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骆越养生食俗,神秘的壮族骆越文化有着怎样的历史来源和意义

宋代,骆越的织麻技术又有所发展,生产的“纟束子”麻布最为精美。周去非《岭外代答》说:。邕州左右江溪洞,地产苎麻,洁白细薄而长,工人择其优者为纟束子,暑衣之,轻凉寓汗也。汉高祖有天下,;令贾人无得衣纟束,则其可贵自汉而然。”这种纟束子苎麻布,“一端长四丈余,而重止数十钱,卷而入之小竹筒,尚有余地⒀。反映纺织晶确实具有相当高的水平,也表明骆越族后裔擅长麻织与继承传统。

此外,关于骆越的记载还见于《旧唐书·地理志》:贵州(今广西贵县)郁平县,“古西瓯、骆越所居”,又说党州(今广西玉林县境)“古西瓯所居。秦置桂林郡,汉为郁林郡”。“潘州(今广东高州县):州所治,古西瓯骆越地,秦属桂林郡。汉为合浦郡之地”。“邕州(今广西邕宁)宣化县;州所治,汉岭方县地。属郁林郡”。

图片 1

铜鼓不仅是一种乐器和重器,而且还是一种装饰图案丰富多彩的艺术晶。这些铜鼓的鼓面,有太阳纹饰,有青蛙纹饰,有翔鹭纹饰,有羽人舞蹈纹饰,有竞渡纹饰,有雷纹与雷神,乘骑及其它饰物。从历史文献记载和晚近发现资料来看,骆越人居住的范围,都是铜鼓的分布地区。广西田东锅盖岭⒂、西林普驮屯⒃和贵县罗泊湾⒄等地的战国至西汉墓葬中就曾经出土过铜鼓。尤其以罗泊湾汉墓中出土的两面铜鼓最有代表性。其鼓面中心区装饰十二芒太阳纹,芒外有七晕圈,主晕有羽人划船、羽人舞蹈和衔鱼翔鹭等纹饰,所有花纹图案线条流畅,粗犷传神,生趣盎然,虽在地下埋藏了两千多年,但出土时光泽如新。可见当时生活于这里的骆越人,经过不断生产实践,在吸收外来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创造和发展了以铸造与使用铜鼓为特征的青铜文化。

骆越古国曾创造了灿烂的文化,骆越文化中的稻作文化、棉纺织文化、航运文化、铜鼓文化、冶炼制造文化、崖壁画文化、巫文化、龙母文化、玉器文化、柱子崇拜文化等对中华文明、东南亚文明乃至世界文明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从历史文献记载的情况来看,骆越人主要聚居在左右江流域和贵州西南部及越南红河三角洲一带。骆越因其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特定的生产方式,创造了独特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由于地处中原与华南、西南往来的交汇处,长期的多民族杂居、交流与融合,其文化亦具有多元色彩。其中最能体现骆越文化自身发展特点的是这一地区的青铜文化。

2.生食养生。古骆越人以生鱼片和生羊血为养生佳肴,《礼记·王制》说:“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文,意思就是:“南方的民族叫做蛮,他们的额头刺有花纹,脚趾交叉,并且有不吃熟食的习俗。”这里不吃熟食就是指骆越人有吃生鱼片、生血、生菜的习俗,许多人对吃生鱼片、生血、生菜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是野蛮和不开化的表现,其实生吃食物有很大的养生功效。生鱼片汉人古籍叫鱼脍,壮族人叫鱼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鱼脍甘温无毒……温补,去冷气湿痹,除膀胱水,腹内伏梁气块,冷痃结癖疝气,喉中气结,心下酸水,开胃口,利大小肠,补腰脚,补阳道”(李时珍:《本草纲目》,卷四十四)吃生血主要是吃生羊血,壮族俗语说羊吃百草补在血,羊血是人体清道夫,是极好的保健食品,《本草纲目》明确指出,羊血“能制丹砂、水银、轻粉、生银、硇砂、砒霜、硫黄乳、石钟乳、空青、曾青、云母石、阳起石、孔公蘖等毒”,李时珍还赞叹道:“羊血解毒之功用如此,而本草并不言及,诚缺文也”。古骆越人早就明瞭鱼生和羊血的养生功效,创制了一系列以鱼生和羊血为主要原料的著名菜肴,如今在大明山地区,当地的壮族群众仍把鱼生和生羊血当作养生佳肴,只有贵客上门,才能品尝到这两道传统的养生名菜。

⑷《山海经》第十八《海内经》。

骆字从壮语方面来说是地名。壮语对山麓、岭脚地带,统称为六(壮音读lok),“六”“骆”音近,壮人古时无文字,以汉字记音往往不够确切而难免有所走样,故“骆田”就是“六田”,就是山麓岭脚间的田。岭南特别是广西左、右江及越南红河三角洲一带,丘陵很多,不少田地是在山岭间辟成的。这种田壮语叫“那六”,照汉语言就是“六田”或“骆田”。正因如此,岭南地区以“六”或近“六”音的字如骆、洛、雒、罗、乐、龙、隆等字作地名的到处都有。可见,岭南地区多骆(麓)田,把垦食骆田的人称为骆越,以别于闽越、于越、滇越、南越等等,是很自然的。

图片 2鱼生

⒀见《岭外代答》专条。

骆越是很早以前就居住在我国南方的古老民族。据《汉书·贾捐之传》载:“骆越主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汉书·南蛮传》:“骆越之民,无嫁娶礼法,各因淫好,无适对匹,不识父子之姓,夫妇之道”。《汉书·马援传》也提到骆越:“援好马,善别名马。于交趾得骆越铜鼓,乃铸为马式”。

