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不了口,十八子墨

“妈!给我弄两个西瓜!”赵凯丽朝厨房大喊,一到夜里嘴里就寡淡的很,肚子也空落落的,总想要吃点儿东西,又怕胖,只好拿点儿水果哄哄自己。

可怜晓夏 “你大学学什么专业的?”杜莫文非常冷淡的吃着螃蟹。顾晓夏觉得自己这辈子肯定跟螃蟹有仇,因为从吃饭开始,杜妈妈给顾晓夏夹了一只螃蟹,顾晓夏就没吃进嘴里,不是刚碰一下螃蟹壳儿杜莫文问自己是哪个大学的,就是刚要掰开蟹壳儿杜莫文问自己家里的状况,顾晓夏索性放下筷子,老老实实的看着杜莫文:“我学美学专业的。” “现在的工作这么不好找吗?大学本科四年,毕业后就沦落到商场卖香水了?”杜莫文犀利的眼神看向顾晓夏,顾晓夏咽了下口水,小声的回答着:“现在的,大学生多啊,以前……”杜莫文接过话头:“对啊,我怎么忘了?我们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全国统招,一个专业就一两个班级,每个班级30几个人,还来自全国28、9几个省呢?现在的学生再也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精英式的大学教育了,现在是普及化,上了高中的大部分人都能混个大学读读,毕业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不去商场卖香水能干什么?” “姐,你怎么这么说?你要是生在现在不一样吗?”杜莫言不满的把杜莫文的话顶了回去,低头吃螃蟹的艾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杜莫言,顾晓夏低着头搅着手指头没有说话,杜莫言给顾晓夏夹了青菜:“吃点儿青菜。”杜妈妈一个劲儿的朝杜莫文使眼色,杜莫文突然笑了一下:“妈,今天我爸给我打电话了,他让你回去,你都过来两个月了,不能这么把我爸一个人扔在家啊?” “莫文啊,可是我这一走,不好吧,你弟弟平时生活也每个人照料,我在这儿还能做点儿他想吃的,再说现在盈盈搬过来……”杜妈妈皱着眉头看着女儿,杜莫文伸手拍拍艾拉的肩膀:“妈,你有什么可担心的?艾拉做饭的水平你还不放心吗?让艾拉帮着照料莫言就行了,艾拉打算在北京买房子,一时半会儿也搬不走,是不是莫言?” 杜莫言冷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我一个人也住过。”杜莫文也冷冷的看着弟弟:“那不一样,以前你还没到成家的年龄,现在你该成家了,男人成家就是要找个女人来照顾自己,你不会是想为照顾别人而结婚吧?”杜莫言刚要说话,顾晓夏不小心把餐桌上勺子碰到了地板上,慌忙弯腰去拣勺子。沈泽一直都觉得英雄救美这个话是专门给他量身定做的,本来从见了罗芳芳之后自己就有些魂不守舍的,想打人家姑娘主意吧也有些师出无名,刚好这么个时候罗芳芳的上司手脚不老实,总喜欢时不时的摸摸小姑娘,就跟周星星电影《功夫》中的包租公似的,经常会非常好心想着给小姑娘检查身体。 沈泽知道这个事儿后非常的生气,找了几个大学时候血气方刚的兄弟,单独请罗芳芳的上司吃了顿泰式按摩,还把他挨揍后的样子照了相录了音,要是他老小子再敢对哪个姑娘心怀歹念,就把这些东西传到网络上,那罗芳芳的上司还敢不老实吗?而罗芳芳从这个事儿之后对沈泽的好感也与日俱增,两个人虽然没直接挑明,但已经开始默认约会的关系了。晚上沈泽送完罗芳芳回家,进了小区,意外听到张阿姨和王阿姨小声议论着,张阿姨说:“你还说,沈泽他妈还真是能赶新潮,这回我算见着了。” “什么新潮啊?