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两汉文化看徐州

甲骨钻凿形态研究 …………………………………………………………………周忠兵(147)


汉代文物中的“南越北楚” 发布时间:2016-06-30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吴丹微点击率: 4月19日,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携手徐州博物馆联合推出“大汉楚王与南越王——徐州汉代文物精品展”,分“汉玉之巅”“盛世吉金”“汉俑华采”三个部分,以192 件徐州汉墓出土的珍贵文物为依托,和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一起见证汉世雄风。 徐州,古称彭城,北扼齐鲁,南控吴越,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故乡。西汉初年,刘邦封韩信为楚王,公元前201 年又以韩信谋反为由,废其为淮阴侯,将彭城分封给少弟刘交,即楚元王。彭城由此成为楚国王侯和达官显贵的聚居之地,历经十二代楚王一百九十余年。 广州,古称蕃禺,南越国都城之所在,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墓发现于此。南越国是赵佗于西汉初年建立,历五世,共九十三年,至汉武帝元鼎六年为汉军所灭,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楚王和南越王同为汉代的诸侯王,不仅所处的时代有交集,而且出土的器物在种类、形制和造型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下面分别通过南越王墓和徐州汉墓墓葬及出土文物的对比,为大家展示两地王墓、随葬物的异同。 一、墓葬 依汉制,诸侯王薨后皆葬于封国,所以徐州应当分布有十二代楚王的陵墓,现已发现八处十六座楚王或王后的陵墓。狮子山楚王墓是目前我国已知西汉诸侯王陵中工程最大、建筑形制最为奇特的特大型崖洞汉墓。通过对墓葬形制结构的分析研究,专家学者们认为狮子山楚王墓在构造上呈现出明显的两次建造特征。即该墓始建之初先在山坡凿成一个硕大的竖穴墓坑——天井,并与前伸的墓道构成一座平面为“甲”字形的竖穴墓,究其本意应为仿照汉代帝陵形制用木材构筑出一座“黄肠题凑”式的竖穴石坑木椁墓。后因时间充裕及楚地风俗影响,又继续向山体内开凿扩建,最终形成一座竖穴墓坑与横穴崖洞墓室相结合的特殊墓葬结构。这种墓葬结构也因此成为徐州地区西汉楚王崖洞墓葬建筑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它标志着前期楚王崖洞墓开始摆脱传统竖穴墓以及凿砌结合石坑墓的束缚,并为此后完全开凿于山体之中的横穴式楚王崖洞陵墓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图片 1

我方鼎铭文与西周丧奠礼………………………………………………………………冯时(185)
徐州西汉前期楚王墓序列和墓主及相关问题………………………………………刘照建(213)
春秋钟离君柏墓发掘报告………………………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蚌埠市博物馆(239)

2000多年前,刘邦在徐州开创了汉朝的基业。400年间,岁月交替,徐州为世人留下了不胜枚举的汉代墓葬。今天,这些大墓一个个打开,让我们得以重新认识一个盛世的时代。

甲骨钻凿形态研究
周忠兵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长春  130012)

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两汉文化看徐州。    利用整理卡内基博物馆所藏甲骨实物的机会,细致观察这批甲骨上的钻凿,结合以往学者的研究,系统研究了殷墟甲骨上钻凿形态的类别、发展序列、发展规律等问题。
    文中将甲骨上的钻凿分成五型二十式,并说明这些钻凿型式是如何发展演变的。总结出一些钻凿发展规律,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两点。第一,小圆钻和轮开槽制作的长凿在甲骨上的使用时间基本在武丁时期,并且早期甲骨上的长凿主要是采用轮开槽方法制作,因而这两种钻凿类型具有较强的断代意义。第二,直接挖制的长凿,其凿长随着时间的演变而逐渐增长,南北系甲骨分别在无名组和何组甲骨上长凿长度达到极至,都出现超过3厘米的长凿,南北两系的长凿长度的这种长度递增现象至黄组类甲骨有所回落,黄组甲骨上的长凿长2厘米以下。
    利用我们所整理归纳出的甲骨钻凿的发展序列及规律,可以较好的说明历组类甲骨的时代应该是属于武丁晚至祖庚时期。

