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遗产,意大利考古专家盛赞东华门遗址

    第六届世界考古学大会于2008年6月29日~2008年7月5日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召开,以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研究员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应邀出席本次大会。代表团的其他成员有社科院国际合作局杨扬局长、考古所陈星灿副所长、国家文物局文保司考古处闫亚林副处长、社科院国际合作局国际处周云帆处长、社科院科研局文史哲学部工作室刘晖春副主任、考古所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王学荣副主任。
    中国代表团的主要任务是参加第六届世界考古学大会和申办2010年世界考古学大会间期会议。同时,通过参加大会,进一步了解世界考古学大会的组织结构、运作机制,如机构组成、领导人产生方式、会议形式、会议议题、会务组织方式、筹备与接待特点等,进而为筹备2010年间期会议做准备。
    7月3日下午,世界考古学大会召开代表大会,与会人员主要为大会理事、地区代表和各个国家代表等约60人,主要议程为选举世界考古学大会主席、副主席、秘书和司库;修改大会章程;确定2012年第七届大会和2010年间期会议的举办国。中国代表团向代表大会提交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国家文物局共同承办世界考古学大会2010年间期会议的申请意向书,得到大会通过。另外,本次会议提名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研究员为世界考古学大会理事、东亚地区代表,考古研究所王学荣研究员为世界考古学大会中国代表。

2011年7月5日至8日,世界考古学大会中间会议:“东亚及东南亚遗产管理”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隆重举行。此次大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纽卡斯尔大学文化与遗产研究中心共同举办。共有来自英国、美国、日本、蒙古、泰国及我国多个省市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参加。 7月6日上午9点,大会开幕仪式隆重召开。考古所副所长陈星灿研究院主持开幕式。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冈村勝行代表世界考古学大会主席克莱尔史密斯教授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作为会议举办方的代表也在开幕式上发表了主旨演讲。 王伟光副院长首先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对远道而来的各国学者表示热烈欢迎。在发言中王伟光副院长提出,中国社科院院应该在如下方面为我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做出积极贡献:第一,加强文化遗产学科建设;第二,做好大遗址考古科研;第三,推进实验室考古;第四,推动考古遗址公园和考古遗址博物馆建设;第五,做好文化遗产保护的教育和培训工作。必威体育手机端 1 童明康副局长随后进行发言,向与会者介绍当前中国考古管理的政策和中国考古遗址保护成果,最后指出“中国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离不开国际的智慧,中国将以更加开放的胸怀,更加积极的态度,欢迎各国学者广泛参与其中,利用各位的专业学识和背景,以国际化的眼光和视角为我们出谋划策,让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得到永续流传!”必威体育手机端 2 冈村勝行在代表世界考古学大会主席克莱尔史密斯教授的致辞中对中国社科院和考古研究所表示最诚挚的谢意。他谈到由于发展的压力、激烈的人口增长、城市扩张和气候变化,文化遗产正在处于危险之中。本次会议将要探讨的话题对于找出一条最好的方法来处理东亚、亚洲甚至全世界的文化遗产面临的威胁十分重要。必威体育手机端 3 王巍所长在致辞中,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考古研究所对前来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王巍所长希望能够借此会议的机会,使得参会各方、各遗产处置环节上的专业人员以及决策制定者能够充分交流意见,从文化资源研究与管理实践发展的角度对遗产管理话题进行多侧面的发掘。必威体育手机端 4 大会致辞结束后,全体与会代表们合影留念。必威体育手机端 5 参加大会开幕式的来宾除了正式代表以外还有来自考古所个工作部的工作人员及其他相关单位的同仁。大会开幕式结束后大会进入主题发言阶段,两个讨论小组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讨论。此次中间会议的展示分为5个主题:遗产遗址和景观的发展压力;世界遗产提名和管理方案;遗产遗址的多重利用和压力;本地社区参与、表达和教育;文化遗产管理的培训和学术地位。学者们充分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学术讨论与交流。必威体育手机端 6 世界考古学大会的宗旨是加强世界范围内考古研究学者之间的学术交流,共同促进考古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各国学者将借助世界考古学大会这一重要的学术交流平台,为东亚、东南亚乃至全世界考古学者的交流、互动搭建起沟通的桥梁。

