仅孕育出原始稻作文明,而且创造出先进的音乐文化、酒文化、占卜文化以及契刻符号。随着社会发展、人口增加,先民们从渔猎采集发展到农作物选育栽培、动物饲养,社会分工得以发展,贾湖文化得以发展和传承。

目前正当国家强调加强生态建设之时,对漯河市来说,在对贾湖遗址中的自然和文化遗产资源制定保护和经营措施时,不妨通过辖区诸多遗址所含的生物遗存,去追溯古代先民从渔猎采集至农作物栽培和饲养的农业文明化进程,通过彰显中原地区诸多遗址间人类文明的联系和传承,将贾湖遗址建成中国文化遗产大遗址类型的重要地标。

(本版内容由本报记者刘先琴、本报通讯员肖鹤整理)

改写了音乐史的舞阳骨笛

河南舞阳贾湖人在使用骨笛的同时或更早,是否在更广泛地使用着竹笛呢?限于竹子的耐久性,8000多年前即使有竹笛也不可能保存至今,这是一个没有考古材料的猜测。

8300年前生活在淮河流域的贾湖人,制作的成批七音孔骨笛,为人类在新石器时代初期最进步的乐器。它表明古代中国人在距今万年前后经历了长期的实践和抽象思维,已逐步建立起七声音阶的观念,这是古代中国对人类音乐艺术最伟大发明与贡献。贾湖骨笛的发现,是世界音乐考古的重大事件,它改写了音乐史。

中国最早出现家猪的遗址

对贾湖遗址出土猪骨的系列鉴别标准的检测研究证实,贾湖遗址第一期即已出现驯化的猪类,年代可早至距今9000年左右。贾湖遗址是目前中国最早出现家猪的遗址。该遗址个案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独立驯化猪类的中心之一,这为中国古代猪类驯化的“本土多中心起源”提供了确凿的动物考古学证据,也为动植物驯化的“东亚选择”提供了关键材料。

贾湖文化中的石饰穿孔技术

贾湖遗址是淮河流域迄今所知年代较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提供了结合黄河中游至淮河中下游之间新石器文化关系考察一个重要的平台。贾湖遗址出土石制饰物所显示的穿孔技术,十分精湛。墓葬中出土了一些环状饰物,所代表的年代相对比较清楚,是对贾湖文化主人的精神象征和科学技术研究的重要对象。

贾湖环状饰物一般体形相当硕大,而中孔偏大又内外沿近正圆的饰物,占到出土饰物的一半以上。这种环状饰物之所以能制作得如此工整,其背后是否应用了轮轴机械的加工,颇值得讨论。

按现今所知,东亚地区环状饰物是玉器中最丰富和具有代表性的器物。大体而言,从3万多年前,在俄罗斯阿尔泰地区德尼索瓦洞穴第11层中,已出土了3.8万年前可称为玉手镯的装饰物,其中穿孔技术,除了石锤敲打技术外,更可能是以刮削器作为内沿减薄的技术占有重要的角色。到了新石器时代,东亚地区成为具有高度文明的核心地区,如中国东北辽河以至黄河、长江流域,在6000—7000年前,逐渐使用了轮轴机械作为穿孔机械的动力。在东北亚洲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范围,在5000年前出现对软玉的轴心旋转切割技术,其流行及分布影响远及我国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等地。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必威-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加强贾湖遗址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贾湖遗址的研究与发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