图片 3

骆越族是我们伟大祖国南部边疆的开拓者,它属于百越民族中的一支,有很悠久的历史,世世代代聚居于今广西左、右江流域,贵州省西南部以及越南红河三角洲一带,而今广东的茂名、海南省和广西的陆川,博白、玉林、贵县、灵山、合浦一带则为西瓯、骆越杂居地。远在战国时期,骆越人就在这一地区拓荒劳动,繁衍生息,为我国古代社会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重要贡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3.山珍养生。古骆越人爱吃竹笋、木耳和野生菌等山珍,《逸周书·王会解》说:“禽人菅,路人大竹”。 意为禽人的贡物是菅草,路人的贡物是大竹笋。“路”古音为“骆”,路人就是骆越人,可见远在周朝时,骆越人就有吃竹笋的习俗,并把大竹笋当作贡品送给周天子。 《吕氏春秋·本味篇》说:“和之美者:阳朴之姜,招摇之桂,越骆之菌。”越骆就是骆越,骆越的菌是味道和美之物,由此可知战国时期骆越的山珍野菌已闻名中原。 中医认为竹笋味甘、微寒,无毒。在药用上具有清热化痰、益气和胃、治消渴、利水道、利膈爽胃等功效。竹笋还具有低脂肪、低糖、多纤维的特点,食用竹笋不仅能促进肠道蠕动,帮助消化,去积食,防便秘,并有预防大肠癌的功效。竹笋含脂肪、淀粉很少,属天然低脂、低热量食品,是肥胖者减肥的佳品。养生学家认为,竹林丛生之地的人们多长寿,且极少患高血压,这与经常吃竹笋有一定关系。大明山——都阳山一带山区是世界著名的长寿之乡,也是著名的竹笋之乡,爱吃竹笋是长寿的一个重要原因。 野生菌味甘,性凉,有益气健脾、解毒润燥等功效。特别是野生香菇含有谷氨酸等18种氨基酸,在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中,野生香菇就含有7种,同时它还含有30多种酶以及葡萄糖、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尼克酸、铁、磷、钙等成分。现代医学研究认为野生香菇含有多糖类物质,可以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和排毒能力,抑制癌细胞生长,增强机体的抗癌能力。此外,野生香菇还可降低血压、胆固醇,预防动脉硬化,有强心保肝、宁神定志、促进新陈代谢及加强体内废物排泄等作用,是排毒壮身的最佳食用菌。大明山的野生香菇香气浓郁,品质优良,药用价值高,在广西富有盛名。 木耳味甘,性平,有排毒解毒、清胃涤肠、和血止血等功效。古书记载,木耳“益气不饥,轻身强志”。木耳富含碳水化合物、胶质、脑磷脂、纤维素、葡萄糖、木糖、卵磷脂、胡萝卜素、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蛋白质、铁、钙、磷等多种营养成分,被誉为“素中之荤”。木耳中所含的一种植物胶质,有较强的吸附力,可将残留在人体消化系统的灰尘杂质集中吸附,再排出体外,从而起到排毒清胃的作用。 4.酸食养生。古骆越人有食腌酸食品的习俗,大明山周边地区气候炎热,人在这种气候环境中劳作易感痧气感冒中暑,而腌酸食品有去痧解暑的功效。腌酸食品主要有腌酸笋、酸蕌头、酸姜、酸鸡皮果、酸鱼、酸肉等。酸笋是环大明山地区壮族群众广泛腌制的食品,酸笋的制作技术较简单,把竹笋切片,放入清水漂浸,之后捞进缸罈用力压紧、封口,放置半个月就成爽口的酸笋。如今许多山寨人家还有上百年的酸笋罈,这些百年酸笋水是治中暑和感冒的良药,患者只要喝上一小碗,第二天便感觉全身轻松。大明山地区的名菜鱼生和柠檬鸭也是以腌酸食品为主要调料,按照现代养生科学的观点,腌酸食品养生的主要功效有:敛汗祛湿:夏季出汗多而易丢失津液,需适当吃腌酸食物,能敛汗止泻祛湿,可预防流汗过多而耗气伤阴,且能生津解渴,健胃消食。杀菌防病:夏季生冷食品用腌酸食品调味既可增进食欲,又能够杀死菜中的细菌,可预防肠道传染病。增强胃液杀菌能力:持续高温下及时补充水分很重要,饮水可维持人体充足的血容量、降低血黏度、排泄毒物、减轻心脏和肾脏负担。但饮水多了会稀释胃液,降低胃酸杀菌能力。吃些酸味食品可增加胃液酸度,健脾开胃,帮助杀菌和消化。利于营养素的吸收:夏天最需全面均衡营养,在高温环境里,人体营养物质消耗相当大,除了一日三餐外,还要注意从蔬菜、水果、饮食中额外补充维生素C、B1、B2和A、D,钙丢失多的人还要补充优质钙制剂。多吃点酸味食品可以增加和帮助钙等营养素的吸收。 古骆越人在2000多年前就懂得腌酸食品养生的奥秘,发明了一系列独特的腌酸食品,这一养生习俗深刻地影响了骆越的后裔壮、侗、黎等民族,因而有“壮不离酸”、“侗不离酸”、“黎不离酸”的说法。 5.谷物养生。骆越人是稻作民族,水稻的种植有着悠久的历史。水稻中的黑糯和药稻是古骆越地出产的一种名贵稻种,历来被骆越民族当作补血养生的食物,妇女坐月历来有喝黑糯米甜酒进补的习俗。北魏贾思勰所著的《齐民要求》,明代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中都指出黑糯和药稻人食用后具有滋阴补肾,健脾暖胃和明目活血的作用, 现代医学研究证明黑糯和药稻具有改善营养性贫血、清除自由基、延缓衰老、提高免疫力、抗疲劳、抗动脉粥样硬化等功能。古骆越以黑糯米养生的习俗还在大明山地区盛行不衰,并推出了黑米粽等名牌食品。 古骆越地还出产一种谷物叫薏苡,更是养生珍品。东汉南征骆越的马援曾因喜爱吃薏苡仁惹出禍来。《后汉书·马援传》记载:“初,援在交阯,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时人以为南土珍怪,权贵皆望之。援时方有宠,故莫以闻。及卒后,有上书谮之者,以为前所载还,皆明珠文犀。马武与於陵侯侯昱等皆以章言其状,帝益怒。援妻孥惶惧,不敢以丧还旧茔,裁买城西数亩地槁葬而已。宾客故人莫敢吊会。严与援妻子草索相连,诣阙请罪。帝乃出讼书以示之,方知所坐,上书诉冤,前后六上,辞甚哀切,然后得葬。”北方人不识骆越的薏苡仁,误会是珍珠,因此状告马援隐瞒战利品,马援差点死无葬身之地。从以上记载来看,古骆越人早在汉代以前就广泛种植薏苡,并当作养生珍品。 6.果蔬养生。壮族地区高温多雨,土壤大部分属酸性和中性,适宜热带、亚热带果树和蔬菜的生长。广西贵港市罗泊湾汉墓出土的炭化果实有桃、李、橘、橄榄、梅、人面子等。