“考古遗产”,英文写作archaeological heritage,是国内外已经和正在不断使用的一个泛考古学的概念,既与考古有关,又与遗产相连。它的由来,有一个过程。 二战后,由于对古迹、建筑的保护需要,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于1965年在波兰华沙成立。随着考古遗存也面临着不断增长的威胁,ICOMOS又将目光投向考古这一特殊领域,并且在1985年成立了考古遗产管理国际委员会,并对“考古遗产”作出定义,通过1990年的《考古遗产保护和管理宪章》确定下来。 “考古遗产”被定义为: “根据考古方法提供主要资料实物遗产部分,它包括人类生存的各种遗存,它是由与人类活动各种表现有关的地点、被遗弃的结构、各种各样的遗迹(包括地下和水下的遗址)以及与上述有关的各种可移动的文化资料所组成。” 这与考古学学科定义中的研究对象基本一致。与已经被广泛接受的文化遗产概念相比,以往受到重视的历史建筑并未被包括在“考古遗产”的定义中,这是由考古遗产的特殊性所决定。考古学研究对象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必须通过田野考古发掘和考古学研究方法才能充分揭示。而考古发掘的过程不可逆转,只有协调好保护与破坏这对矛盾,才能做好遗产保护工作。这是考古遗产有别于其他文化遗产的最重要特征。 遗产,在法学中指“被继承人死亡时所遗留财产和法律规定可以继承的其他财产权益”,这一概念被引入考古界,强调了其作为祖先留给全社会的公共财产而具有代际传承性,保护和研究它们不仅是考古学家的工作,还需要公众的重视和参与。 由于国家的倡导、媒体的宣传和社会的进步,“文化遗产”理念在我国得到持续传播,管理体制和行业划分不断细化,“考古遗产”在国内的提出也应运而生。 1993年,李晓东先生曾引用《洛桑宪章》就考古遗产的定义、价值、研究与保护等基本性的问题发表了文章,较早针对“考古遗产”进行了专门论述。但在考古实践中,因种种原因,考古工作与遗址保护往往产生“脱节现象”。其间也有一些考古工作者认识到文物保护与管理的重要性,如20世纪90年代三峡考古中的大量文物保护工作,已承担起考古学保护文化遗存的责任,只是“考古遗产”管理的概念尚未明确使用。 如今很多考古学家都在关注对于考古成果的大众普及。张忠培先生指出“从战略上讲,专业学术研究成果,终应回归人民,普惠大众”。杜金鹏先生也在论述大遗址保护问题时强调,任何遗址都是全体公民的公共财产,我们应该让遗址为全体国民服务。可见考古学的发展必须处理好科学研究与公众利益之间的关系,学术研究的提高是对公众进行普及教育的前提,而受过良好教育的公众应当成为考古遗产保护的基石。 考古学家等专家学者也逐渐参与到考古遗产管理的实践中,“考古遗产”的概念由是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2014年10月,北京大学举办了以“作为社会资源的考古遗产”为主题的学术论坛,“考古遗产”已经成为这次论坛的最大重点。同一时期,2014年国际考古遗产管理科学委员会年会也首次登陆中国,在吉首大学召开,来自世界50多个国家的学者就“考古遗产管理的普遍标准”这一主题进行了讨论。由西北大学钱耀鹏教授主编的《考古学概论》,最后一章专门从科学和社会两个方面阐述了考古遗产的价值和意义。“考古遗产”的概念率先在高校引起重视,对于由上而下推动“考古遗产”概念的普及将有重要影响。考古遗产的分类及其实践性 考古遗产数量丰富、类型多样,因此需要根据其不同属性分类管理。譬如以考古学具体研究方向为标准,可根据年代、地域、国别、研究内容等不同的研究对象进行划分。 在对考古遗产的管理工作中,包括我国在内,世界上最为普遍的分类方法是根据其是否可移动分为遗物和遗迹。但国际上还存在一些其他分类方式,如1985年西班牙通过的《历史遗产法》中将考古遗产分为考古发掘、考古调查和偶然发现。这种以科学方法的适用和时间顺序标准进行再分类的方法,可能更有利于对考古遗产价值的揭示,也更有利于对它们的保护和管理。 考古学对考古遗存的理解和认识,强调对遗存之间关系的把握,也就是要将遗存对象放到其出土背景中去。将考古遗产划分为遗物和遗迹,往往会造成这种关系的割裂。虽然这有利于发掘品的保存及管理,但是对于深层次理解考古材料、重建历史文化十分不利。因此考虑到考古遗产的特殊性,在其管理和保护过程中也应当探索新的分类方法。 由于田野发掘是考古学获取资料的唯一途径,根据其发掘情况和时态,可尝试将考古遗产分为已发掘的考古遗产、未发掘的考古遗产以及发掘中的考古遗产。这一分类方式可为制定考古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制度和方法提供更具操作性的前提和基础。 对于未发掘的考古遗产,应当以保护现状为主,尤其考虑到现有技术手段的时代局限,处理好相对保护与绝对保护的关系,政府作为主导应积极制定保护措施,考古调查和发掘计划都应制定严格的审批程序。 对于已发掘的考古遗产,则应重点考虑其展示方案。对于不可移动的遗迹,在其基础之上建立遗址博物馆,已成为博物馆学中的一个重要类型。现在一些博物馆在布展时也会力求重现遗物在田野考古发掘中的组合和布局情况,甚至重现考古现场的发掘过程。这仍是一种较为传统的“讲述性”展示,观众通过观看展览接受教育。 虽然静态的考古遗产展示是公众考古教育中的常态,但它不能使群众切实了解发掘的过程,也就无法真正走进考古学。发掘中的考古遗产,在遗产利用中往往被忽视,却能为公众考古提供新的思路。它们是考古遗产的进行时状态,能够以最形象的方式向公众普及考古学,国内也已开始了积极的探索。2007年“文化遗产日”活动期间,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宣布“有条件的考古发掘工地也将有组织地向公众开放”。杜金鹏先生提出把考古发掘现场作为遗址公园展示的重要项目之一,建议“不仅应当允许公众参观考古工地,有条件时还应邀请部分公众直接参与考古工作”。譬如在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已多次设立市民开放日,邀请公众走进考古现场。 “考古遗产”概念作为一种公共社会资源的提出和推广,对于提升公众对考古学的认知水平,培养全民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关注和保护传统文化的局面,都是极大的促进。目前我国的法律法规及国家公文中,还没有对“考古遗产”作出明确的定义和分类。随着考古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对于“考古遗产”也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5年5月8日)

