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发力内地拍卖寡头身影浮现,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低迷中寻找出路

“意外”天价、精品流拍、成交额下滑,这些关键词串联起了2014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这一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与整体经济形势一样经受着巨大考验。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市场类似前几年那样“高歌猛进”的亿元行情已不能持续,未来要在“新常态”中寻找新机遇。

图片 1

图片 2

随着嘉德、保利、匡时、翰海、西泠秋拍相继落幕,2014年艺术品秋拍季已近尾声。从全年来看,市场仍处于深度调整期。从最初某一品类的成交下滑,到整体成交量萎缩、天价拍品难现,整个市场陷入低迷。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市场的亿元行情已经渐行渐远,类似前几年那样高歌猛进的行情是不能持续的,现在要在新常态中寻找新机遇。

1

香港是国际化的第一站

匡时香港2016秋拍拍品: 清乾隆天蓝釉六方瓶,高48厘米

成交低迷 市场面临最艰难一年

艺术品拍卖成交下滑

2012年下半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首次在中国香港举办拍卖会,首拍交出了总成交额4.55亿港元的成绩。此次拍卖规模虽小,却被看作是中国内地拍卖公司进军佳士得和苏富比等国际拍卖巨头地盘的标志性行动。同年同期,保利拍卖为进军国际拍卖市场,正式成立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并于11月底,在香港举行了成立庆典并同时举办首场拍卖会,取得了5.19亿港元总成交额的成绩。继嘉德与保利之后,2016年,翰海与匡时先后赴港建立拍卖分支机构, 2016年香港秋拍,翰海与匡时分别取得了2.04亿港元和2.06亿港元的总成交额,给艺术品拍卖圈增添了谈资,显得格外热闹。内地拍卖行入驻香港市场,背后缘于怎样的内在逻辑?

近日,匡时拍卖发布消息将于11月底举行香港首拍,成为继嘉德、保利之后进军香港市场的第三家内地拍卖公司,这也是匡时并购上海恒利、谋求上市的战略布局之一。与此同时,保利拍卖联姻华谊兄弟进军上海,成为保利拍卖旗下第五家拍卖子公司,日前保利山东又将预展开到青岛。集团化运作之后的嘉德拍卖曲线收购苏富比,6万平方米的嘉德艺术中心也将于2017年上半年启用。从各大拍卖行持续跑马圈地的动作来看,市场竞争更加白热化,中小型拍卖公司愈发艰难。那么,拍卖行业的寡头时代已经来临,未来的市场格局究竟呈何走势?

资本发力内地拍卖寡头身影浮现,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低迷中寻找出路。据中拍协秘书长欧阳树英透露,今年1-9月份,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金额约153亿元,全年数字仍在进一步统计中。

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为153亿元,比2013年略有下调。而来自盛世收藏网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8日,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交量较2013年同期下滑18.26%,成交额下滑17.37%。具体到嘉德、保利、匡时三大拍卖巨头,业绩均比2013年有所下滑,且秋拍成绩不如春拍。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表示,香港地区的特色源自得天独厚的商业环境和中西交融的文化氛围,是亚洲最大的老牌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因此,内地拍卖公司想要成为一家真正的国际拍卖公司,就要走出去,放宽视野、开拓进取,特别是海外有历史上流散出去的大量文物艺术品,一般都是在中国香港地区、欧洲和美国交易,这就需要选择香港作为国际化的第一站。

嘉德、保利后,匡时进军港拍

而此前据中拍协发布的2013拍卖业蓝皮书显示,当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313.83亿元。

尤其是香港,作为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风向标”,2014年秋拍开局不利。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三大拍卖行业绩整体出现大幅下滑。其中,香港苏富比秋拍收获29.04亿港元,低于2013年秋拍41.96亿港元的成绩,也明显低于去年春拍34.18亿港元的拍卖业绩;保利香港秋拍收获8.25亿港元,低于2013年秋拍9.89亿港元的成交额;嘉德香港斩获3.43亿港元,低于2013年秋拍5.1亿港元的业绩。

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益修则表示,香港有地域及资源方面的优势,作为一个百年来的中西桥梁,文化上兼容并蓄,地理位置方便,艺术品市场十分国际化,吸引着国际藏家的关注,有完善的法制及一系列的配套措施,例如艺术品进出口零关税政策,是一个国际性的多元化收藏平台,深受海内外收藏家的认可与信赖。保利香港成立时,80%的客人来自中国内地,如今,80%的客人来自香港及亚洲地区。

对于内地拍卖行而言,香港市场一直被视做国际化的桥头堡,其战略意义可想而知。在香港市场中,客户资源的维护和发掘、品牌的海外影响力、税收等政策环境和区位优势等,都成为拍卖行趋之若鹜的根源。