东汉杨孚《异物志》记述当时岭南果树的品种有荔枝、龙眼、柑橘、甘蔗、橄榄等,并描述了多种果品的性状和食用价值。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记述果名17种,其中荔枝、龙眼、柑橘、杨梅、橄榄、五棱子等,至今仍是广西栽培的重要果树,广西贵港市罗泊湾汉墓出土的植物种实有葫芦、广东含笑等。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记载的蔬菜有蕹菜、茄、芫荽等。这些蔬菜都是自古以来就在壮族地区栽培的原生种。且具有药用价值。蔬菜被古代壮族人民广泛用作食疗壮药,如蕹菜汁“能解冶葛毒”,菠菜“能解酒毒”,苦荬菜“味苦性寒,可解暑毒,并可治蛊”,紫苏“食之不饥,可以释劳”,枸杞菜“味甘平,食之能清心明目”、“以之煮,配以猪肝可平肝火”等。 甘蔗是古骆越的养生特产,《齐民要术》卷十引东汉杨孚《异物志》介绍:“甘蔗,远近皆有,交趾所产甘蔗特醇好,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斩而食之,既甘;榨取汁为饴饧,名之曰‘糖’,益复珍之也。又煎而曝之,即凝,如冰,破如博慕,食之,入口消释,时人谓之‘石蜜’者也。”交趾为骆越地,所产甘蔗“特醇好”,如今,古骆越地的大明山地区和左、右江地区仍然是全国最大的甘蔗产区。甘蔗在大明山地区是炖肉、煲凉茶养生的重要佐料。 龙眼也是骆越的重要养生特产,远在东汉时,龙眼就成为重要的贡品,后汉书·和帝纪》记载,交趾献龙眼,“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腾阻险,死者继路。”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说:“龙眼,南州悉有之,极大者出邕州。”龙眼果肉制成的桂圆肉历代来都是养生佳品。 《神农本草经》中记载久服龙眼可“强魂聪明,轻身不老”。 桂圆含丰富的葡萄糖、蔗糖及蛋白质等,含铁量也较高,可在提高热能、补充营养的同时,又能促进血红蛋白再生以补血。实验研究发现,桂圆肉除对全身有补益作用外,对脑细胞特别有益,能增强记忆,消除疲劳。桂圆含有大量的铁、钾等元素,能促进血红蛋白的再生以治疗因贫血造成的心悸、心慌、失眠、健忘。桂圆中含尼克酸最高达2.5毫克,可用于治疗尼克酸缺乏造成的皮炎、腹泻、痴呆,甚至精神失常等。桂圆含铁及维生素比较多,可减轻宫缩及下垂感,对于胎儿的发育有利,具有安胎作用。 动物实验表明,桂圆对JTC-26肿瘤抑制率达90%以上,对癌细胞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临床给癌症患者口服桂圆粗制浸膏,症状改善90%,延长寿命效果约80%。此外,桂圆水浸剂在试管内对奥杜盎小芽孢癣菌有抑制作用。国内外科学家发现龙眼肉有明显的抗衰老、抗癌的作用。 7.饮茶养生。骆越故地是茶树的原生地,如今大明山上还有大片的野生山绿茶,凌云的岑王老山有广西最大的野生茶树王。骆越后裔壮、侗等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喝茶消暑、解毒治病的习俗,并且创制了大明山茶、凌云白毫茶、覃塘毛尖茶、万承苦丁茶、苍梧六堡茶等广西名茶。茶性凉,味甘苦,有清热除烦、消食化积、清利减肥、通利小便的作用。茶叶有很好的解毒作用。茶叶富含铁、钙、磷、维生素A、维生素B1、尼克酸、氨基酸以及多种酶,其醒脑提神、清利头目、消暑解渴的功效尤为显著。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茶叶中富含一种活性物质——茶多酚,具有解毒作用。茶多酚作为一种天然抗氧化剂,可清除活性氧自由基,可以保健强身和延缓衰老。 大明山有一种独特的野生山绿茶,它有一种浓郁的药味,常喝可以降血粘、血压,软化血管,治疗多种心血管疾病,是难得的养生佳品。目前大明山野生山绿茶还不能人工种植,因此数量稀少,如何攻克培植难关,是一个期待人们研究的重要课题。 8.肉食养生。骆越人用来养生的动物资源十分丰富,连中原汉人所忌讳的动物骆越人都当作补品和佳肴。宋代范成大所著的《岭外代答》记载:“深广及溪峒人,不问鸟兽蛇虫,无不食之。其間异味,有好有丑……蝙蝠之可恶;蛤蚧之可畏;蝗虫之微生,悉取而燎食之。蜂房之毒,麻虫之穢,悉炒而食之。蝗虫之卵,天蟒之翼,悉鮓而食之……甚者則煮羊胃,混不洁以為羹,名曰靑羹。”范成大对“蛮夷”的养生习俗不理解,以为是食穢呑丑。其实蝙蝠、蛤蚧、蝗虫、蜂蛹等动物有很高的养生健体功效。羊胃的粘液和内脏煮的汤壮族人叫羊酱汤,是治胃病的良药。壮医认为,凡是虫类的药都能祛风止痛;鱼鳞之品可化淤通络,软坚消块;介甲之属能滋阴潜阳,安心神而定魂魄;飞禽和走兽虽然有柔刚不同的性能,但都能温养或滋养气血,调理阴阳,为扶正平和之品。例如蛤蚧,岭南骆越后裔俚人的使用经验为“主肺痿上气,咯血、咳嗽,并宜丸散中使”;山瑞,“煮食羹味极浓厚,性温补”;大鲵,“质粘甚厚,滋阴降火”;山羊,“其心血可治扑跌损伤及诸血症,以一分许酒调,饮之神效”。大明山地区常作养生的动物食品有:狗肉、羊肉、麻雀、蜂蛹等。 狗肉。刘锡蕃《岭表纪蛮》记载“侬人嗜犬……肉食中特别嗜好”。大明山地区的群众特别是宾阳人爱吃白切狗的习俗天下闻名。每逢赶圩会友,必定进狗肉摊切上一盘狗肉,大家对酒畅谈,一醉方休,因此民间对这些人有“狗肉朋友”的戏称。夏至是大明山地区食狗肉的盛大节日,几乎每家每户都杀狗吃狗肉,因此有“夏至狗没处走”的民谣。大明山地区吃狗肉的习俗来源于龙母文化,传说骆越人的祖宗神娅蒲和她的养子特掘爱吃狗肉,每到龙母生日夏至的那一天,村村寨寨都要杀狗祭祀龙母和秃尾龙。祭后大家分吃狗肉以图吉利,于是吃狗肉就成了大明山人世代相传的习俗。狗肉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中医学家认为,狗肉性温、味甘咸,能补中益气、温补脾胃、温肾助阳。凡久病气虚、脾胃虚寒、肾亏下元虚冷、腰膝酸痛、肢软乏力、阳痿早泄、尿频、尿多及遗尿诸证,皆宜以狗肉为食疗佳品。故《本草纲目》云:“犬性温暖,能治脾胃虚寒之疾。脾胃温和,而腰肾受荫矣。”《食物本草会纂》对狗肉的功用记载尤详,说它能“安五脏、补绝伤、轻身益气、益肾补胃气、壮阳道、暖腰膝、益乏力、补五劳七伤、益阳事、补血脉、厚肠胃、实下焦、填精髓”。狗肉虽然名声不大好,但却是养生的补品。