当两座历史悠久的文明之地碰撞,会有怎样的火花产生?意大利和成都,两千多年前结下的缘分,如今怎样延续?6月6日下午,罗马第三大学考古系教授丹尼尔·莫纳科达,意大利文化遗产、活动与旅游部“文化遗产与景观”委员会主席朱利亚诺·沃尔佩,原阿斯科利皮切洛和罗马第三大学的建筑学院教师苏珊娜·费里尼,三位考古界的“大咖”出现在成都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为现场300多名观众带来了一场关于城市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学术讲座,这也是即将于10月在成都召开的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首场公共讲座。

 

从中意两国共有的几千年历史一起讨论研究发展考古学相关的东西;以意大利为例展现遗迹考古与利用;意大利城市考古、文化遗产的价值开发与推广……三位意大利考古专家围绕相关主题分别作了讲述。 赋予遗迹以新的功能、记忆及生命 现代城市生活和古代遗迹如何兼容是大家所关注的焦点,丹尼尔·莫纳可达以意大利首都罗马为例,讲述了这个有着3000年历史的罗马是如何成为保存有世界上最完整、最多的历史遗迹之地。“重要的是考虑到这个城市空间它的社会用途,无论是对于罗马的居民还是对于数百万来此旅游的游客,事实上考古遗迹不能关闭在与现代生活隔绝的动物园里,它需要释放开,展示在大众的眼里。考古遗迹在城市中的使用利用、开发,意味着将它沉浸于现代生活当中,赋予它新的使用功能、记忆以及生命。也就意味着有利于它的展示,去创造一个更加舒适的空间,以便于帮助人们去了解城市和它的历史。”丹尼尔·莫纳可达认为,城市考古学的目的是了解一座城市聚落的不同阶段,它必须适应现代以及居住城市的有机体需要,而对于城市来说,考古学是想让城市的现在和将来变得更好。 保护与展示之间取得平衡 怎么样来保护遗迹,怎么样来让遗迹变得对公众更加友好和开放?朱利亚诺·沃尔佩与大家分了了四个不同情况的案例,介绍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多种方法。 在古罗马农场的案例中,为了更好地还原当时人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情形,考古学家们采用了开放式的文物修复方式,不仅将修复过程展示给公众,也引导当地的政府、居民和学生等民间力量参与进来,从而让整个建筑遗迹无论从历史上还是情感上都与当地融为一体。 一个五世纪教堂遗迹的发掘保护案例则展现了“文化遗产保护”和“向公众呈现”之间如何利用当代艺术来巧妙地取得平衡。考古学家们邀请了一位年轻的现代艺术家,使用4500平米的铁丝网重现了教堂已经毁损的建筑风貌,让观众不仅能够直观地感受到当时的建筑形态,更能引起强烈的情感震撼。 让考古区域与城市生活紧密连接 身为一名建筑师的苏姗娜·费里尼,将她的建筑事业投身到文物保护领域里面,更大的开发了其文化和社会历史价值。“建筑在中间能起到比较重要的角色是体现考古遗址最终的价值。” 苏姗娜·费里尼在讲座中介绍到,自己2005年起就与中国产生了交流,合作了很多的项目,特别提到了2012年作为国际顾问身份参与了南京大报恩寺塔的建筑方案设计。“为了在这片区域重新设计整个的保护方案,它是占地面积非常广的公园,这个地方的宝文寺有一座塔,这个塔需要重构,它是宝文寺地标性建筑。我们当时所提供的方案建议是将这一片区域完全的开放给我们的公众。”为了与周围相融合,她引入了河流和植被来还原南京的自然风光,还采用了南京本地一些老建筑物的外部轮廓来修饰建筑。“作为建筑师,在意大利我们有一部分是专门投身于考古建筑这个领域的,我们大家所信奉的理念,不是将遗址封闭起来,而是将它开放给公众。” 大咖点赞成都东华门遗址 据悉,意方考古学家本次来成都也考察了成都东华门遗址的发掘和保护现状。东华门遗址是古代成都城的中心,在研究汉代至清代成都中心历史演变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对进一步推动和深化中国的城市考古、园林建筑等研究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如果说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这一历史遗迹的话,当地人在旅游目录上就能够看到它的名字。”丹尼尔·莫纳可达盛赞遗址是成都的巨大财富,认为这处遗址的地层叠压与罗马古城颇为相似,如果效仿罗马把历史遗存融入城市和居民的生活之中,打造成为一处备受欢迎的文化古迹,东华门遗址不仅可以成为着名的历史遗迹,更成为城市景观和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听众反响热烈 更多讲座即将袭来 三位考古大咖的主题讲座精彩连连,现场聆听的观众不时用笔在本上记录。