这种事儿太丢人了,我就说小孙这段日子挺不正常的,你还不信,上次我就碰见过一回,小孙说那是给她姐妹儿介绍的,你瞅瞅,扯谎了吧?”王阿姨附和着。沈泽放慢了脚步,张阿姨嘿嘿笑:“你还别说,小赵比小孙小了8岁,要是再年轻几岁,你说沈泽得管小赵叫啥?我看这事儿玄乎儿,老时候吧,女的比男的大那么个三两岁也就顶天了,再大下去,男的就不是娶媳妇儿了,呵呵……” “不是娶媳妇儿是啥?”王阿姨追着张阿姨问,张阿姨一乐:“那就是找了个妈呗,不管小孙瞅着也看不出比小赵大8岁,这事儿要是不说准能蒙过去,这咱们是搞那个心连心活动知道小赵的情况,要不你能看出来小赵比小孙小8岁么?哎,瞅不出来……”沈泽的脑子嗡了一下,差点儿没晕过去,看着张阿姨和王阿姨走远了,沈泽感觉自己的胸口闷闷的,他一向都不反对自己的老妈再找个男人,但是沈泽从来就没想过孙阿姨这么新潮,能找一个比自己小8岁的男人,小8岁?那就是说自己25岁,自己的妈妈47岁,那个男人才39岁,这都什么关系这是?自己管那个男人叫叔叔还是叫老哥啊?沈泽喘了一大口粗气,快速朝自己的家走去。 “晓夏,我姐天生就是那样一个人,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是她弟弟,你看她跟我说的都那样……”送顾晓夏回沈泽家的路上,顾晓夏一直都低着头不说话,杜莫言有点儿担心。顾晓夏无精打采的耸了下肩:“你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应该是不喜欢,我觉得你姐姐喜欢艾拉。” 杜莫言伸手揽住顾晓夏的肩膀,笑:“她喜欢艾拉是她的事儿,我知道自己喜欢谁就好,你有什么可担心的?”顾晓夏突然恼火的站住,看着杜莫言:“哎,我怎么知道我读了4年的大学毕业还是找不到工作?难道我会梦想就做个卖香水的吗?你们读书的时候国家就规定招收那么几个大学生啊,我们读书这会儿就是这么招生的,我有什么办法啊?啊!!!!恼火,我恼火……” 杜莫言平静地看着恼火的顾晓夏,爱恋的往自己身边拽了下顾,轻轻的抱住她低声说:“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是还有我吗?除非是你还没喜欢我。”顾晓夏靠着杜莫言的肩膀,没有说话。“妈,妈,那个姓赵的是怎么回事儿……”沈泽跟急三火四开了房门就开始大喊,孙阿姨正陪着顾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沈泽愣了一下,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孙阿姨不满的看着沈泽:“你怎么了?跟没头的苍蝇似的,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和朋友喝酒了,谈点儿工作上的事儿,我先回房间了。”沈泽心不在焉的放下了钥匙,转身进了房间。孙阿姨哼着:“都说养儿子等于养了一块板砖,这话还真不假……沈泽越大和我关系越生疏,一年半载说不上一句热心的话,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儿子了,你看刚才,进门就大呼小叫的,顾姐,还是你好,女儿贴心啊。” “看你说的,我们都老了,孩子就算是哄着咱们说话能说啥?你啊,挑数儿越来越大了。”顾妈妈笑着看了一眼孙阿姨。孙阿姨摇摇头:“等他找了媳妇儿赶紧搬走,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我不用他管,他顾好他自己的家不给我添麻烦就成。”顾妈妈推了孙阿姨一下:“越说越离谱儿,都是有儿有女的人,谁也说不起这样的话。”