孟强在《考古》2006年第9期发表《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一文说,从出土陶俑的特征分析,在年代上狮子山汉墓应排在驮篮山、北洞山两墓之前,其墓主在早期五代楚王中,以第二代楚王刘郢或第三代楚王刘戊的可能性为大。 狮子山汉墓出土钱币绝大多数为荚钱,少数为四铢半两等,恰能说明当时为两种货币的过渡时期,即废荚钱而行四铢之时。第二代楚王刘郢所薨之年正逢文帝五年币制改革,而其入葬时间极可能因其墓葬未完工又有所推迟,墓中既有荚钱又有四铢半两不足为奇,而恰能证明墓主为刘郢的可能性最大。 狮子山汉墓出土遗物数量大,种类多,品质高,已有学者对该墓出土的印章、封泥加以研究,本文不再赘述,通过对陶俑、钱币、玉衣等典型随葬品的分析可以确定,狮子山汉墓应为第二代楚王刘郢。目前徐州已发现楚王墓8处,墓葬形制的发展、演进规律明显,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序列,将狮子山汉墓置于其中加以研究,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我方鼎铭文与西周丧奠礼
冯  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我方鼎出土于洛阳,从鼎的形制、铭文的记时特点分析,其时代属于西周早期。盖、器对铭43字,所记史实关乎西周自启殡至入葬之间的丧奠礼仪,是研究西周丧礼的重要史料。
    我方鼎的器主为若氏小宗,此鼎为其为父己所作的祭器。铭文首先记器主以御祭和血祭对祖乙、妣乙和祖己、妣癸两对先祖的祭祀,反映了丧奠礼中的朝庙奠礼。朝庙奠意即向祖先辞行,其中祖乙、妣乙为父己的祢庙,祖己、妣癸为父己的祖庙。二庙对于器主而言皆为祖庙。朝庙奠后又继续以礿祭和报赛之祭祭祀二位先妣,反映了丧奠礼中的祖奠之礼。祖奠意即以柩车向外,为出行的开始。朝庙奠先朝祢庙,后朝祖庙,继而于祖奠唯祭二妣,体现了丧礼待亲如宾,每动必远的根本礼旨。铭文记二奠彻奠之后,则舆载尸棺于柩车,并行大遣奠及祼仪。大遣奠为丧奠中最隆重的礼仪,遣奠为遣送死者的奠礼,其仪为人道之终。士礼遣奠用少牢五鼎,彻奠之后则需将奠牲之余的羊、豕裹为二包,随棺入葬,是谓包奠。继而又行读賵礼,即省记送死賵物之书。这些仪节于鼎铭均有明确的记载。
    本文根据文献资料对鼎铭所反映的丧奠仪节进行了详细考证,可明我方鼎并非简单的祭祖文辞,而完整、系统地反映了西周丧奠礼仪,并可与文献记载逐一印证。器主为殷遗,因此,铭文无论对于殷周丧礼及相关祭祀制度的研究还是古代文献的考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同时研究了西周祼礼的意义及相关的丧奠铭文。

地下的汉朝之

徐州西汉前期楚王墓序列和墓主及相关问题
刘照建
(徐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徐州 221018)

    近年来徐州地区已经发现发掘八处楚王墓,其中一致被认为前期楚王墓的是:楚王山、狮子山、北洞山、驮篮山,这四座楚王墓墓室规模庞大,出土文物数量繁多,对于研究西汉前期楚国政治经济社会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但是由于徐州楚王墓材料多未正式公开发表,学者们对墓葬的序列和墓主问题的认识分歧较大,严重制约相关研究的深入开展。
    本文从墓葬形制和随葬器物入手,深入探讨了西汉前期楚王墓序列和墓主问题。通过对狮子山、北洞山、驮篮山三处楚王墓形制布局、开凿技术和防护措施的比较研究,理清三墓前后相承的发展脉络;同时又综合分析了三座楚王墓出土的时代特征明显的随葬器物玉器、陶器、钱币和印章,进一步确认三墓排列的先后顺序为狮子山、北洞山、驮篮山。根据三墓排列顺序,结合前三代楚王在位时间和墓葬规模,从而推定三墓的墓主就是西汉前期的前三代楚王,即狮子山楚王墓墓主为第一代楚王刘交,北洞山楚王墓墓主则为第二代楚王刘郢(客),驮篮山楚王墓墓主为第三代楚王刘戊。在此基础上,对楚王山墓主问题、狮子山、北洞山两座楚王墓墓葬形制异常以及王后墓形制发展演变规律和修筑时间等问题作出了解释,并对全部的12代西汉楚王墓排序作出重新思考,对其发展演变规律提出新的认识。