“此前展出的庞贝古城展和文艺复兴展览让我对古罗马、对意大利文化非常感兴趣,这也和我们的古蜀文明一样属于文化瑰宝,三位专家的演讲让我快速的认识了一个更深层次的意大利。”“讲座中,大部分有年代的PPT里面后面都标了对应的中国朝代,这样帮助我们更好的去了解这个大概是什么样的年代,非常贴心。”听完讲座后,每一位听众都感受颇丰。而听众的热烈反响也让主讲人之一朱丽亚诺·沃尔佩留下深刻印象,“非常难得公众对遗迹保护这个非常狭窄的领域有如此大的兴趣。谢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讲座是“中国考古学大会”系列活动的首场公共讲座,“中国考古学大会”是由中国考古学会主办的大型考古学交流会议,2018年第二届大会定于10月末在成都召开。本届大会以“古代文化交流的考古学研究”为主题,旨在全方位展示近年来我国考古研究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方略、新实践。届时,大会将邀请数百名中外文博专家学者进行深入的交流和讨论,充分展示个人研究成果和学术观点。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讲座和活动陆续展开。 

    附件一: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与世界考古学大会
    世界考古学大会 (The World Archaeology Congress)(简称WAC)是一个非政府、非赢利性的考古学国际组织,其基本原则是促进考古视角的多元性,呈现世界各地区具有代表性的考古学研究。本着自愿参与的原则,大会面向全世界的考古学家、遗产管理者、学生以及公众。它的目标是为了提升人们对于过去社会的兴趣,鼓励就地方性历史进行研究和促进学术交流;任务是积极参与对于过去的科学研究,无论是从民族考古实践的角度,还是文化遗产保护的角度。世界考古学大会通过会议、出版物或学术研究项目等多种方式,高度关注考古在世界不同政治背景中的阐释模式,促进各种各样对于“过去”的不同看法和主张,以及对全球“不均衡性”认识等的阐述。其中,特别的兴趣在于对原著民、少数民族以及经济不发达国家或地区的文化遗产保护,并且特别希望来自这些地区来的学者和群众,积极地参与到大会当中来。
    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现任主席为Claire Smith女士,澳大利亚Flinders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 Adelaide)考古系副教授。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没有任何的固定资助,也没有大批固定人员,它筹集资金的方式是以项目为资助基础。由于考古大会关注的部分群体来自于不发达地区和以往国际讨论议题所不关注的地区,所以会议要为这些大约占到参会总人数1/3的与会代表提供相应的参会和报名费用。另外,大会还承担相当一部分对于不发达地区考古人员的教育培训和博物馆培训费用。
    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每四年举办一次大会即全会,是世界范围内最大的考古学会议。会议交流的内容包括,各地区考古研究的成果、不发达地区的专业培训和公众教育、原著民境遇的改善、考古遗址的保护等。前几届会议曾在英国、委内瑞拉、印度、南非以及美国等地举行。资助这个活动的人包括查尔斯王子等世界名人。
    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最主要的两项出版物:(1)The One World Archaeology Series (Left Coast Press是现在的出版商,已经取代了原来的Routledge)。这个系列的出版物主要是发表大会的文章。文章内容非常宽泛,鼓励人们对于遗产和考古学所面临的社会和政治背景问题进行讨论。作者的稿费和出版所得主要是用来对于考古经济不发达地区的研究进行资助。(2)Worlds of Archaeology(出版商是AltaMira Press)。这个系列丛书的目标在于揭示考古学研究的广泛性和多元性,促进研究者从不同于西方研究的视角对古代社会进行阐释。另外,会议刊物还包括:Archaeologies、Journal of Environment and Culture和South American等。