具体到嘉德、保利、匡时三大拍卖巨头,业绩均比2013年有所下滑,且秋拍成绩不如春拍。

紧接着,内地几乎所有拍卖行的业绩都出现明显下滑。其中,中国嘉德秋拍收获17.06亿元成交额,较2014年春拍下滑24%,较2013年秋拍更是减少28.3%;北京保利斩获27.74亿元成交额,与2013年秋拍和2014年春拍相比,下滑幅度均超过10%。而北京匡时2014年秋拍13.45亿元的业绩,较春拍回落23%,较2013年秋拍更是下跌30%。另据统计,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北京翰海四大拍卖行2014年秋拍的总成交额为73.3亿元,相比2013年度78.58亿元的总成交额下降6.72%。

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表示,香港因为是自由港,在政策要求上显然相比内地宽松很多,最明显的就是低税率,一、二级市场整体相对成熟,对货币买卖和国际资金流动都没有限制,资金可随时进出香港。香港更像是一个艺术品的集散地,很多藏家在这里,货源往来方便,相比之下,内地还是会有一定限制,所以有这样的地区优势还是需要利用好。

2012年,嘉德、保利率先登陆香港市场,虽然短时间内还难以与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老牌拍卖行抗衡,但经过数年的积累,已经在香港站稳脚跟。从今年香港秋拍的形势来看,压力依然存在。香港苏富比总成交额22亿港元,同比2015秋拍的26.69亿港元略有下滑,与今年春拍的31亿港元相比缩水明显。香港保利今年秋拍总成交11.15亿港元,同比2015年秋拍的9.14亿港元略有上涨,与今年春拍基本持平。有不少参与香港拍卖的市场人士表示,今年香港市场也并不理想,往年火爆的场面没有出现。很多拍品都是底价成交,这也是买家捡漏的机会,不过精品还是很抢手,也有很好的价格。

北京翰海拍卖高级顾问穆文斌认为,当前的艺术品市场可用不温不火、平稳过渡来概括。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则坦承,当前市场,无论是拍品征集还是拍卖都非常艰难。虽然办理竞买的人数和春拍相比持平,但成交率和成交额都明显下降,明年艺术品市场将面临严峻挑战。

与此同时,2014年高价成交的拍品数量也减少了。其中,在中国嘉德秋拍中成交额超千万元的书画作品有18件,而春拍是23件;北京保利秋拍成交价过千万元的作品有19件,而春拍是24件;北京匡时秋拍有11件拍品的成交价过千万元,与春拍基本持平。

内地香港市场各有特点

即便如此,内地仍有不少拍卖行跃跃欲试,比如匡时拍卖。从2012年底并购上海恒利,到2015年积极谋求上市,香港市场从没离开匡时拍卖的视野。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曾坦言,匡时一直在谋划进军香港,与恒利合并之后,将把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两家公司合并之后资源整合,业务板块、人员构架等进一步完善和壮大,为匡时进军国际市场提供了可能。

此间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进入一种新常态。与中国宏观经济相适应,文物艺术品市场也将处于提质、增效的新阶段。

尽管艺术品拍卖市场陷入低潮,但仍有天价艺术品“意外”出现:2014年4月,收藏家刘益谦以2.81亿港元于香港苏富比春拍会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11月26日,刘益谦在香港佳士德秋拍会上又以3.48亿港元拍下被誉为唐卡之王的十五世纪“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一时间,“有钱,任性”成了艺术品市场新的代名词。

说起北京和香港的艺术品市场,许多人认为是竞争关系。武汉美术文献艺术中心的总监刘明认为,内地市场和香港市场各有特点,也不存在相互取代的可能性。内地的藏家,目前更喜欢内地艺术家的作品,他们的交易市场主要是在内地。而香港市场主要是面对西方藏家的。两者是相互交错、相互补充的。

2016年初,宏图高科的两则公告描绘出了匡时国际借道上市的路径。其中明确提到所募资金将有4.8亿元用于匡时国际增设分、子公司项目,匡时香港的轮廓已然明朗。对于业内所关注的香港首拍细节问题,匡时香港方面表示,目前专场和拍品还没有最终确定,图录资料也还在准备中,暂时不太方便透露具体的细节。但从目前匡时官网披露的资料来看,香港首拍规模并不大,呈现的中国书画、古董珍玩、现当代艺术品精品数量不过百余件,可以说,这次首拍的象征性意义更大一些。