值得注意的是,利用蕉茎纤维织布,见载于公元1世纪东汉初年。《太平御览》辑录的《异物志》记述:交趾“芭蕉叶,大如筵席,其茎如芋,取锅煮之为丝,可纺绩,女工以为絺绤。”用蕉葛纤维纺织成的织物,当时有精细和粗糙两种,精细的叫絺,粗糙的叫绤。《广志》也记述:芭蕉。其茎解散如丝,织以为葛,谓之蕉葛,,虽脆而好,色黄白,不如葛赤色。出交趾建安”⑿。建安是南朝宋置的县,属郁林郡,在骆越境内。由此可知自汉到晋,骆越族已经用蕉茎纤维来织布了。处理蕉茎脱胶的方法,杨孚先说:“取锅煮之为丝”,万展《南州异物志》后说:“取灰以练之”。由锅煮到灰练反映了蕉葛纤维生产技术上的改进。因为灰里含有碱,搀灰入水浸泡蕉茎皮,比锅煮更易于脱胶,得到比较纯净的蕉纤维,这不失为一个创造。

骆越文化

骆越在历史上是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古老民族,因为居住的地域是岭南的热带和亚热带的水乡,历史上多湿气和瘴气,所以骆越人的饮食习俗带有浓郁的地域特征而且很多与防病养生有关。从遍布大明山地区与郁江流域的贝丘文化遗址和大石铲文化遗址中遗存的文物以及汉族古籍的记载中,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古骆越人的一些饮食养生习俗。 1.螺贝养生。古骆越人喜食螺、贝、蚌等水产,这从骆越的中心地区所出现的贝丘遗址可以了解古骆越人的这一生活习俗的源头。贝丘就是古骆越人食用螺、贝、蚌等水产后丢弃的螺壳、贝壳、蚌壳等生活垃圾。广西的贝丘文化遗址集中分布在以南宁市为中心的邕江、左右江交汇区及其支流附近地区的台地上,而大明山南麓的贝丘文化遗址则以石灰岩洞遗址为主,大明山的岩洞贝丘遗址以武鸣县聚群村六昌屯的龙母金洞遗址为主要代表。贝丘文化遗址的年代距今约10000至6000年左右。螺壳的堆积表明当时的骆越人是以螺、贝、蚌等水产为自己的主要食物。骆越人喜食螺、贝、蚌等水产的生活习俗对本民族的健康有很大的益处。李时珍《本草纲目》说:田螺“利湿热,治黄疸”。??田螺肉质丰腴细腻,味道鲜美,清淡爽口,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和人体必需的氨基酸和微量元素,是典型的高蛋白、低脂肪、高钙质的天然动物性保健食品。田螺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蛋白质、铁和钙,可治目疾。螺类所含热量较低,是减肥者的理想食品。螺肉具有清热明目、利水通淋等功效,对目赤、黄疸、脚气、痔疮等疾病有食疗作用。骆越人喜食螺、贝、蚌等水产的生活习俗对后代的壮、侗语民族影响深远,至今煮田螺仍然是壮侗语民族的传统名菜和养生佳品。

三、盛产不少特效药物

壮族文化形成的历史可以追溯的先秦时期,那时候的还没有壮族这个称谓,在广西存在的古国是骆越国。骆越国是岭南壮族祖先著名的方国,但是还处在氏族社会的阶段。可以说壮族人民是继承了古骆越文化的精髓流传下来的。那么骆越又创造了什么文化呢?