第五十四章一败涂地 和我在一起,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爱情,这次我让他走……… 杜莫言来到杜莫文房子门口,发现房门没有关,客厅的地上散落着一些纸张,还有一些报纸书籍什么的,杜莫言轻轻敲了下门,没有人应声,杜莫言试探性地叫了六“姐”,还是没有人应声,杜莫言小心地走了进去。房间空旷地散落着,确实留下了搬家的痕迹。杜莫言推开书房门,看见杜莫文没有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正端着酒杯一大口一大口地喝着红酒,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放着两瓶红酒,其中一瓶已经空了,杜莫文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 ‘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吧?”杜莫文冷冷地扫着杜莫言。杜莫言忍着心里的不快:“是妈让我过来看你的。”“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解恨?”杜莫文又接着喝了一口红酒,冷笑,“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最好的朋友,也就是艾拉的姐姐,在最关键的时候摆了我一道,我现在什么都没了……” 杜莫言皱起眉头:“姐,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我和艾拉的姐姐合伙做了十几年的期货,一向都是互为备用资金,她抽走了所有备用资金,我被强行平仓了,连出市的机会都没了……’”杜莫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杜莫言愤怒地一把夺下杜莫文手里的酒杯:“姐,你别喝了!姐夫都带路路走了,你怎么想的还是你的钱?把家庭搞成这样,你能说这不是你的原因吗?” 杜莫文晃晃悠悠站起来,着向客厅,苦笑:“你姐夫,每天在家里晃啊晃的,我看见了就烦,每次想到他在外面*****人,我就更烦地,可是你知道吗?等他带着路路走了,等到这个房子就剩下了我,我才发现……”杜莫文硬咽了,眼泪顺着杜莫文的眼角无声地滑落下来:“莫言,我刚刚才发现,原来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他在我的生活中晃来晃去的,这种摇晃,虽然对我不具有任何爱情的意义,可是却能让我安心,不过可惜,这种安心被我自己打破了……” “姐,那你让姐夫回来啊!”杜莫言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自己心目中的永远不会跟人说对不起的杜莫文原来是那么脆弱。杜莫文伤感地摇头:“算了,和我在一起,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爱情,这次我让他走。”“姐,你当初为什么要嫁姐夫?”杜莫言终于问了一直很想问的。杜莫文颓然地仰靠到沙发上:“不过是让自己暂时先不饿死,能让你和你哥读书,我好趁着这个机会出人头地,我不能让你们再过为钱担心的日子……” 杜莫言挨着杜莫文坐下,没有说话,杜莫文嗤笑:“我也知道现在做这些都没必要,我从十几岁就带着你们,揽事儿揽习惯了。”杜莫文直起身体,拍拍杜莫言的肩膀:“我现在不剩什么了,以后的路都得靠你自己了,你放心,我就算再倒霉那天也不会拖累你的……”杜莫言慢慢握住杜莫文的手,哽咽着:“姐,你别说了,以后我照顾你……”沈泽还没等到杜莫言走到座位上,就腾地站了起来,拽着杜莫言的领带进了走廊楼梯间,杜莫言不解地看着沈泽:“又犯什么疯?” 沈择上下打量着杜莫言,帮杜莫言整理了领带还有衬衫的领口,杜莫言被沈泽看得毛骨惊然,沈泽突然甩手给了杜莫言一记响亮的耳光。杜莫言瞪着沈泽:“你干什么?”“我没干什么,我早就跟你说过,顾晓夏是我妹,你不喜欢她没关系,但我没让你耍她!”沈泽凶狠地瞪着杜莫言,“你也太过分了,干吗给晓夏发那种龌龊的照片?你是不是觉得直接说分手晓夏会死缠着你?” 杜莫言捂着热辣辣的脸,总算知道沈泽说的怎么回事儿了,开始苦笑:“沈泽,你能不能相信我,那个彩信真不是我发的,那天晓夏不理我,我喝多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我妈回来了,还抽了我两个耳光,说是我喊着晓夏的名字,艾拉却在我的房间……这个事儿你可以问我妈,沈泽,我从来不发誓,这件事我可以发誓……”沈泽依然不解气:“你少扯,要是你妈不回来呢?那照片是不是就成事实了?” 杜莫言低下头,没说话。赵先生捧着一束显眼的红玫瑰花在孙阿姨家的楼下,来回地转悠着,孙阿姨小心地靠着窗户玻璃往外看着,时不时地用手指轻轻地抹着眼角的泪水。沈泽吹着口哨往楼下走着,看见捧着花的赵先生,有些发愣,犹豫了一下,还是装作没有看见似的进了楼道。 开门进屋的沈泽,看见孙阿姨躲躲闪闪地靠着窗户,偷偷往下看着赵先生,听见开门声,孙阿姨迅速离开窗户,红肿着眼睛看着沈泽:“回来了?” 沈泽的心里也开始有些不好受:“妈,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姓赵的?”“吃饭吧。”孙阿姨没有搭沈泽的话,转身朝厨房走去。沈泽走上前去:“妈,我问你话啊!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姓赵的?他就那么好吗?”“我说过,这个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孙阿姨转身进了厨房。沈泽恼火地挠挠头,径直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户朝楼下喊:“哎,姓赵的……”孙阿姨愤怒地转身拖开沈泽:“沈泽,你还想干什么?我都说我会和他断干净的,你怎么不依不饶的?你就那么不待见你妈吗?” 只不过一个星期,孙阿姨就好像老了很多,沈泽心里酸酸的:“妈,我,我只是想叫他上来一起吃饭。”孙阿姨有些无措:“沈泽你……”沈泽接着朝楼下喊:“哎,你要不要一起上来吃晚饭?我妈做的……”赵先生仰着脸儿,差点儿扔了手里的花儿,异常兴奋:“好,好啊,我,我这就上去……” “妈,你还愣着干吗?准备吃饭啊!”沈泽提醒着呆住的孙阿姨。孙阿姨也有些激动,麻利地跑进厨房收拾着,沈泽给气喘吁吁的赵先生开了门:“哎,我是有条件的,第一,你别指望我会管你叫爸,我也不会管你叫叔;第二,你要是敢对我妈始乱终弃,我让你这辈子下辈子都做不成男人,你信不信?”“我信,我信……”赵先生的心思都飞到孙阿姨身上了,沈泽说什么他都不停地点头。沈泽进了厨房,孙阿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着儿子:“沈泽,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和你赵叔叔的事儿,你和罗芳芳的事儿,我是不会同意的。”“妈,你不同意也没办法,你只能怪你儿子太没出息,没把持住自己,罗芳芳怀孕了,你说怎么办?’”沈泽看着孙阿姨的表情。 “啪——”孙阿姨手里的盘子掉到地上碎裂了:“什么?你说什么?”沈泽苦着脸:“我也不想啊,谁知道我喝多了,所以就……算了吧,我找个时间跟芳芳商量下,把孩子做了,大不了给点儿钱……”孙阿姨对着沈泽的脑袋就是一顿拍:“你,你这个浑球你!你怎么能那么作践人家姑娘?”