    附件二:世界考古学大会间期会议
    在每届考古大会举办的间歇期,世界考古学大会组织以一定的“地方性议题”在各成员国举办间期会议。这种会议的目的是把世界各地区的考古学家组织到一起对他们所感兴趣的话题进行探讨。如第一个间期会议于1989年在美国南达科塔州举办,其议题为“考古学的民族性和丧葬处理”;在1993年肯尼亚蒙巴萨的间期会议上,论题主要是关于“非洲城市起源”;1998年克罗地亚举办的间期会议主要是关于“文化遗产的毁坏与复原”; 2000年阿根廷举办的间期会议上讨论的主要题目是“南美洲考古理论”;2001年在新西兰举办的间期会议的题目是“原著民事宜与考古”;2001年另外一个间期会议在加勒比地区举办,题目是“实际范围内的非洲人分散状况”。2006年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世界考古学大会间期会议的主要题目是“共存的考古学:过去与现在的对话,遗产的继承”。
    以2006年日本大阪会议为例:
    2006年在日本的大阪举行了世界考古学大会的间期会议,主办方为大阪历史博物馆,世界各地多达400余学者参与了此次会议。与会议主题相关的讨论话题多达23个,其核心是讨论如何解决文化遗产自身的保存与现代社会公众参与之间的协调问题,其中包括在非本国进行考古学研究时出现的民族问题、对不同文化的考古学调查问题以及如何为后代保存文化遗产等。
    这次间期会议非常成功,它继承了第一次考古学大会的传统,并将此精神传播到了亚洲,实现了跨越语言障碍的交流目的。尽管语言的障碍确实存在,尽管学科和专业的疆界确实存在,但是通过众多年轻学者的努力,他们流利的英语使得日本近年来的考古学实践工作得以被与会26各国家的学者领悟。正如会议上很多国家的与会者所指出的那样,日本现在的考古已经突破了勘探、发掘以及过去40年由于经济迅速发展所引发的抢救性发掘的层面,他们开始将研究的焦点放在了考古遗址的管理上,主要方向是:文物保护、遗址发掘之后的研究以及对公众进行的材料公布等。日本考古所关注的已经不只是考古技术的层面,而是涵盖了很多其他相关的内容。
    很多与会者都提到了考古研究资源的问题,他们对考古专家专享考古研究成果的方式表示质疑。特别呼吁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考古学者应停止对于其他国家的考古学资源的不加节制的开采,认为考古学家应该停止这种“学术帝国主义”的行径,而让更多的公众能够接触到考古资源。这就牵扯到,考古学者如何能够使公众接触到考古学研究和成果的方式方法问题。与公众分享考古学研究的成果就牵扯到了文化遗产的管理问题,也牵扯到了文化遗产自身的持续性和公众的相关责任与行为。
    会议发言中比较具有特色的研究是对于沉船和水下文化遗产的方面。日本在这个领域有着成熟的经验,而这确实是欧美以及其他亚洲国家考古学领域中不够成熟的方向。同时,日本学者意识到了水下遗址保护的重要性以及针对不断暴露出来的水下遗产所面临的问题和所负有的责任。

    附件三:第六届世界考古学大会主要议题和发言
主题一:考古理论: 遗产、负担、未来?
    1.1 多元的考古学(archaeologies),传统,视野和前景
    1.2 经验,参与模式,考古
    1.3 进入问题的本核:对于人文学科中的考古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的探索
    1.4 女性主义考古学理论的影响
    1.5 考古学中的时间(time)和变化(change)
    1.6 未来考古学理论的出路

主题二:艺术考古(archaeologies)
    2.1 岩画艺术中所体现的史前人类的宗教崇拜(1)
    2.2 岩画艺术中所体现的史前人类的宗教崇拜(2)
    2.3 发掘古代艺术
    2.4 考古遗址: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家之间
    2.5 物质与精神:Abhar agus Meon展览
    2.6 对于培根(Francis Bacon)工作室的发掘
    2.7 岩画艺术的技巧
    2.8 岩画艺术所体现出来的季节性
    2.9 岩画艺术研究方法:对近来世界范围内相关方法的讨论
    2.10 描绘变化:对于“文化接触”(contact)的描绘和考古