白切狗肉

⑵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等:《广西钦州独料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82年第1期。

从上述材料可以看出,早在周代就有骆人的记载,周秦和汉代活动于今广西地区的人们,有时被称为骆越,有时又被称为西瓯、有时则西瓯、骆越并称。可见它们间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从地理位置上也可以看出,西瓯是指与东瓯对举的居于古岭南地区的人们。

炒田螺

我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商周开始,青铜器铸造就相当繁盛。春秋时,随着青铜武器问世,工艺精湛的青铜剑出现了。此时在南方,百越民族中的一支骆越,也逐渐发展壮大起来,能铸造犀利的环首刀和剑矛等武器,特别是善于制造铜鼓。事实表明:骆越铜鼓已经成为我国青铜文化的又一瑰宝。关于铜鼓的最早记录,出现在我国南朝刘宋时成书的《后汉书》,该书《马援列传》中这样叙述:东汉初期,伏波将军马援南征,“于交趾得骆越铜鼓”。

9.药酒养生。传说古骆越人发明酒是受到乌猿把浆果储存在石洞中发酵变成香糟的启发而造出来的。大明山南麓的元龙坡曾出土了两件珍贵的商代酒器提梁卣,这表明骆越人早就商代就已经掌握了酿酒技术。骆越人爱在酒中浸泡各种动植物以养生治病,历史上发明了许多名酒,最著名的是古辣酒和乌猿酒。宋代范成大所著的《岭外代答》卷六记载:“宾、横之间,有古辣墟,山出藤药,而水亦宜酿,故酒色微红,虽以行烈日中数日,其色味宛然。若醇厚,则不足也。诸郡富民多酿老酒,可经十年,其色深沉赤黑,而味不坏。”古辣就是现在的宾阳县古辣镇,古镇现在仍在,但可惜酿酒的泉口和古辣酒的配方却失传了,要领略古辣酒的醇香只能靠想象了。骆越另一失传的名酒是乌猿酒,乌猿酒以香气浓郁、大补气血而闻名海内外。传说乌猿酒是用乌猿的肉块与草药和黑糯米发酵再蒸馏而制成的,现在乌猿已成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酿制乌猿酒的最后一位传人也作古,乌猿酒已成为了历史的名词。 大明山地区壮族传统的药酒五花八门,各种古怪的动植物都可浸泡成药酒,目前较流行的有蜂蛹酒、犁头蛙酒、毛鸡酒、麻雀酒、杨梅酒、棯果酒等。大明山地区还有一种用林中香鼠泡制成的药酒,是壮阳的灵药,被称为大明山“伟哥”,群众说在所有的壮阳药酒中,大明山香鼠酒是功效最显著的,但是香鼠个头很小,爬树如闪电,非常难以捕捉,要想人工喂养开发确非易事。 10.药膳养生。骆越人很早就有在食物中加入各种药料烹饪成养生菜肴的习俗。《史记货殖列传》说:“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果隋嬴蛤,不待贾而足,地势饶食,无饥谨之患。”“?羹鱼”?就是把鱼加入各种药料和佐料烹制成美味的汤。古代壮族地区用作药膳的调料主要有姜、酒、盐、醋、葱、蒜、肉桂、芫荽、糖、辣椒、花椒、沙姜、油、酱油等。烹调药膳时加调料,可除去鱼肉的腥味,增加药膳的香味,使之更加美味可口,而且这些调料品还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例如酒具有通血脉、御寒气、醒脾温中、行药势的功效。壮族地区姜的种类很多,有红姜、紫姜、沙姜、姜黄、蓝姜等。姜可发汗解表治感冒,可解鱼蟹中毒及温胃止呕等,为壮医常用药,而蓝姜乃壮医妇科良药。肉桂,从《山海经》开始有记载,前人记述颇多,广西素有“桂海”、“八桂”之称。《南方草木状》、《岭外代答》等书都对广西肉桂的药用做了记载。肉桂入药,壮医分为牡桂、菌桂、官桂、桂枝、桂心、板桂、桂油、桂茶、桂酒,颇为讲究,常被用来配制药膳,病者服之多有奇效。 食物中配加各种特产壮药烹饪成的菜肴就成了著名的壮族药膳菜肴。如田七鸡、黄姜鸡、白果鸭、火蔴羊肉、艾叶糍等。

槟榔,是古人对棕榈科植物槟榔树的称呼。中医用其成熟干燥种子,故槟榔又有大腹子、槟榔子的别名。《异物志》说:槟榔“以扶留、古贲灰并食,下气及宿食百虫、消谷”。槟榔出骆越境内。《齐民要术》卷十引俞益期《与韩康伯书》说:槟榔“子既非常,木亦特奇……性不耐霜,不得北植,必当遐树海南,辽然万里”。唐刘恂《岭表录异·补遗 》则说,槟榔“交趾豪士皆家园植之,其树叶根干与桄榔、椰子小异也。南人自嫩及老,采实啖之……自云交州地湿、不含无以祛其瘴疠”。

芭蕉,古称甘蕉。芭蕉原产地在亚洲东南部,我国南方也是原产地之一,今广西大青山等地还有野生蕉林。栽培芭蕉,大约从汉代开始。据《三辅黄图》载:“元鼎六年汉武帝破南越,建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木,为甘蕉十二本。”可知芭蕉在汉时是被当作一种“奇草异木”的观赏植物来移植的。《齐民要术》卷十引东汉杨孚《异物志》中曾就交趾芭蕉食用价值描述说:“芭蕉……剥其皮,食其肉,如饴蜜,甚美。食之四五枚,可饱,而余滋味,犹在齿牙间”。