地宫探秘

春秋钟离君柏墓发掘报告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蚌埠市博物馆

    钟离君柏墓位于安徽蚌埠双墩村内,2006年12月至2008年8月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蚌埠博物馆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该墓葬是一座大型有封土堆土坑竖穴墓,墓坑为圆形,生土二层台在2米以下,正东向有阶梯短墓道。在封土与填土中构筑五色土、白土垫层、放射线、土丘、土偶墙、“十”字形墓底埋葬布局等遗迹。墓葬结构新颖,遗迹现象复杂,随葬品非常丰富,出土器物500余件,有铜钮钟、鼎、簠、甗、豆、盉、罍、镞、戈、戟、剑、马衔、车惠,彩陶罐,印纹陶罐,石磬,玉饰件以及大量的漆木器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它创造了2000余件土偶。铜器上发现“钟离君柏”等铭文,是一座春秋钟离国王陵墓葬。
    该墓葬首次发现钟离国实物资料,证明文献中记载钟离古国存在的历史事实。墓葬独特的圆形结构和寓意深奥而神秘的文化遗迹现象涵盖了几千年人类对天、地、人之间事项的认知和记忆,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社会历史宿影。是墓葬建筑史上的创新,开创一代钟离国葬俗新风和墓葬新类型,为今后墓葬考古提出了新课题,开阔了新视野,为探索古代丧葬史和消失了的葬俗文化提供了珍贵的材料,其成果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意义。

撰文 / 艮迪 摄影 / 郑云峰 执行 / 立山

 

图片 2

古城徐州,地下掩埋着一个个规模宏大的汉代宫殿。在2000多年的时光流转中,它们或被盗掘,或默守自己的秘密,静等着考古学家的发现。当这些陵墓终于呈现在世人面前,一个神秘的世界便陡然打开了……

公元前200多年,刘邦在徐州开创了汉朝400多年的基业,对中华文化产生了中国历史上任何王朝都无法比拟的深远影响。历史因素和独特的利息地理环境使徐州保存了丰富的汉代帝王之家的物质文化,从楚王、王后、嫔妃、列侯等宗室贵族成员,到楚国的达官显贵不胜枚举,他们的陵墓使徐州的汉代考古大发现接踵而至。因此,有人说“两汉文化看徐州”,而徐州的两汉文化就体现在这些密布地下的神秘宫殿中。

图片 3

在北洞山楚王墓,附属墓室及通往柴房、臼房和藏冰室的门道错综复杂。

图片 4

出土于邳州彭城国相缪宇墓的东汉石刻题铭。

十墓九空:

悲喜交集的发掘过程

徐州汉墓被大规模盗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汉末年的草莽时期,很多楚王墓都在这时被盗掘。实际上盗掘这些陵墓并非易事,进入墓室的通道很长,其内部有很多排巨大的塞石封堵,这些塞石上下间有榫卯相扣合。但贼有贼法,盗墓者在上层墓石外端面的正中间凿一牛鼻孔,再在牛鼻内穿绳系索,使用人力或畜力将塞石拖曳出来。如此重复,一块块巨石就轻而易举地被拉出来了。

图片 5

当年的盗墓者要想进入墓,就必须把重达几吨重的巨大塞石拖出来,这绝非易事,莫说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即便在今天,也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图为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墓道及从甬道内拽出的塞石。

徐州汉墓的科学发掘工作可追溯到1952年初,由我国着名历史学家王献唐先生、徐州文管会的王肯堂先生发掘的茅村汉墓画像石墓。徐州汉墓特别是楚王和列侯陵墓的考古发掘,主要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1981年和1982年发掘了龟山楚王和王后墓,规模十分宏大。

进入21世纪,徐州汉墓的发掘几乎无月无之,西汉王陵陪葬坑、西汉王陵采石场等等不一而足。

图片 6

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陵的金缕玉衣,由4000多片新疆和田玉穿缀而成。

图片 7

东汉铜牛灯,出土于徐州睢宁刘楼下邳国王室墓。

图片 8

狮子口楚王墓内铜戟出土现场。当年的戈矛利刃,已被时间改变得锈迹斑斑。

深入地宫内部

徐州周围山峦环绕,有高矮几十座山峰。这些石灰岩山体都是西汉出国王侯选择埋葬自己的风水宝地,由此构成了徐州汉墓的基本特色。可以说,徐州有山就有墓,目前已发掘清理汉墓千余座。