虚火太旺 文化动力将成竞争核心

而就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买家的构成来看,2014年企业资本有了较大范围的增幅,艺术品收藏正由个人爱好向机构收藏行为转移。业内人士分析,天价给市场注入了温度,有利于文化遗存的传承发扬,但天价背后亦存隐忧,艺术品市场仍需要合理的监督与引导。

作为内地拍卖公司首个入驻香港的中国嘉德。中国嘉德董事总裁王雁南说,北京、香港两地已经构成了无论在收藏品种和收藏趣味方面都有所不同的两个市场,北方市场特别喜欢的拍品,在香港不一定能受追捧,而岭南地区或东南亚国家收藏者喜欢的,在北方市场不一定能有所发挥。

对接资本,抢占市场份额

市场艰难的原因何在?除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外,主要还是文化影响力不够。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认为,目前艺术品市场并不缺精品,也不缺资金和信心。一旦文化影响力孱弱,会暴露出很多问题。

2

保利、嘉德、翰海、匡时在香港拍卖的业绩如何?

衡量一个拍卖公司的实力高低,大抵不会脱离品牌号召力、管理团队的运作能力、市场资源的占有能力三大方面。在市场持续激烈的形势下,各大拍卖行也在各出奇招,壮大自身实力。比如保利拍卖借由保利文化集团实现上市,成为内地拍卖概念第一股。嘉德拍卖曲线收购苏富比,匡时拍卖欲借道宏图高科完成上市,都在努力与市场和资本对接,扩大规模和影响力。数月前,保利拍卖联姻华谊兄弟进军上海,成为保利旗下继香港、厦门、山东、澳门的第五家拍卖子公司。有业内人士表示,保利拍卖凭借着自己的品牌优势,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攻城略地,其实质就是抢占市场资源,进而扩大市场份额。日前保利山东又将预展开到青岛,其实看重的也是青岛的市场资源,尤其是这里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还是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

为什么《松鹰图》、《功甫帖》等许多高价拍品出现以后会引起很多争议?还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基础和文化氛围不支持这种亿元行情。刘尚勇说。

艺术品信托再现兑付危机

保利、嘉德、翰海、匡时在香港春拍秋拍总成交额图表

相比之下,嘉德拍卖走的明显就是另外一种路线。2014年,中国嘉德文化集团成立,形成以嘉德拍卖为旗舰,以嘉德投资、嘉德艺术中心、嘉德在线、保险金融业务等为辅助的战略布局。泰康人寿持股苏富比拍卖13.52%,而嘉德拍卖也是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一手创办,嘉德拍卖曲线收购苏富比,也让嘉德的国际关注度飙升。

收藏家徐胜也表示,现在整个社会太浮躁,这种浮躁造成大家不关注艺术品内在的文化价值,更多在琢磨它到底值多少钱,不挖掘实际的文化内涵就没有收藏的意义,卖文物艺术品跟卖白菜没区别,这种现象应该引起各界重视。

在艺术品拍卖市场探底的大环境下,2014年,艺术品信托市场成为不少信托公司“不能承受之重”,产品发行数量跌至个位数。据统计,截至目前,2014年国内仅成立7款艺术品信托产品,累计规模还不足10亿元,且信托产品的预期收益只有9.5%左右,与之前近20%的收益相比,已缩水近五成。

这四家公司近年来在香港春拍秋拍业绩,保利香港拍卖自2012年首次拍卖以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总成交额最高记录是2016年春拍12.95亿港元。嘉德2012首次拍卖业绩不错,最高记录是2013年秋拍5.11亿港元,之后业绩下滑。翰海和匡时入局较晚,春秋拍成交额一直处于2亿港元左右。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嘉德拍卖间接成为苏富比股东的事实,有利于强化中国嘉德的国际品牌形象和地位,这对于未来嘉德国际化业务的开拓有着强大的支撑作用。通过入主纽约上市公司苏富比,泰康人寿和中国嘉德可以进一步了解国际化上市公司的运作与管理,为今后泰康人寿和中国嘉德进入证券市场获取经验和铺平道路。

多元化发展 是出路还是鸡肋?

不仅如此,2014年,艺术品信托逾期兑付再现危机。譬如,深圳杏石基金自2011年发行的一款艺术品私募基金产品,于去年5月到期时,投资者普遍只拿回本金的10%,且该产品3年来的投资收益全部没有支付给投资者。又如,成立于2011年8月12日的“中信墨韵1号艺术品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应在2014年8月12日到期兑付,但至今仍有部分投资者尚未拿到本金和利息。

从上面的数据看到了内地四家拍卖公司在香港拍卖的业绩,那么,若是和佳士得香港、苏富比香港作比较,会有怎样的差距呢?