四、利用本地纤维资源纺织缯布

众所周知,骆越原是个“百谷自生”⑷的地区之一。野生稻的客观存在,作为农业生产主要栽培作物,无疑当是种植稻谷。在骆越地区,虽未有新石器时代栽培稻出土,但两汉时栽培的稻粒,已经在贵县罗泊湾古墓和合浦堂排2号古墓中发现。罗泊湾西汉初期墓里发现有稻谷和记载稻种的木牍⑸。堂排两汉晚期2号墓的铜锅里也发现了稻谷⑹。说明秦汉以后,随着先进的生产工具和农耕技术的使用,当时水稻种植比较普遍了。《齐民要术》卷十引杨孚《异物志》载:“稻,一岁夏冬再种,出交趾。”杨孚,明代欧大任撰的《百越先贤志》有他的传记,说:杨孚是南海人,东汉章帝时为议郎,熟悉南方风土。《水经注》卷三十六“温水”条注中,叙述俞益期事迹和《与韩康伯书》,俞益期《书》说,。交趾稻再熟也。。看来,俞称“稻再熟”,正是《异物志》所载之“夏冬再种”。《与韩康伯书》谈到交土耕艺方法时说:“名白田种白谷,七月大作,十月登熟,名赤田种赤谷,十二月作,四月登熟。”由此推知从东汉到北魏,骆越水稻再种,一是夏种秋收,另—是冬种到次年夏初方收,两年可以三熟,可作为水稻已是当时骆越主要粮食的佐证。到了宋代,又出现了一年两熟和三熟的水稻。周去非的《岭外代答》记载钦州的月禾有三种:早禾,正二月种,四五月收,晚早禾,三四月种,六七月收,晚禾,六七月种,八九月收。三种月禾生长期都是四个月,比东汉以来的再种稻五个月的生长期缩短了一个月左右。

⑼⑿见《齐民要术》引。

一、栽培水稻较早的地区之一

⒂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广西田东发现战国墓葬》,《考古》1979年第6期。

⑹《广西合浦堂排汉墓发掘简报》,《文物资料丛刊》4,1981年。

还须指出,骆越人精于稻田耕作。稻作田问管理主要是合理施肥,中耕除草和灌溉。《汉书》卷二十四《马援传》载:援所过“穿渠灌溉,以利其民”。后汉书集解引《东观汉纪》说:“九真俗烧草种田。” “穿渠灌溉”重视了水源的开发和利用,“烧草种田”则直接提高土壤肥力。当然,灼火烧草木灰留在田里,以促作物快长,虽不属严格意义上的人工施肥,但其反复实践,启迪人们完善施肥方法,具有积极的意义。烧草种田之俗,代代相传。明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四记述:岭南“农者稻食而秆薪,以灰为宝,灰以粪禾……自然之利也”。面对两年三熟或一年两熟的稻谷作物,当时明确抓水肥两字,这在我国水田耕作技术发展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⑴《资治通鉴》卷四十一《汉纪三十三·光武帝建武五年)。

⑶《史记》卷—西一十三《南越列传》的《索隐》引。

黄汝训

二、育出多种热带佳果

骆越人铸造铜鼓,既把它当作乐器,又把它当作重器,这反映了该民族的历史传统习俗。骆越族遗裔是俚僚。《后汉书》李贤注引东晋裴渊《广州记》说;“俚僚铸铜为鼓,鼓唯高大为贵,面阔丈余。初成,悬于庭,克晨置酒,招致同类,来者盈门。豪富子女以金银为大钗,执以叩鼓,叩竟,留遗主人也。”唐昭宗时出任广州司马的刘恂在其所著《岭表录异》中也说:“蛮夷之乐有铜鼓焉……贞元中,骠国进乐,有玉螺铜鼓,即知南蛮酋首之家皆有此鼓也”。生产这种铜鼓,平时起乐器的独特作用,但同时它又被视为权力的象征。《隋书》卷三十一《地理志下》说:“欲相攻,则鸣此鼓,到者如云。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骆越人“铸铜为大鼓”这种社会风尚,从战国秦汉开始,魏晋南北朝时期达到顶峰,延及后来各个朝代。据初步统计,现在收藏于我国各地文博单位的古代铜鼓共有1360余件,其中最大铜鼓直径为165厘米,重600斤⒁。

龙眼,俗称桂园,又有龙目,比目、圆眼,益智,亚荔枝,骊珠、燕卵、蜜脾、鲛泪、川弹子等别称。作为南方珍果,它与赵佗献汉高帝荔枝同时富享盛名。龙眼果实甜美,能健身益寿,食用价值跟荔枝相伯仲,而药用价值却在荔枝之上。自汉至唐,常贡不废。东汉时,交趾献生龙眼等,“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腾阻险,死者继路”⑻,临武长汝南唐羌见状秉笔上书,和帝感动,方下诏令官停止受献。说明骆越地区龙眼载培历史颇早,品质特优。宋代更为普遍,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说:“龙眼,南州悉有之,极大者出邕州”。

⒁该铜鼓之王见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的铜鼓陈列馆。

五、冶铸了风格独特的铜鼓

桂,古人对樟科植物肉桂树的通称。中医用于树皮加工而成,一般称为肉桂。在《神农本草经》一书里,分为牡桂和菌桂两种。由于桂味辛温,主百病,养精神,和颜色,为诸药先聘通使,故《说文》称之为“百药之长”。说明肉桂治病,其特别疗效于汉代就得到了肯定。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说:“桂出合浦、交趾,生必高山之巅,冬夏常青。”宋范成大众《桂海虞衡志》说:“桂,南方奇木上药也。桂林以桂名,地实不产,而出于宾州。”与范成大同时官任桂州的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也对骆越肉桂产销述说:“今桂产于钦、宾二州。于宾者,行商陆运,致之北方,于钦者,舶商海运,致于东方。”可以说,作为中医要药,肉桂树古代仅产于骆越地区。

⒅蒋廷瑜:《铜鼓》,人民出版迅1985年6月。

⑸⑾⒄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广西贵县罗泊湾一号墓发掘简报》,《文物》1978年第9期。

骆越水果种类甚多,是我国著名的水果产区之—,也是我国水果生产的重要基地。所以,人们喜欢用“热带果类之乡”来形容骆越地区。这里果树资源极其丰富,加上历来因中外交通频繁,又引进不少新的品种,使栽培果树和野生果树品种一代一代多了起来,从而在人民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驰名国内外的有:荔枝、龙眼,芭蕉、椰子,橄榄和甘蔗等,经济价值很高,别有风味并且富有营养。