主题三:考古学家,战争与斗争:伦理、政治和责任
    3.1 战争中的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
    3.2 超越对话之外:巴勒斯坦考古学的未来
    3.3 伴生的破坏? 伊拉克的考古学、战争和文物盗窃 1914-2007

主题四:考古学和博物馆
    4.1 博物馆的“去殖民化”
    4.2 博物馆、遗产以及社会记忆(social memory)(1)
    4.3 博物馆、遗产以及社会记忆(social memory)(2)
    4.4 作为考古学研究信息来源的博物馆藏品

主题五:“数字时代2.0”(Digital Age 2.0)的考古学
    5.1 对考古学资料垄断的抗议:考古学信息共享的标准和人际原则
    5.2 艺术、考古和技术:当前考古学阐释的实验支持
    5.3 对于过去的捕捉和可视性复原
    5.4 数字遗产和全球的现实: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回馈
    5.5 数字化时代的原著民文化遗产
    5.6 数字时代的空间、地方和景观考古学
    5.7 开放性的考古学:知识财产的基础以及资源的开放
    5.8 阴影之外:考古学中的3D技术手段
    5.9 考古资料的数字化:全景与挑战

主题六 古代宗教崇拜的考古学研究
    6.1 考古学和对于古代宗教的实验性分析?
    6.2 考古学与女神崇拜:构架对话的桥梁
    6.3 当前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民族学材料:对于社会和宗教的思考
    6.4 圣山与朝圣者:富于活力的宗教景观
    6.5 自然景观中的圣地与宗教场所

主题七 考古学、开发和质量保证:在世界视野中的讨论
    7.1 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影响评估”过程
    7.2 文化遗产管理
    7.3 全世界范围内的考古学实践:法律、法规及“私营”(private sector)
    7.4 世界的考古学:考古学实践的全球化
    7.5 考古与开发:一个新的资源?
    7.6 对于农场和林地中文化遗产的管理与监控 (1)
    7.7 对于农场和林地中文化遗产的管理与监控 (2)

主题八:重要的技术:对于现代世界的创造
    8.1 方法与机械:技术发展过程构拟的理论化
    8.2 “集中营”的考古学(archaeology of internment):新出现领域的理论与方法
    8.3 原子考古学
    8.4 无穷性的思乡症:对于外层空间的考古学

主题九:考古遗产中的文化与知识财产:对于研究对象的确认和问题解决模式的探索
    9.1 考古遗产中的知识财产:个案研究、挑战、公平参与、最佳实践方式以及公正解决方案
    9.2 针对文化遗产的社会—法律建设:权利与法规的交叉,物质与文化的交叉、文化认同与原著性的交叉以及价值(1)
    9.3针对文化遗产的社会—法律建设:权利与法规的交叉,物质与文化的交叉、文化认同与原著性的交叉以及价值(2)
    9.4文物贸易:政策与前景

主题十:地质考古学在全球视野内的发展变化
    10.1 洞穴与岩阴(rockshelters)的文化应用(1)
    10.2 洞穴与岩阴(rockshelters)的文化应用(2)
    10.3 房屋的地质考古学研究:迈向社会考古学(social archaeology)
    10.4 亚马逊黑土与地质考古学(1)
    10.5 亚马逊黑土与地质考古学(2)
    10.6 断代与测年模型的新发展
    10.7 跨大西洋的合作与其对地质考古学的贡献
    10.8 水下遗址的地质考古学研究:遗址界定与形成过程
    10.9 土地使用方式与景观

主题十一:全球多元化考古学的出现
    11.1 全球多元化考古学背景下对考古学家的伦理标准
    11.2 景观留存及其对于全球理论(global theory)的意义
    11.3 对世界文化遗产管理理事会(ICAHM)复兴的建议

主题十二 当下使用的和有用的考古学(archaeologies)
    12.1 考古学和天气变化
    12.2 通过考古学增强人们了解过去的能力(1)
    12.3 通过考古学增强人们了解过去的能力(2)
    12.4 对于伤痕的记忆:纪念1807奴隶禁运二百年
    12.5 “阈限”(liminal)考古学:流放、监禁以及隔离的故事
    12.6 抛开“意义”的斡旋:文化资源管理考古(CRM archaeology)在协调争端中的作用
    12.7 考古重要么?考古与不同社群相关性的评估(1)
    12.8 考古重要么?考古与不同社群相关性的评估(2)
    12.9 民众介入与工人阶层社群:劳动力的历史考古
    12.10 合作还是纷争?社群参与的现状(1)
    12.11 合作还是纷争?社群参与的现状(1)