竞争激烈,垄断格局雏形已现

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背景下,拍卖公司需采取多元化经营策略,这是很好的抗压方式。无论苏富比或佳士得,书画拍卖仅占业务量一小部分,因此他们生存能力很强,在市场困难时受到影响也小。苏富比(北京)拍卖有限公司总裁温桂华介绍。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中信墨韵1号”的兑付风波,某种程度上是近两年艺术品投资市场迅速降温的一个缩影,即艺术品市场出现断崖式下滑,发行机构、发行量与收益呈现量价齐跌现象。目前,存续期限在1―2年的艺术品投资基金也曾出现过不少兑付违约状况,原因同样是艺术品投资遇冷,导致艺术品难以短期套现。

保利、嘉德、翰海、匡时、苏富比、佳士得在香港春拍秋拍总成交额图表

近年来市场持续调整,整个拍卖行业都在遭受压力和考验。拍卖行竞争激烈,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态势,大的拍卖行占据更多的市场资源,中小型拍卖行转而寻求特色路线,如果还局限在一味追求高大全的恶性循环中,结局不言而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市场洗牌让市场规模扩大,行业效率提升。

而国内拍卖公司,多数在书画类拍品方面占据半壁江山甚至更多。董国强说,中国书画在国内拍卖行业一线公司里成交额占到70%,二线公司占比更高,可能要到90%甚至100%。

“对艺术品金融的主流产品艺术品信托来说,该市场的浮动随着艺术品本身的起落而变化,而艺术品市场更大程度取决于拍卖市场波动。”业内人士表示。

对比2012年秋拍至2017年春拍的数据,苏富比和佳士得交替领先,最低成交额也在20亿港元之上,比保利香港的最高记录12.95亿港元高出许多。2017年春季拍卖会总成交额,苏富比31.67亿港元,佳士得24.46亿港元,保利香港12.44亿港元,嘉德3.26亿港元,匡时1.81亿港元。可见,在香港这个拍卖市场,内地拍卖公司已经分得了一小块蛋糕,想要占据更多的份额,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从AMMA发布的《2016中国艺术品市场春拍调查报告》可以看出,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总成交额为244亿元,北京地区达到108亿元,香港市场为73亿元。从中拍协发布的《2016春拍全国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述评》看出,以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匡时为代表的10家拍卖公司的成交额为98.83亿元。两个数据对比可能并不准确,但足以说明各大拍卖行掌握着市场中的大部分资源,尤其在优质资源的占有率方面有绝对优势。

据了解,近几年,艺术品市场参与者在多元化发展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探索。今年春拍,苏富比(北京)呈现了更加多样的艺术审美,从奇石、根雕到家具设计。

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显示,2011年春季拍卖呈现历史高点,拍卖成交金额达到92.5亿元。而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春拍成交金额为38.3亿元,较2011年高峰下滑54.2亿元。

发展前景看好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谢晓冬表示,大的拍卖公司有人才优势、客户优势,会转化为业绩优势,如果能够控制成本,依然能够维持比较好的利润率,但小公司就越来越难了,必须寻求比较有特色的经营方式和优势定位。从市场规律来看,任何行业最终都会变成少数几家公司垄断市场大部分份额,其他中小型公司会向地方性、专业化去转化,寻求比较优势,拍卖行业也不例外。

尽管多元化策略势在必行,但实施起来不容易。董国强坦言,匡时近年在书画和器物板块外,陆续增加了茶道具、佛教艺术品等,但却并没贡献太多的成交额。比如茶道具,价格较低,参与人群较少,但也要配备人员征集、制作图录,成本在增加的同时却看不到利润增加,拍卖公司实际负担在增加。

3

胡妍妍表示,从具体的拍卖品类行情上看,内地市场与香港市场似乎存在着一定差异性:内地书画市场占据半壁江山,油画板块的早期及经典写实更受关注;而香港市场的现当代艺术、名酒、珠宝具有明显优势。嘉德力求在香港的拍卖更加多样,继续保持中国书画方面的强项,古董珍玩这一品类中的瓷器、家具、玉器、青铜器等逐渐进步。当代艺术方面由于市场的乏力,加之对新市场的适应,嘉德还没能展现足够的力量,相信未来会有大成长。生意随着市场走,差异化的构想也是要顺应市场动向。嘉德香港的现阶段的目标是发展成为一个具有熟练国际交易经验的多门类综合性拍卖公司。