⑺广东省荔枝科技协作组编:《荔枝生产技术问答》,广东科技出版社,1988年1月。

珍珠,亦有真珠之称。指的是珍珠贝科动物珍珠贝、马氏珍珠贝或蚌科动物三角帆蚌、褶纹冠蚌等贝类动物的无核珍珠。真珠为名贵中药,出南海。《后汉书》卷七十六《孟尝列传》载,合浦“郡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艺文类聚》卷八十四引杨孚《异物志》说:“合浦民善游,采珠。儿年十余岁,使教入水。官禁民采珠,巧盗者蹲水底剖蚌,得好珠,吞而去。”唐代时,刘恂《岭表录异》说:“廉州边海中有洲岛,岛上有大池。每岁太守修贡,自监珠户入池。池在海上,疑其底与海通。又池水极深,莫测也……采珠皆采老蚌,刮而取珠。如豌豆大者,常珠也,如弹丸者,亦时有得,径寸照室之珠,但有其说,率不可遇也。”

贵县是古瓯,骆人杂居地。1976年秋,在广西贵县罗泊湾发掘了一座大型的土坑木椁墓,出土文物1000余件,有关纺织资料相当丰富,分文字记录、纺织品、纺织工具三个方面。这些两汉前期墓葬出土文物,除大批来自中原内地外,其中不少种类纺织品恐怕也是属于当地生产的,如随葬的成匹缯布,用缯布做成的衣服和盛装其他物品的囊袋等⑾。惜已腐朽,仅剩下个别碎片。残存纺织品经初步鉴定,其原料为麻和丝两类。麻织品原料是苎麻和大麻。该麻织品都作平纹织,有粗细两种。粗麻布用来做鞋袜,出土麻鞋为船形,头端两角尖翘,鞋长24厘米,鞋帮表面涂有防腐用漆,袜为短统,纹理也较粗。纲麻布用来做衣料,因出土样品太残,广西绢纺工业研究所难以鉴定支数,估计在200B/以上,目前国内很少能纺出如此细度纱支。编织图形,其经纬密度为每乎方厘米经线41根,纬线21根。丝织品主要是平纹的绢纱衣料,十分纤细。殉葬棺内有不少黑地橘红色回纹丝织锦残片,出土时仍极鲜艳,但无法提取,根据马王堆汉墓出土同类丝织物鉴定判断,其主要原料应是家蚕丝。该墓随葬的还有植物种实大麻,这一点颇得启发、在世界上,我国是对大麻进行植物生理方面认识最早的国家。大约三四千年前,人们从生产实践中鉴别出大麻为雌雄异株,把雄麻叫枲,雌麻叫苴,枲麻韧皮纤维比较柔细,可以制做精细的织物,而苴麻纤维粗硬,织出的织品比较粗糙。墓中所出大麻籽,说明贵县当时已经种麻,除用麻籽榨油外,自然也会刮用麻皮纤维织布。

薏苡仁,是禾本科植物薏仁的成熟干燥种仁。薏苡原产南方。《后汉书》卷二十四《马援列传》载:“初,援在交趾,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南朝梁陶弘景注《名医别录》亦载:籍真定县属常山郡。近道处处有,人家种之。出交趾者子最大,彼土呼为篱珠。故马援在交趾饵之,载还为种,人谗以为珍珠也。实重累者为良。取仁用。”说明当时北地虽有产,但薏苡种源出南方,骆越薏苡实大,称著于世,经久不衰。

甘蔗,古称柘或诸柘。“柘”字是蔗字的古写。柘浆则为甘蔗制品。据考证,我国栽培甘蔗与制糖是世界上最早的。公元前3世纪初,战国时代楚人便懂得利用甘蔗甜而多汁的特点来烹调其有腥味的肉食。屈原《楚辞·招魂》有“腼鳖炮羔有柘浆些”之句,就是记述这件事。当时楚国即今湖北、湖南一带,可以想象位于其西南的骆越地区,栽培甘蔗按常理还要更加早,只不过因当时疆界尚未到达而缺乏史载罢了。甘蔗是一种原产亚洲热带的多年生草本植物,骆越人在开拓祖国南部边疆中,经过长期实践,选择这一物种进行驯化栽培,而后由南向北引种。西汉时,江南云梦泽虽自岭南引种了“诸柘”,然其品味仍以岭南者为胜。《齐民要术》卷十引《异物志》说:“甘蔗,远近皆有。交趾所产甘蔗特醇好,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斩而食之,既甘,榨取汁为饴饧,名之曰‘糖’,益复珍也。又煎而曝之,既凝,如冰,破如博纂,食之,入口消释,时人谓之‘石蜜’者也。”这里所记交趾产甘蔗应是竹蔗,除了生食,就是榨取蔗浆为饧。制作饧的方法,是将蔗浆曝晒数日而成,为后来制作结晶砂糖准备了技术条件。

骆越地区得天独厚,自古以来,就盛产不少特效药物。据粗略统计,骆越产的常用特效药物,包括植物、动物和矿物,大约二三十种,主要是桂、槟榔、犀角、蛤蚧、玳瑁、珍珠及薏苡仁等。商周时期献物和后来被强令土贡的珠玑宝玩及名香珍品,几乎皆在特效药物之中。《淮南子》卷十八《人间训》说:秦皇“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这类史籍早巳给我们印证。

椰子,别称越王头。西晋郭义恭《广志》记载骆越的椰树种植情况:“椰出交趾,家家种之。”⑼说明其栽培的普遍。

⑻《后汉书·和帝纪》。

追溯骆越地区的原始农业,迄今为止钦州独料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最典型⑵。该处遗址出土文物1100件,石器以斧为胜。石器品种很多,有适于砍伐、开垦、清除杂草的石斧、石锛,有适于疏松土壤、耕耘播种的石犁、石锄、石铲,收割用的石刀和石镰,加工谷物用的石磨盘,磨棒和石杵。石矛、石弹丸、石网坠和桃、榄等果核的发现,说明渔猎和采集也仍然存在着。这就是说,古代骆越地区以农业为主,兼营渔猎与采集。此外还发现了较多的陶器,均为夹砂陶,纹饰多样,有釜、罐等圜底器,也有陶祖,从少量硬陶可能经慢轮加工来看,此时人们的生产技术巳相当高。北魏郦道元《水经拄》卷三十七引《交州外域记》说:“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骆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骆民。。《广州记》也有同样的文字,说:“交趾有骆田,人食其田,名为骆人。”⑶