主题十三:世界考古学大会宗旨在伦理学上的价值
    13.1 生物伦理学:当下生物考古学实践中所面临的重要事宜
    13.2 业余考古爱好者与古代人类遗物:研究方法与动机
    13.3 世界考古学大会:提供伦理学讨论的平台
    13.4 世界考古学大会伦理论坛
    13.5 个人伦理、社会公义及考古学实践
    13.6 世界考古学大会:讨论伦理学问题的圆桌会议

主题十四:信息传递:沟通考古学
    14.1 参与考古学的途径
    14.2 途径、障碍以及参观指导:学者、游客、社区以及公众的交流方式
    14.3 遗产阐释的国际性原则:对于知识交流的意识形态桎梏或者工具?
    14.4 对于“过去”进行研究的视野:考古学研究之外
    14.5 “灰色文献”的白与黑

主题十五:遗产旅游的日程表
    15.1 旅游考古(1)
    15.2 旅游考古(2)
    15.3 度假胜地的考古
    15.4 考古和休闲:休闲的考古学
    15.5 考古和休闲:考古作为娱乐的方式
    15.6 遗产权和旅游的所有权

主题十六 独立讨论话题
    16.1 与军队协同工作:并非罪恶,迫不得已
    16.2 对于身处“军情”中的考古遗产的规划
    16.3 世界范围内主要考古遗址上最新的进展
    16.4 遗产疗法的困境:“记忆工作”治疗方法的新选择
    16.5 新瓶装旧酒:使用新方法研究“老发掘”
    16.6 村庄的考古学
    16.7 追寻物质实体,追寻人群
    16.8 记忆和忘却:考古和社会记忆

主题十七:原著民考古:新的挑战
    17.1 延续与传承:考古、祖先圣地—原著民的伦理学检讨
    17.2 “新世纪”考古:我们是否也应在被考虑之列?
    17.3  拆解“大师”的房子:在理论和实践中寻找和尝试新的原著民考古方法
    17.4 对于“过去”和遗产探索的新途径
    17.5 立法系统、考古遗产以及拉丁美洲原著民的遗产权
    17.6 文物归还问题:新的挑战
    17.7 对于文化与自然遗产管理中原著民角色的再思考

主题十八:遭遇、后殖民时期的关注:帝国与性的考古
    18.1 在“认同”之外
    18.2 殖民地社会生产和人口繁育
    18.3 帝国与殖民组织(Engaged bodies)

主题十九:历史考古学关注的事宜
    19.1 考古学和殖民主义(1)
    19.2 考古学和殖民主义(1)
    19.3 考古学与现代性的失落
    19.4 遭遇:家庭变革的历史考古学研究
    19.5  21世纪的爱尔兰考古学:内容与方法

主题二十:土地与考古学
    20.1 景观考古学(1)
    20.2景观考古学(2)
    20.3 考古学家、博物馆、纪念性建筑以及反纪念性建筑
    20.4 为土地计时:对早期农用地系统的考古学研究
    20.5 对于史前土地所有权研究的分析局限性以及研究潜力
    20.6 欧洲北大西洋岸边残留景观的考古学研究
    20.7 考古与开发
    20.8 原著民领地中的作坊与文化遗产:接触与分享经验(1)
    20.9原著民领地中的作坊与文化遗产:接触与分享经验(2)
    20.10 景观的遗产:对于自然景观“人迹化”的考古学审视
    20.11 东亚的“新石器时代”景观

主题二十一:生活在岛屿世界之中
    21.1 天海之间:“岛屿”二字当中所隐含的对于生态系统、景观以及文化认同的探索
    21.2 岛屿聚落所体现的长期环境适应方式:太平洋地区与地中海地区的考古学比较
    21.3 岛屿与海岸的考古学(1)
    21.4 岛屿与海岸的考古学(2)

主题二十二 海洋与水下考古
    22.1 水下文化资源的管理与保护现状
    22.2 没有疆界的沉船遗址
    22.3 解读沉船:目前对于沉船遗址的研究方法与阐释
    22.4 水下考古的技术应用发展过程
    22.5 墨西哥水下考古学中的理论、方法与技术
    22.6 水下的史前考古学
    22.7 不断上升的海平面:海岸线内迁对于文化遗产资源保护造成的影响
    22.8 行走在争端海域:对于联合国教科文文化遗产保护公约的国际回馈
    22.9 水下文化遗产