编辑:江兵

市场处于深度调整期

张益修表示,近年来,市场虽进入调整阶段,很明显地看到不同门类艺术品的此消彼长,不管是在哪个门类,每个季度或年度一直都有亮眼的成绩出现,这对市场来说,其实是个正常发展的必然路径。对于藏家来说,他们更加理性而慎选精品,此时尤其是顶尖拍品往往逆势创下纪录,像去年吴冠中《周庄》创下了亚洲现当代艺术的世界纪录,相信可以起到鼓舞市场的正面力量。对保利香港而言,征集向来都可说是一种挑战,对于过去一季的回顾与市场的再梳理,透过这个机会贴近不同地域与市场,了解供需的平衡与市场的氛围,以此策划每季的专题。

“发展不均衡”可谓目前国内艺术品市场最为突出的现象。业内人士指出,在影响艺术品市场波动的拍卖市场中,起到主要作用的是具有同质化竞争和寡头垄断性质的书画行业。“中国艺术品市场总量的官方统计数据是2000亿元,其中书画产业占了60%。”上海汇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沃伟东表示,书画的最大特征是上游生产者和下游消费者的个体化。

董国强表示,近些年,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的变化确实影响并改变着行业格局的变动。就内地的拍卖行参与到香港地区的市场竞争而言,由于目前其自身品牌影响力上与苏富比、佳士得相比仍存在较大的差距,所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内地拍卖行与之在香港形成分庭抗礼的格局并非易事,需要一定的时间运作。而海外拍卖行进入到内地市场,由于受到文物政策的限制,现阶段只能拍卖当代艺术品,所以目前其竞争优势也并未显现。在某种程度上,艺术品拍卖行业竞争的激烈,其实是件好事,一方面,艺术品拍卖行业归根结底是服务行业,而竞争越激烈,藏家、客户越受益。另一方面,国内拍卖行与海外知名拍卖行的同场竞技,在一定程度上会有利于促进行业的整体发展。

但当下,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业和古玩市场,景象萧条,关门歇业者甚多,现状不容乐观。“大多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下降了20%到80%,接下来将会产生画廊的倒闭潮。最多可能倒闭三分之二,因为缺少现金流。”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指出,未来画廊要明确自己的功能定位,才能生存发展。

在二级拍卖市场,“无论苏富比或佳士得,书画拍卖仅占业务量一小部分,因此他们生存能力很强,在市场困难时受到影响也小。”苏富比(北京)拍卖有限公司总裁温桂华介绍道,但国内拍卖公司多数在书画类拍品方面占据半壁江山甚至更多。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表示:“2014年,拍卖场次和拍卖标价都有所下降和减少。从2014年秋拍市场看,无论从最初的征集还是到后来的拍卖,都是匡时成立以来最艰难的一次。”他说,中国书画在国内拍卖行业一线公司里成交额占到70%,二线公司占比更高,可能要占到90%甚至100%。也就是说,一旦中国书画市场遭遇不景气行情,国内拍卖公司将面临运作困难的处境。在当前背景下,业内人士认为,拍卖公司需采取多元化经营策略,这是很好的抗压方式。

据了解,近几年艺术品市场参与者在多元化发展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探索。2014年春拍,苏富比(北京)呈现了更加多样的艺术审美,从奇石、根雕到家具设计。然而,尽管多元化策略势在必行,但实施起来并不容易。董国强坦言,匡时近年在书画和器物板块外,陆续增加了茶道具、佛教艺术品等,却并没有贡献太多成交额。“比如茶道具,价格较低,参与人群较少,但也要配备人员征集、制作图录,成本在增加,却看不到利润增加,拍卖公司实际负担在增加。”同时,艺术品价值和真伪鉴定的鱼龙混杂,也成为市场“硬伤”。“艺术品鉴定门槛较高,需要几十年的积淀和感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制度欠缺也存在现实原因。

可喜的是,国家文物局于2014年10月29日发布《关于开展民间收藏文物鉴定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天津市文物开发咨询服务中心、黑龙江龙博文物司法鉴定所、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厦门市文物鉴定中心、湖南省文物鉴定中心、广东省文物鉴定站、云南文博文物评估鉴定有限公司等7家文博单位,面向社会公众开展民间收藏文物鉴定试点工作。据悉,这7家单位均长期专门从事文物鉴定,可独立开展陶瓷器、玉石器、金属器、书画、杂项等门类的文物鉴定服务。此举对于目前从事文物鉴定几乎没有准入门槛的现状将有很大改观,也将有效遏止不规范鉴定行为的蔓延。

艺术品行业专家认为,整个艺术品市场回归正常和理性还需要较长的时间。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进入一种“新常态”。与中国宏观经济相适应,艺术品市场也将处于“提质、增效”的新阶段。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资本发力内地拍卖寡头身影浮现,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低迷中寻找出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