图片 9

徐州北洞山第五代楚安王刘道墓出土的铜铺首,做工精细,令人惊叹。

图片 10

北洞山楚王墓,乐舞庭通往厕间的廊道透着神秘的色彩。

西汉楚国的王、后陵墓使用的都是汉文帝霸陵相同的“依山为陵”形制,在山体中开凿墓室。每个楚王墓的形制、结构都不相同,每一座都宛如庞大的地下宫殿。这些地下宫殿又以北洞山楚安王刘道墓和龟山楚襄王刘注墓最具代表性。

图片 11

北洞山汉墓结构图。

图片 12

北洞山楚王墓道壁龛出土的西汉彩绘仪卫俑,他佩戴着华贵的玉具剑,双手作持兵器状。

北洞山汉墓从形制布局到生活设施完全模仿楚王宫殿的陵墓建筑,精巧又庞大,是我国已发现的任何汉代诸侯王陵墓都无法比拟的。龟山汉墓是并列的楚王刘注夫妇的两座陵墓构成的,每座陵墓又分别由墓道、甬道和墓室3部分组成,气势宏伟、开凿精度极高,是徐州迄今发现最雄伟、面积最大的楚王地下宫殿之一。

图片 13

徐州汉墓分布图。徐州有山就有墓,遍山都有汉墓,目前已发掘清理汉墓千余座。

图片 14

龟山楚王刘注王后墓内的“擎天柱”已在黑暗中支撑了两千多年。

地宫奇珍

徐州出土的汉代文物可谓洋洋大观,尤以汉玉、汉俑和汉画像最为典型。

徐州楚王墓出土的玉器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代表了我国汉代玉器的最高水平。其特点是数量多、种类全、工艺精湛、玉质精美。特别是丧葬用玉,狮子山出土的玉棺、金缕玉衣,九里山出土的银缕玉衣和拉犁山出土的铜缕玉衣等都是鸿篇巨制、当之无愧的国宝。

图片 15

西汉刘注墓出土的水晶带钩,剔透玲珑,工艺非凡。

图片 16

东洞山楚王后墓出土的透雕白玉环。徐州出土的玉器,代表了中国汉代玉器的最高水平。

徐州出土的汉代陶俑种类极其繁多,从兵马俑、仪卫俑、舞俑到杂役俑,是汉代楚国的军队、乐舞到炊厨宴饮的直观反映,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徐州汉代晚期至东汉时期的墓葬常以雕刻画像的石块砌成,被称为画像石。画像的内容丰富多彩,神奇而浪漫,天上的神仙世界,神话传说和祥禽瑞兽无所不有;汉代现实生活中的种种车马出行、宾主宴饮、游射田猎、乐舞百戏、纺织农耕都有真实反映,是今人研究、鉴赏汉代社会生活、艺术的“绣像百科全书”。

图片 17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腰带金扣,光华夺目,是金器中的经典之作。

图片 18

北洞山第五代楚安王刘道墓出土的玉佩,做工繁复,曲尽其妙。

从徐州地下复原两汉文化

徐州汉墓的考古发现帮助我们还原的历史,在很多方面都是史料和实物付之阙如的。

汉代的建筑遗迹数量虽多,但是汉代特别是西汉的建筑实物久已无从寻觅。徐州西汉楚王墓不仅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白,而且极大地丰富了史料的记载。

图片 19

土山东汉彭城王王后墓出土的鎏金兽形铜砚盒。

图片 20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些酒器,使我们得以了解汉代显贵们饮酒作乐的情景。

汉墓及其出土文物所反映的汉代先进科技不胜枚举。特别令人惊诧不已的是这些陵墓的开凿精度,仅以龟山楚襄王刘注陵墓为例,长56米的甬道,其中心线误差仅为5毫米,精度为万分之一;刘注和王后墓分别开凿出的甬道,平行的误差仅8毫米,精度为1比7000。

炒钢技术发明于西汉时期,被誉为铸铁发明后钢铁发展史上的又一里程碑。狮子山出土的5件炒钢制品,是迄今为之我国发现年代最早的同类制品。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16件玻璃器和一件大型玻璃兽,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古代铅钡玻璃,说明我国西汉时期就已经有了先进的玻璃制造工艺。

图片 21

西汉鎏金错银铜熏炉,出土于徐州龟山“丙长翁主”墓,其花纹与刻工,反映出汉代工匠的高超技艺。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本文节选自《文明》2005.10月刊

本期微信责编/吴鸿制作 / 金妤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两汉文化看徐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