1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给我做伴郎么……。”

赵屯屯没有回答,因为他希望李壹直接告诉他。

现在不管李壹说什么赵屯屯都是能接受的。

可李壹也什么都没有说,他也在等赵屯屯说话。

现在不管赵屯屯如何误会自己李壹也都是能接受的。

两个人在电话的两头沉默良久,电话里只有沙沙的信号声。

“喂,李壹啊……。”

是赵凯丽,她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偷听两个人的通话。

她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李壹啊,你在哪呢?”

“我在家凯丽姐。”

“嗯,今个大好的日子你好好的,一会我去看看屯儿劝他两句,你该入洞房啦快挂了吧。”

“嗯……嘟嘟嘟……。”

赵凯丽挂了电话并没有想她说的一样去找赵屯屯,而是开始化妆。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发呆的赵屯屯心里有些惊慌,那种惊慌是无法被悲伤所掩盖的。

原来姐姐真的什么都知道。

那么……妈妈呢?

赵凯丽有一个同事叫菲奥娜,赵屯屯也是认识的,他叫她肥姐。

姐姐和肥姐虽然总是吵吵闹闹,肥姐总是被姐姐欺负,但赵屯屯知道其实他们两个很要好。

“肥姐,你干嘛呢。”

“你是?”

“我赵屯屯,这是李壹偷着给我买的手机,你别告诉我姐我和我妈。”

“怎么了屯屯?我刚到家。”

“啊?我姐没约你出去啊?那刚才她化了大妆是去招谁啊?”

“你姐啊,当然是去找你姐夫啦。”

“她谈恋爱啦?”

“你不知道?”

“没跟我说啊。”

挂了电话的赵屯屯心安不少,看来姐姐并没有多么关心自己这件事。

也对,姐弟而已,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前两天李孃孃家儿子结婚你不是拿了好几个果篮回来嘛,就吃那个!”