根据考古发掘和文献资料证明,水稻是骆越地区主要的粮食作物,骆越族在东汉以前就栽培水稻,至少有1900余年的历史了⑴。

犀角。犀为犀科动物,现有印度犀,爪哇犀,苏门犀和非洲犀。过去远古时代我国南北各地皆产,到秦汉时期仅产于岭南和西南地区。《说文》称犀为“南徼外牛”,说:后汉章帝纪,蛮夷献生犀、白雉。”骆越所产犀牛,唐刘恂《岭表录异》记述得很详尽。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还有专条说:“犀出西番,南番、滇南,交州诸处。有山犀、水犀、兕犀三种,又有毛犀似之……开元遗事有辟寒犀,其色如金,交趾所贡,冬月暖气袭人……此皆稀世之珍。”

荔枝,亦称离枝。传说此木结实时,枝弱而蒂牢,不易摘取,要用刀砍或手折其枝,因以为名。《齐民要术》卷十引《异物志》叙述荔枝“多汁,味甘绝口,又小酸,所以成其味。可饱食,不可使厌”。它是我国南方的特产之一。广东廉江县的谢鞋山,海南岛的雷虎岭、坝王岭及金鼓岭,广西博白县的石方山,直到现在还长着很多野生荔枝树⑺。栽培荔枝历史已难确考,但从汉代王逸《荔枝赋》中有“卓绝类而无俦,超众果而独贵”之句来看,可知远在两千年前,荔枝在我国就被认为“南方之珍”了。最早栽培荔枝是野生引种。千百年来,由于骆越族精心栽培,育出了不少荔枝品种,并在蔡襄的《荔枝谱》里得到了反映。《西京杂记》还略述南越赵佗曾向汉高祖刘邦贡献交趾荔枝的故事。

至于玳瑁,也是骆越地区特效药物之一。《本草纲目》说:“玳瑁,解毒清热之功,同于犀角。古方不用。到宋时,至宝丹始用之。”

⒃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广西西林县普驮铜鼓墓葬》,《文物》t978年第9期。

缯,秦汉时代泛指布帛。我国葛麻纺织和蚕丝纺织历史悠久,是世界上较早饲养家蚕,织造丝绸的国家之一。在善于利用野生植物纤维或经人工栽培植物纤维资源加工纺织的国内各民族大家庭中,就包括骆越族。其纺织工艺很具特色。用来做纺织原料的韧皮纤维作物有苎麻和大麻,此外,骆越人也利用过蕉茎等植物纤维做纺织原料。他们生产的麻布、葛布与蕉布曾闻名多时,为丰富我国衣著原料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史载和考古资料证明,骆越自古就是产麻基地之一。《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载:“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洲,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为儋耳、珠崖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蚕织绩。”东汉杨孚《异物志》载:儋耳夷“食薯,纺织为业'。这就是说,西汉时期居住于海南省的骆越人,早已开始种麻养蚕织布,按当地习俗,人们衣著简单,所谓“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此种布的布幅很宽,大约五尺左右,在当时被称为广幅布。据林蔚文同志考证,织造广幅布使用的是先进的斜织机⑽。因为我国古代斜织机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普及于两汉。从斜织机发展来看,似乎还应有早期和晚期之区别。汉代骆越人能纺织“广幅布”,表明此时使用的斜织机,其所具备的宽度增加,机架组合当更复杂,比早期斜织机也当更先进。由于广幅布品质优良,称誉中原,成为历朝官员的修贡礼品,强征暴敛者甚至还招致杀身之祸。《后汉书》卷八十六《南蛮列传》说:“武帝末,珠崖太守会稽孙幸调广幅布献之,蛮不堪役,遂攻郡杀幸。”道的正是这一历史现象。

注:

专家研究认为它是属于滇系石寨山型铜鼓⒅。其发展路线大致是:滇池往南,元江向东南奔流,把石寨山型铜鼓带到红河三角洲,生活在这里的正是骆越人,由于他们原有较高的农业文化和青铜冶铸业,使铜鼓铸造工艺在这一地区获得了较充分的发展。滇池往东,南盘江流经贵州和广西交界地区,并与北盘江汇合成红水河,石寨山型铜鼓由此传播到句町和夜郎地区,最东到达贵县,即骆越、西瓯杂居地,而句町和夜郎地区的滇系铜鼓继续东移,与北来的楚文化汇于郁江流域,在两广地区南部又形成一个铜鼓分布中心,这是乌浒人也就是后来俚人的活动地盘,他们与骆越密不可分,又把铜鼓的分布点向东推到了广东阳江,东南抵达海南省——骆越族群聚居的最遥远地带。因此,我们可以说,这种形式庄重、通身铸有丰富多彩纹饰、制作工艺精良的骆越铜鼓,给我国古代青铜文化无疑增添了异彩。概括说来,我国古代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史,是古代各族劳动人民在与自然界作斗争中共同创造的。劳动人民是社会经济文化的真正主人。古代聚居在今广西左,右江流域,贵州省西南部以及越南红河三角洲一带,包括今广东的茂名,海南省和广西的陆川、博白、玉林、贵县、灵山、合浦一带瓯骆杂居地的骆越族,在经济文化方面所作出的重要贡献,也就证明了这一点。

⑽林蔚文:《古代越人的纺织业》,《民族研究》1985年第2期。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必威-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古骆越养生食俗,神秘的壮族骆越文化有着怎样的历史来源和意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