主题二十三:文化认同的物质化:文化认同中的人格、政治与表述(1)
    23.1 具有启发性的考古:主体、客体以及本体论
    23.2 童年时光的物质化:儿童骨骼考古
    23.3 人体的物质性
    23.4 可见的身体:对于认同的表现的探索
    23.5 打开博物馆展品的包装:博物馆、藏品以及机构(1)
    23.6 打开博物馆展品的包装:博物馆、藏品以及机构(2)
必威体育手机端,    23.7 改变认同:对于斗争物质化的探索(1)
    23.8 改变认同:对于斗争物质化的探索(2)
    23.9 在社会认同形成过程中暴力和斗争所扮演的角色
    23.10 权力的考古学 (1)
    23.11 权力的考古学 (2)
    23.12 认同的物质化:文物归还过程中考古学所起到的作用

主题二十四:文化认同的物质化:文化认同中的人格、政治与表述(2)
    24.1 实践的物质化(1):地点的“创造”和人的“创造”
    24.2 实践的物质化(1):地点的“创造”和人的“创造”
    24.3 行为与结构之间:通过实践来创造社会群体
    24.4 物质相关性与工艺相关性(1)
    24.5 物质相关性与工艺相关性(2)
    24.6 探索狩猎—采集者的物质认同
    24.7 移动的家?追寻新石器时代房屋的变化和含义
    24.8 从工具到坟墓:从石器的制造中创造认同(1)
    24.9从工具到坟墓:从石器的制造中创造认同(2)
    24.10 热石:石头加热技术和考古
    24.11 中世纪的物质化(1)
    24.12 中世纪的物质化(2)

主题二十五:记忆、考古和口述传统
    25.1 社会记忆、地方和认同:过程与实践
    25.2 记忆的剧场:考古和记忆的制造
    25.3 揭开考古含糊性的面纱
    25.4 保护记忆?口述史、记忆和遗产保护

主题二十六:迁徙与活动
    26.1 研究活动和迁徙性的方法
    26.2 最早的原始人类:一份鉴定书
    26.3 “迁徙”的概念(1):对于人类活动的阐释框架
    26.4 “迁徙”的概念(2):对于人类活动的阐释框架

主题二十七:“进餐”之外:群体觅食背后的经济学和政治学
    27.1 对于群体性觅食多种观点的开放性讨论
    27.2 从考古学材料中辨认群体性觅食的证据
    27.3 群体觅食中的出现的设施和技术的作用
    27.4 动机与后果:对于群体性食物获取行为参与状况的研究

主题二十八:我们不断变化的星球:过去人类生存环境和现代背景
必威官方最新下载,    28.1 人和植物来源:实践、技术与知识的多样性
    28.2 人—动物关系的研究:新的理论方法
    28.3 对过去与现在人与环境的关系的研究:理论、概念以及界定
    28.4 人类对中晚全新世气候变化的反应(1)
    28.5 人类对中晚全新世气候变化的反应(2)
    28.6 应用考古学与历史生态学:利用考古学方法对历史上资源开采利用方式的定义与操作方式加以研究
    28.7 与自然相处:灾害情景下的遗产问题磋商

主题二十九:以“群体”来揭示过去,以“个体”来具化现在:全球视野中的生物考古学贡献
    29.1 考古学材料中的儿童
    29.2 处在边缘的古代人群:对于身处边缘的古人骨的考古学研究
    29.3 沉默的见证:人骨考古学与法医考古学
    29.4 非洲人类健康史(1)
    29.5 非洲人类健康史(2)

主题三十:雨林,另外一种人造物
    30.1 香蕉:被忽视的历史
    30.2 轮耕
    30.3 农林复合经济:多年生作物的转化

主题三十一:考古与政治的反映
    31.1 世界各地的政治与考古/人类学的相互关系
    31.2 政治与实践:北美洲考古
    31.3 美洲政治与美洲考古

主题三十二:创新的力量
    32.1 当东方遇到西方:向农耕的转化,一种创新
    32.2 由欧亚大陆中部与东亚地区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技术与意识形态的转变来审视“创新”
    32.3 侵略、灭杀和绝迹:人类对于生态系统影响在文化与环境上的后果

主题三十三:世界范围内的湿地考古
    33.1 湿地定居和聚落:在潮湿环境下生活(1)
    33.2 湿地定居和聚落:在潮湿环境下生活(2)
    33.3 对狩猎—采集者湿地遗存景观中诸社会因素的分析新视角
    33.4 湿地考古和人类活动(1):见诸沼泽泥地地区古人活动、路径以及台式建筑的遗存
    33.5 湿地考古和人类活动(2):沿水道的古人活动和交通
    33.6 湖泊、河流、沼泽堆积的考古学研究
    33.7 对于湿地考古的管理:原址保护、持续性与遗产资源:现状与展望
    33.8 湿地考古与古环境研究:超越环境决定论

 

本文由必威官方最新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考古遗产,意大利考古专家盛赞东华门遗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