2

赵屯屯刚把手机藏在被子下面就听见了一阵哐哐的敲门声。

“儿砸,出来。”

是他妈。

“干嘛啊妈!”

“给我开门!”

赵屯屯心上一紧,忐忑的开了门。

“快换衣服,穿新买的那套。”

“出门啊?”

“嗯,你孙阿姨叫我们去吃饭。”

“不刚吃过饭嘛,为啥这时候吃饭啊?”

“再说!刚才在席上你吃啥啦你,叫我白白随礼。你孙阿姨女儿从英国回来了,妈领你去见见!”

妈妈的话让赵屯屯心生厌恶,但同时也放松了许多。

想了想便去换衣服了。

赵凯丽并没有去找男朋友,而是去找了李壹。

张孃孃打着毛衣看电视,懒得挪动,没好气地回敬女儿:“你自己弄去!哎呀,这么大个姑娘了,一把懒骨头,真是……”

3

两个人在餐厅相对而作,赵凯丽故作轻松的和李壹找着话聊。

“这大好的日子把你找出来也挺不合适的哈……但是呢我又不得不这么做。”

李壹沉默不做回应,赵凯丽继续说。

“今天婚礼我没去,没看到你媳妇长啥样哈哈…应该挺好的哈…应该比姆么屯儿像样…。”

赵凯丽是故意这样说的,她知道这时候李壹肯定也很想出来所以才叫他见面的,她本想在刺激刺激李壹,因为这正是她所擅长的,可刚刚见到李壹后赵凯丽便有些不忍了。

没想到李壹如此憔悴。

“凯丽姐…。”

李壹缓缓开口,赵凯丽就像是逮着机会了一样双眼发亮的看着他。

“……以后屯屯……。”

话说的像筛糠一样,搞得赵凯丽心中发痒。

“我其实…不是特意…。”

“下次……我……。”

赵凯丽终于是忍不住了,把手中的叉子狠狠的往桌上一撂。

“你就直接说你是咋样的吧,急死个人真是!”

李壹一怔,理了理思绪开口说到。

“凯丽姐,我不是gay!”

“屁!”

赵凯丽脱口而出,立刻震惊四座。赵凯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所以降低了声调。

“你和姐实话实说,你和屯儿是不是在一起过。”

李壹动作缓慢的摇了摇头。

“实话么?”

赵凯丽的语气充满了疑问。

李壹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俩发展到哪一步了?”

咽了咽口水李壹又摇了摇头,赵凯丽一拍桌子。

“说话!别整哑剧!”

李壹被赵凯丽震慑到,但语气依旧缓慢,仿佛是在边说边回忆。

“我和屯屯什么都没有有发生过,但我知道我对他和对别的朋友不一样…。”

“那种不一样?”

李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凯丽的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和屯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大学后两个人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那时候的李壹特想念赵屯屯,但他也想妈妈,也想家。

但时间久了他便只想念赵屯屯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发现了自己对屯屯的情感并非是发小那么简单。

但他不敢再往深处去想。

他怕。

“姐,姐……我去吧,我给你弄。”赵囤囤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4

孙阿姨是一名中学老师,现在还没退休所以精气神儿特足,两个妇人在饭桌上旗鼓相当吹捧着自己的孩子。

赵屯屯和孙阿姨的女儿两个年轻人完全在状况外。

“我儿砸啊就这点好,从来不撒谎,什么都是有一是一的。”

孙阿姨点点头,对屯屯投来赞许的目光。

“姆么屯儿还从来不……。”

“妈!”

赵屯屯打断了张囔囔的话。

所有人都看向了赵屯屯。

“妈,对不起。”

张囔囔把手抚上了屯屯的头。

“咋了儿?”

“我想回家了妈……”

张囔囔点了点头。

“走,咱回家。”

凯丽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弟弟慌里慌张的身影,不易觉察地点点头。

- end -

微 博 :@桃斯拉耶子

|写在最后|

| 希望喜欢我的朋友能帮我转发一下 |

|你们的关注和支持就是我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 |

交 流 |合 作   ☛   1558494967@qq.com

用心看完的戳个赞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开不了口,十八子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